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读者来稿

台湾你好!

作者: 新西兰 瑞瑶    人气: 2429    日期: 2011/3/5


                                        

 六十一年前,“如果”我的父亲不是一个孝子,他就不会在“去台湾还是留重庆”的重大决策上犹豫不定,因为我奶奶不愿离乡背井;“如果”我的父亲不是在1945年抗战胜利之时,就离开了军职回到金融界的话,他就不会再三谢绝黄埔軍校校友的邀约:同往台湾;“如果”1949年,我父亲当机立断,率领全家随船“退隐”到台湾岛的话,那么,他今年也许还会是一个健在的98岁老人;我的一生也将是另一片截然不同的风景;而我的弟弟妹妹们也将有完全不同的际遇……。然而,这世界上就是没有“如果”!

 

我家面对的现实是:我的老父在38牟前(1972)就戴着一顶沉重的“历史反革命”帽子,饮恨含冤地郁死于重庆,时年60岁,而且他老当时还“死无葬身之地”,因为曾任国民党军政要职的“历史反革命”是不许进入公墓的,当年只能悄悄地浅葬于重庆远郊一位好心农民家的菜园地下。可怜复可悲!  而我,则是在历尽坎坷,走进较为宽松平坦的人生夕阳路之后,在201011---我的古稀之年,才有幸造访这未曾相识的宝岛台湾。

 

当我到达桃园机场,走下国泰航机的舷梯,踏上这片热土的那一刻,我就是怀着这种特殊的情结,从内心深处默默地喊出一声:台湾,你好!

年轻漂亮而又阔别十年的文友吳孟樵小姐,约请她的老朋友、热情的先生开车来接机,尽扫初来乍到的陌生与不便,谢了,朋友们。

 

我来台湾是为了参加“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的年会。我们的协会“芳龄”22岁,本届年会是笫十一届。这次年会能在台北举办,真是海外女作家们的荣幸。感谢台湾侨委会、中华妇女联合会、中国妇女写作协会等的鼎力赞助,感谢石丽东会长及其团队的精心安排与全力以赴,不仅使本届年会圆满成功,而且把作协的社会地位也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来自五湖四海的女作家们,在台北受到了高级贵宾般的礼遇:副总统肖万长先生以及一些政界、文化界的领导人都莅临开幕式并在会上致词;温文尔雅的总统马英九先生还在总统府亲切地接见了与会文友,并作了精简扼要的讲话。体现了台湾最高领导层对文化的重视;对海外华文作家传承和发扬中华文化的赞赏与期许。此外,台湾本土的知名作家黃春明先生、刘克襄先生及大陆贵宾谭湘女士、陆卓宁女士…等也应邀在会上作了精彩的专题演讲。为年会增光添彩,也使我深受启迪,获益良多。

 

乍一看,眼前的台北市老城区的建筑显得有些陈旧,没有想像中的气派与繁华。当我参观了故宮、圆山饭店、中正纪念堂以及101大楼……等等众多名胜古迹、现代建筑之后,我才对台北的概貌有了初浅的认识。

台北市座落在宝島北部的台北盆地底部。本是原住民平埔族凯达格兰人的棲息之地,宋朝时期才有汉人上島繁衍生息;十七世纪初开始,经历了西班牙人的入侵、荷兰占领期、郑成功时期、日据时期、两蒋时代……直到今天,台北市这一路走来,历经了多少磨难,才发展成现今拥有260多万人口、12个区的大都市,并成为台湾政治、文化、商业、传媒的中心。其间凝聚了多少代台湾同胞的心血与勤奋。透过这些陈旧的与现代的建筑物,我似乎看到了七、八十年代台北的经济腾飞盛况,“亚洲经济四小龙”的美誉不是纸上谈兵或者一纸传媒所能承载的。台北的形象又豈能用腾飞几十年后,己经陈旧的老城区建筑物来评价?当然不能。

 

 

无论是古朴典雅的故宮博物館,还是气宇轩昂的台北市老地标――圆山饭店,都令传统的中国建筑特色大放光彩。而高达508的新地标101大楼及周边商厦,以及西北区、内湖区众多林立的新高楼,则是现代建筑艺术的多元展现。在晴朗的下午,登上高达390多米的91层露天观景台(这可需要很大的勇气哟,有恐高症者切不可上) ,繁华的台北市容尽收眼底。当然,在台北,最美的当属看夜景;最热闹最繁华的当属逛夜市。朋友,你要是到了台北,士林、华西街、临江街、师大……这些有名的夜市定然不会令你失望的。

走在101附近的市府路上,一块竖写的“台北市市政府”大牌子跃然入眼。抬头一看,只是一幢平凡而陈旧的  色小楼,这让我想起奥克兰的市政府也是座落在闹市区的一幢陈旧的很不起眼的小楼里,不竟令我粛然起敬。我想,民主政权的最大优势之一,就是执政官员多数都不敢或不会乱花纳税人的血汗钱。难怪,犯了贪污、卖官等罪行的前总统夫妇会成为万夫斥指的阶下囚,这才是真正的“法制”。可喜可佩。

 

台北的文化气息比较浓厚。市内书店林立,还十分拥挤。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与几位文友相约去    路上的诚品书店买书,进去一看,四层楼的大书店居然人满为患,读书的、买书的络驿不绝,十分拥挤。老、中、青年人和小孩子都有,我被眼前这种爱书盛况深深感动了。要是世界上多一些这样爱书的人,少一些“文化沙漠”该多好!不仅作家们更有“用武之地”,而且世界也必将变得更加文明,更加美好!

我曾拜访了台北《文讯》杂志社及其附设的〔文艺资料研究及服务中心〕。这个有着28年历史的杂志社,虽然人手不多,但业绩颇丰。他们除了编辑出版月刊《文讯》杂志外,还要编制一些文学类的工具书、承办或协办一些文化交流活动……真可谓是人少事多的主。更令人惊叹的是,在那间不太大的书库里,居然保存典藏了文艺图书四万余册,还有多种文学、文艺期刊,作家基本资料三千多筆,并积存有十五年的剪报,而且全都经过精心整理,成套上架,·井然有序,便于查阅。真是文学爱好者的一大宝库。在经济腾飞较旱、商业相对发达的台北市,还能有如此丰润的文学“养份”,实属难能可贵。

 

我还有幸走访了《敦煌书局》年富力强的老板陈文良先生。他虽然是承传祖业,但在经济不太景气的当下,他依然能把出版业做得风生水起,而且在大陆和海外都开有分店,真是了不起。他的父辈是白手起家,从小本生意做起,经过两代人的艰苦创业,才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文良先生不仅是出版界的大亨,而且是个典型的孝子。他特地在早已装修好的豪宅 ―― 三层楼房的阳明山别墅内,不惜改变原有格局,加装了一套家用电梯,为的是让腿脚不便的老母亲上下楼方便。孝顺之心可见一斑。

我欣喜地看到:忠、孝、礼、义等中华的传统道德在台湾还保存和发扬得比较好。我在台湾期间,就没有遇见过在公共场所吵架斗殴、随地吐痰或乱扔垃圾等不良社会现象;酒店、歺館、商铺、公厕都很干净整洁,服务人员热情亲切;而且社会治安也比较好;朋友们聚会到深夜,告别时,我总会为她们夜行回家的安危担心,她们却轻松地说,没事,一个人走夜路也是常事。我想,这至少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台湾老百姓的群体素质还是相对较高的。

 

在我的观感中,台湾社会也并不是完美无缺。看了电视,读了报刊,从言论非常自由的传媒中,我看到了台湾的另一面:在社会物质极大丰富的繁华背后,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正在被污染,受侵蚀;违反忠孝礼义的个案时有发生;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大学生就业难正在成为社会问题;中、小学生沉迷于网络世界很令家长、老师们伤心头疼;还有频发的自然灾害也很令人揪心……。

我道听途说的这些“见闻”,想必当政的总统们、官员们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或者正在着手解决哩,那就最好。作为一个初访台湾又受到盛情款待的海外文人,卑微的我,只能虔诚地祈愿:台湾的明天更美好。

 

                                                                                                       写于2010.11.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匹夫匹婦
下一篇:同胞爱 手足情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