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回到秦朝

作者: 彭少清    人气:     日期: 2006/12/9


和當值的醫護人員道聲晚安後,周醫生拖著疲累的腳步回家。

尖東海旁的海風徐徐地吹拂,藝術博物館「 中國古代文物-----秦代兵馬俑 」的大幅海報迎風招展。看看錶,周醫生向博物館走去。

館內冷清得很。只佇立著一些穿著古裝的戰士。每一個戰士,都沉雄剛毅,嘴唇抿得死緊的。可是他們不是人, 而是用陶土製造的秦俑。

「他們不是在戰場上雄糾糾的殺敵,而是被當作動物園的動物給人觀看,會覺得甘心嗎?」周醫生想著想著……

 
「唉……

「誰!是誰?

「殺……!

「救……

「不要留在這裡

一聲聲幽怨的歎息不斷由四方八面迴盪著,周醫生感到十分恐慌,突然而來一陣暈眩感更令他應接不暇……

觸目所及,旗幟高高舉起,四野儘是喝采聲,兩軍人馬豪氣干雲地傲立著。其中一支軍 ,每一個戰士,都有一股攝人的氣勢。那,不就是展覽館所展示的秦俑嗎?但,隨著空中的一聲長嘯,他們都有如掙脫出牢坏囊矮F,向各自的獵物發出攻擊……

思緒還沒整理好,躂躂躂的馬啼聲帶著一名威風凜凜的將軍和他的戰馬迎面衝殺過來,但那匹戰馬只在他身旁呼嘯而過,留下漫天飛沙走石令他咳嗽不停。

[P1] 「咳咳咳……不會吧。」他檢查著自己,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毫髮無損。再看看戰場上的士兵,大家都忙著廝殺,卻沒有人發現他的存在。

「救救命呀..….」一聲細微的叫喚吸引他的注意力,周醫生回過頭來,看見一位士兵倒臥在血泊中,他的身上佈滿了不少的血痕,最矚目驚心的,莫過於從右眼下方蜿蜒至下顎像蛇行的血流。

哀鴻遍野,無心再理會戰場上的凶險,周醫生想也不想便衝到那士兵面前,取出公事包的急救用品進行施救。

士兵在痛楚中顫動著醒來,發現身上多處都被很多白布帶纏繞著,傷痛不復再,就像戲法般平空消失。他直認是上天所派出的神靈救活了他,於是他不斷地跪伏在地朝天謝拜,口中還喃喃唸著諸多神佛的名字。

周醫生替眼前的士兵包紮好了傷口,打算為再為下一個療傷。當他走到下一位躺著的士兵時,忽地呆住了。這名身負重傷的士兵,炯炯有神地看著自己,彷彿能看穿他的存在一樣。最後他發出一聲詭異的笑聲,令周醫生不由自主地渾身發麻,寒意從腳底傳遍全身。

他伸出手道:「帶我走……帶我走!」然後那隻手便扯著周醫生的衣擺不放。 周醫生心頭一凜,為自己被發現而感到恐慌,加上無論他怎樣拉扯也掙脫不了那似鐵鉗一般的手,驚惶的感覺迅速蔓延。

「你......不是屬於這裡的吧,你來自......那裡? 」那名士兵用著堅定的語氣說著。

「你....怎麼知道的?」他愕然。

「不要和我帶開話題......帶我走.......帶我走! 要不……」那士兵的雙眼發放著異彩,彷彿眼前的周醫生是他唯一的希望。「帶……帶我回去,否則我會對你不利……

「請你放開你的手!」周醫生不明白現在的 顩r,那士兵威脅他的說話一個個字敲打著他的神經。頭,愈來愈痛,愈來愈暈眩,彷彿下一秒他便會不支倒地。他任由雙眼閉上,想著解決的辦法……

「你會永世留在這裡,死在這裏…….」那咒怨的聲音盪漾著。

怎樣辦? 要怎麼辦?

「你不帶我走,你就……

為什麼仍要纏擾著我……

很累….我很累了。

讓我睡會兒吧……

周醫生感到愈來愈累,身體也不斷往下沉……

 

「先生,先生……」場館的清潔阿伯拍著他叫道。

「嗯……

「快醒醒,這裡快要清場了。」

周醫生轉醒過來,發現自己居然睡在展場旁的一張長椅上。他感到奇怪,剛才他好像去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很詭異,很離奇,卻很真實,到現在他仍餘悸猶存。

「唉,真是太疲累,還是早早回家休息,明天有許多病人等著呢。」

周醫生收拾心情,準備回家,離去前再回頭望了一眼。

每一個戰士,都沉雄剛毅,嘴唇抿得死緊的。彷彿,藏著無數的秘密。

     (榮獲第三屆全港微型小說大賽高中組嘉許 睿

阿兆點評:構思奇妙,如能簡潔一些,著筆氣氛渲染,則更好。


榮獲第三屆全港微型小說

創作大賽

高中組嘉許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诚信专卖店
下一篇:剃頭阿六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