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旅馆一偶

作者: 长 竹    人气:     日期: 2008/9/6


是北京奥运闭幕礼的那个下午,又到我在旅代班的刻。

5点左右,几个从古晋来的人及力局工作人要回家。

“怎不留下来看奥运幕礼?”我问这些老客。

“想回家!”几个人笑哈哈。

得也是,离家在外工作的人,有什跟老相比的呢?!

我笑笑地送走他

走后不久,就来了一个教育部的高级职员

“那个外国人有在房间吗?”他询问

外国人是教育部来的,要考本地的考生。

我看看放匙的地方,没有看到它。

应该是在房里。要不要我打电话上去提醒他你已来接他了?”我抬望年的男子。

男子起初回答不用,不在看了他的手表后:“我他是6点半吃在已到时间啦?好!麻你!”

我把电话接上去房,没有人听。

“那等他一会儿吧!可能他在冲凉。”教育部的人

之后他拿起一份文日站在柜台看。

,看到一架德士停在大口外。

司机匆匆忙忙地走我:“有空房间吗?”

“有!几个人?”

“两个。”他边说边走出大,然后帮客拿一个黑色行李来。

来者是一很年轻的来同胞夫

他们显然是很累似的站在柜台处。

“我要一。”那男的拿出登记让我抄下他的料。

作太太的就坐到沙椅上等待。

进来班的小林,他帮忙写下料。

正写到一半,作太太的突然叫住:“等一下写!不要现在写!

随着她就站起身到柜台,拉着那黑色皮箱:“不是我的行李!有人拿了!有人在半路下车时把行李拿走了。”

我没听清楚她,我以她的行李在德士的后座,而德士此时早已离开了旅馆

这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小弟有一次从沙地阿拉伯探亲,把行李放在德士车厢里忘拿下,后来就找不回,因没有那德士的

 “你可知道德士的牌?”我很着急地,我想打电话去德士站

“不是!她是她坐巴士,有人半路下车时把她的行李拿是这样的意思吗?”教育部的男子对着马来夫妇

“对!我们是坐「飞侠巴士」从美里来。”说完来同胞就蹲下身,把黑皮箱一下子,从里面挖出一本,她把它交教育部的男子

“是一本华文书吧!应该是属于一个华人的东西,对不对?”她抬头问。

后者把来看,想从中找出方的料。可是找没有。只看到里的第二面里写着Paster Order两字及其他不关紧要的华文字。

“他可能是个牧的名字是『杆人生』。”教育部的男子书转过我看。

“他没有留下什联络料,不我的行李上有贴着我的名字及电话号码。“女来同胞此时站起身

这样啊!那太好了!应该联络!幸好你有留下地址。”我浮起一些的希望。

看到外国人没下楼,小林就提议说:“来,我跟你一起上楼看看他好了没有?”

两人正走在楼梯上,就听到教育部的男子高兴跟楼上走下来的人打招呼:“Hello!We just call u  now and there is no answer from u! So, u are out of  your room! HaHa!"

教育部的人跟外国人就一起走出旅的大

留下我跟那对马来夫在柜台,小林到外面去吃他的餐。

“你是不是应该把行李交巴士」的负责人?我留着也不是法。我明天一早巴拉歪」(Balawai去。我的行李里有很重要的文件(document)。我是坐美里的巴士来。有人在明都巫下,就是不知道是把我的行李拿掉。怎会拿呢?在不明白!然都是黑色的,可是名牌不一啊!”女来同胞用英跟我

“我想你有留下电话方一定会通知你的。只是早的问题。我看这样吧!你先上楼休息一下,冲个凉什的,然后再去吃晚饭。我待会儿去巴士站,好不好?”我只能如此地让他们安心。

一定是吓坏了,也一定是累极了,从美里坐到泗里街要8钟头

听了我的后,他们终于上了楼。

等他下楼时间已是725分。

“我定要去站先,把它交侠公司自己做决定。但是我的那些重要文件怎么办呢?”女马来同胞很焦急地问。

“也可以个案,希望警察能帮忙早点找回来,你们说呢?”

点点表示同意我的提议

正要拿着黑色的皮箱走出大的那一刹那之,西娣(Siti是那来同胞的名字)的手机响。

我跟她的先生都很紧张

“希望是方打来的!”我声地对那作先生的

听到西娣很高电话,然后他在打算把各的行李送回。

听到西娣用英语对话:“你会把它寄侠巴士下来泗里街,是几点的巴士你现在要去车站询问。你稍后会通知我。好!我等着你的电话。”

放下电话后,西娣很高地跟她先生打个眼色。

此时她的脸上才现出美丽的微笑。

我也为她感到很高兴。

,后来西娣又电话给对

“我忘记向他要名字。你好不好帮忙我问他?他是华人男子。你可以用华语跟他交谈会比较方便。可以吗?可是我的手机没有电了,怎么办?”

西娣把电话她先生,叫他拿去楼上一下

充电器是我叫老幺从家里送出来的,他们的是放在他们自己的皮箱里。

“不要,你可以用柜台的电话打。”我说。

在接通了之后,我:“不起,我是旅的柜台工作人请问你贵姓?我的客很想知道你是怎把行李寄下来他们?她明天早上要搭班的快艇去巴来歪海口做事。那你能不能下来泗里街?你不是巫人?你也是从美里来的?问题是,巴士不知道几点跑。你在已到巴士站,等你知道后才打电话来。好!那我把电话她。”

等了一会儿后,电话里有声音了。

“你那儿有巴士」来泗里街,是8点半跑,一个钟头会到泗里街你问过了,儿也有一部巴士要上巫,一时间。好!我等下就把你的行李拿站寄谢谢你。

放回电话后,西娣满面春风。

“他叫我寄830飞侠」。”西娣笑眯眯地跟我

“那我叫我女儿出来去!你先去吃个,肚子应该很饿了吧?”我他们

815分,女儿去巴士站。

我也吁了一口气。

女儿回家时,我正在观看奥运闭幕典礼。

她把手机交给我说:“我有给他们我的手机电话号码,万一他们等下没有车回旅馆时,可以打电话给我。我现在要跟老朋友去吃点心。”

当我在看节目时,我是很紧张的。

总怕那对马来夫妇会打电话来。

幸好后来没有,终于让我看完闭幕节目!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难忘的初恋
下一篇:好学的家婆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2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