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读者来稿

犹吊遗踪一泫然

作者: 冷月潇潇    人气: 2326    日期: 2012/2/29


 

 

 

斜阳静静地映照着古老的绍兴城,青苔斑驳的高高城头上,呜咽的画角,将黄昏渲染得分外悲凉。此时,绍兴城南禹迹寺的沈园里,一位形影相吊的白发老人,拄着拐杖,在雕花青砖铺砌的曲折小径上,踽踽而行,身后,那条孤独的背影,越拉越长。

老人突然在一处颓圯的院墙石基边驻足,如雕塑般,默默伫立着,泪眼婆娑。也不知过了多久,老人才以袖拭泪,茫然地望了一眼周遭,放声悲吟: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恍惚中,老人看见他的心上人从翠树掩映的幽深小径姗姗而来,依旧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老人颤巍巍地迎上去,紧紧拥住心上人,喃喃呓语:“婉儿啊,你好狠心啊!四十年了,你一去无消息!婉儿啊,这么多年,你到哪里去了?”回答他的是无言。老人揉了揉泪眼,才发现抱的竟是一株丁香树。

    老人颓然坐在路边一块青石上,眼里满是迷惘与忧伤。

    那年,弱冠之年的他,意气风发,做着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梦。这个报国之梦未能遂愿,然而,这一年,他却拥有了一生中最珍贵的欢乐时光。时光的美丽,因了一个人——他的表妹婉儿!多少个夜晚,红袖添香夜读书;多少个春日,相依相偎于春风花香的沈园!那一低首的温柔,那浅笑嫣然的妩媚,那含情脉脉的顾盼,那优美动人的箫声,那摄人心魂的歌唱,那身轻如燕的曼舞,……在花间,在月下,在池畔,在曲桥,在楼头,……悠悠绽放!花容月貌的婉儿,才华横溢的婉儿,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婉儿,出水芙蓉、风华绝代、千娇百媚、兰质蕙心,这些美丽的词儿,只有你才配啊!

好花为何不常开?好景为何不常在?一帘幽梦啊,太匆匆!母亲啊,您为何那么无情?将一对不羡鸳鸯不羡仙的心上人活活拆散!母亲啊,功名利禄在您心里很重很重,与婉儿相比,很轻很轻!母亲啊,无后为大在您心里很重很重,与婉儿相比,很轻很轻!可是,母亲啊母亲,孩儿又怎么能违抗您的严令?在那个凄风苦雨的黄昏,婉儿走了,他的心也碎了。凄风啊,你是在为劳燕分飞悲咽么?苦雨啊,你是在为劳燕分飞流泪么?

没有了婉儿,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长相思兮,短相忆,相思相忆兮无穷极!筑别馆,幽相会,续鸳梦。濒死的心苗正回黄转绿,母亲,您又拿起了锋利的剪刀!无情的剪刀啊,硬生生将悠悠情丝剪断!孩儿的心在泣血,孩儿的白天也是黑夜!母亲啊,您知道么?母亲啊,温顺本分的王氏女,是您眼中的良妻贤母,但孩儿的心在别处,心伤终需心来治,不对症的药,能治病么?

听说婉儿由家人作主嫁给了皇家后裔同郡士人赵士诚,他有过锥心的疼痛,夜夜失眠。但听说赵士诚对婉儿很好时,惆怅中有了一丝慰藉。爱一个人,当你无法拥有时,那就为她祝福吧!他反复宽慰自己。

都说时间是治疗情的良方,为何他却无法将伤怀排遣?一次次花开花谢,一番番春去春回,不思量,自难忘!病去如抽丝。病痛如此,情殇亦然!那个春暖花开的日子,他终于按捺不住内心深处疯长的渴望,悄悄踏上通往城南之路。去沈园撒网,打捞前尘旧梦,或许能给风雨如晦的心空带来一丝温暖罢。

他作梦也没有想到,他会与婉儿在沈园邂逅。在那条他们走得最多的通幽曲径,他来了,她也来了,一切似乎是上天冥冥中特意安排。他望着她,她望着他。那一刻,时间仿佛凝滞。风在呢喃,鸟在浅唱。他与她,却默默无语。不,他们在说话,他们的眼睛在说话,两双蓄满深情的眼啊,点点滴滴地抚摸着对方……

突然,附近的亭子里,有个男人的声音在轻唤她的名字。她恍然醒来,幽幽地叹了一声,玉颜上已是梨花泣露。他不由喟然长叹——婉儿,已是别人之妻了!她牵袂掩面,轻轻啜泣,一步三回头,终于,她那柔弱的丽影,消失在花径深处。

他木然地站着,仿佛做了一场梦。当她的丫鬟送来黄藤酒与美味佳肴时,他的眼,湿润了。在一面粉壁边,他坐在石凳上,自斟自酌,一杯,一杯,一杯,……酒能消愁么?不!酒入愁肠,都化作了潇潇泪!突然,他长身而起,在粉壁上奋笔挥毫,瞬间,一阕墨意淋漓的《钗头凤》赫然呈现: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他一遍又一遍地吟着,忽然,他长啸一声,将石桌上那半罐黄藤酒一饮而尽。他记不清那天是怎么踅回家的。他只知道,那天,他的长衫上多处跌破缀满荆棘。他暗暗发誓,再也不去沈园了!

然而,就在第二年的深秋,他怀着深悲巨痛,硬逼着自己,又一次踏入沈园。在这个秋天,他的婉儿,如花似玉的婉儿,愁绪盈怀的婉儿,在一个满天风雨的日子,凋谢了!他来,是为了亲眼见证那个凄婉的传说。那粉壁前,狂草的那阕《钗头凤》边,并列着另一阕字迹娟秀的《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读着读着,他的心在抖,他的泪在流。“婉儿啊!婉儿——”他长嘶一声,一口鲜血飞溅在婉儿的《钗头凤》上……

    “呀——”一只暮鸦从树梢掠过,凄厉的哀啼将老人从浮思中惊醒。老人怔愣了片刻,泪潸然滑落。他长叹一声,又凄然悲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非复旧池台。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夜气一层深过一层,在这个无月之夜,老人曳杖而行,缓缓消失在浓黑的夜色中。

 

 

点评:文章围绕陆游与唐婉的悲情故事展开情节。陆游旧地重游,触景生情,悲思伤怀往事,读之令人不胜唏嘘。小说融情于景,情景交融,穿插诗词,一唱三叹,意蕴丰赡。

 

冷月潇潇,原名程思良,中国闪小说学会副会长,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常州市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天涯社区·短文故乡首席版主,汉语闪小说倡导者。组织策划“小小说月刊杯”中国第一、二届闪小说大赛,参与创办《当代闪小说》杂志。出版小小说集《仕在人为》、《指尖之舞》、《迷宫》,散文集《寂静在歌唱》,主编《闪烁其词系列闪小说丛书》、《卧底——闪小说精选300篇》、《中国迷你文学1000篇》、《英译当代中国闪小说精选集》、《当代中国闪小说名家作品集》等二十余部文学作品集。在数十家中外报刊发表数百篇小说、散文、文艺评论。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美文三部曲
下一篇:陸克文挑戰失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