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婉冰作品

鄉音促圓尋根夢

作者: 婉 冰    人气:     日期: 2006/7/21


    由於先祖移民或出生於海外的僑胞,皆頗重鄉情,為了慰解思鄉情結,各國紛紛成立同鄉會、宗親會等社團。細數屬於此類組織,像雨後春筍般多不勝舉,已足以為証。其效果使能按時聯絡鄉誼,彼此相助,俗語有云:「同姓三分親」,更何況是同鄉共村。

    自祖父始,三代移居越南的我,因經濟基礎穩固,已沒法體驗往昔移民族群棄國拋鄉,那淒苦無助,逼得遠渡重洋離鄉別井的辛酸史。尚憶長輩們平時總愛操濃濃西樵鄉音,講述著老家舊事,亦常會臉現憂容,還頻頻滲雜數聲幽幽無奈嘆息。晚輩們卻聽而末求甚解,當是古老鄉野傳聞,閒而視之,妹妹和弟弟都頑皮地仿佼,為那奇怪音調而笑簦覂刃南:「將來若有機緣,定返鄉聆聽那音韻。」

    年歲漸長,對聽過故鄉種種,漸漸產生濃厚興趣和親切感覺;但憑藉記憶也只能零零碎碎,斷斷續續拼湊,多番思索總難有串連完整畫面呈現。就是越南土生土長的先父對老家一切,也非常陌生。尚憶一九九六年中,家父年邁之年而初履祖國,懷抱滿腔熱情,返南海西樵尋根認親,竟能學懂說西樵調了。歷前後兩次回鄉之旅,對重返家鄉有著無限激動和感嘆!驚讚南海極之進步,不再是先輩傳說中落後貧窮地方了。家父棄世前曾重復叮嚀,囑咐我姐弟五人定要攜兒孫返鄉祭祖,呼吸故國空氣,蹈上家園那土壤,我等謹奉遺言不敢稍有遺忘。

    二千零二年八月,應「菲律賓華文作家拹會」邀請參加「第四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與外子心水共同赴約。適逢其便經香港,乘直通地鐵至廣州,蒙親屬在車站殷勤款接,以小橋車導領回鄉。

    尤如劉姥姥逛大觀園般,沿途好奇投目東張西望。僅見連綿店舖林立,招牌橫七豎八亂掛,正賣弄地隨風抖動,努力展示店號輝。行人以誇張聲浪匆匆擦肩接踵,仿若與汽車比賽競馳,駭人的喇叭也不甘寂被隨意按響。現代化高樓大廈插天峙立,是炫燿其無限宏偉。忙碌男女過客衣履鮮明,放眼皆難覓破裳蔽屣,只是讓感受凌亂繁的惶恐外,也深深享受那種讓興泛瀾的熱鬧景況.。

    心坎可告慰的是正若耳聞般,經濟開放後一切也突飛猛進,工商洋溢著世界垂延的生機。堪笑傻傻的我為了適應環境,穿著特在香港購選黑褲花綢衣,成了土包子,未料竟引來不少行人目光。不禁低首啞然失笑自己成了標准「澳燦」,外子巴不得有機打趣說:「幸好我沒穿木屐否則更會變成怪談了。」

    先往西樵白水塘造訪祖父壯年時返村督建的那棟雙進屋,惜屋裡塵封網結,成了蜘蛛和各類小昆蟲悄悄佔駐處;滿目蒼涼好比破落戶模樣,大堂正中裂痕斑駁的泥牆上掛著祖父母污垢沾染褪色肖像,鏡框金彩亦被厚重塵埃蒙蓋。但兩老仍然目光如炬炯炯注視四方,像嚴密地守衛,怕誰偷偷侵佔祖產般。本欲攀上平台遠眺,惜剛啟步登樓,破裂木梯已吱吱呀哎呻吟,彷彿哭訴危樓老邁已難負苛重擔。

    決意留宿白水塘,鄉親引領沿堤遊賞。兩岸聳立幢幢三四層高洋房,白牆紅瓦,既悅目又夠時尚氣派。寬闊庭院前是株株讓過客垂涎龍眼樹,那串串稠密果實,正驕傲地懸吊,是蓄意放浪勾引陽光。板地上舖晒堆堆霸王花,,好像在偷偷抱怨嬉耍萬物的驕陽,偏要曬得花顏走樣。人們汗透單衣的那股汗臭味,讓炎炎焙烤兩堤群花隨風散發的香氣補償。鄉親也以似火熱情接待我這遊子,戶戶招呼殷勤奉茶交談。村童亦步亦趨,好奇目光像遇到外星客到訪?

    當晚、星月交輝,黑漆長空特意被剔亮。徘徊靜寂三摟露台,俯視枝椏溜瀉的皓潔光華,不禁稚氣奔放,企圖捕捉塘裡夢寐所求故鄉的月亮。忽然思緒凌飛,竟盼能沽酒邀月共酌於精緻木欗陽台上,俾能對影成雙醉倒,使今夕飲盡思鄉情懷。越思越想任思絮漸漸泛瀾飄昇,忽欲尋詩覓句稱頌良辰,卻被雜亂草叢傳來陣陣蛙鳴,與夜鶯的鬥咀酬唱弄凌亂了。唯.抑制澎湃心境,暫拋離家鄉夜色,卻撫不平澎湃心湖,整晚輾轉未能成眠 ,惜沒良伴剪燭夜談。

    晨曦微現,宿日偏喜留連慵懶,悄悄露面僅偷展一線醉顏。庭院傳遞隱約鄉音,原來塘邊樹下木檯上,堂弟正張羅舖設茶具烹香茗待姐了。瓷茶杯中浮游著自家種植的野菊,隨縷縷騰輕煙散送盈溢淡淡清香。晨風輕拂,百鳥爭鳴頌迎炎陽高張,我拖著滿身疲累隨車作走馬看花。馳過三水又轉經佛山,匆匆巡禮數處小鎮後,終於也發現部份真正貪農,看其卑微地蹲坐在破舊的茅房前,投遞我一雙黯然目光,孩童赤祼上身被蒼蠅欺耍著。對著另類生活貧苦大,幾乎讓本來喜悅心境破碎。最後揮別時親人殷殷相問,何日再度返鄉?我頓覺失態,默默無言,悵然依依,匆匆結束了一天一夜尋根之旅。

                                  公元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於墨爾本。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微型小說> 三朵花
下一篇:劫後烙痕深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2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