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与怀

向谁开放?改革什么?——也谈中国当下改革开放问题

   作者:何与怀    人气: 1132    日期:2019/1/5


四十年前,在经历文革惨痛灾难的全国民众推动下,邓小平,这位曾被毛谴责为“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的“三上三下”者,适时提出并主导了“改革开放”的国策,把毛的“突出政治”以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为纲那一套完全颠覆为“突出经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他怎样使这个国策能够贯彻执行呢?这个蔑视大套理论的实用主义者精通中国文化模糊哲学,他有著名的“三论”——“猫”论、“摸”论和“不争论”论,让全国党政军民在其“三论”启发下贯彻执行改革开放。

邓小平的解放思想是惊人的。他认为,中国对外开放,最根本的就是对美国开放。他在1979年曾说过:“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但怎样让美国愿意接纳呢?邓小平最终作出这个他一生中甚具风险也很有历史意义的“交易”——打越南,给美国送“投名状”,并让美国相信了。1991年,苏联解体,在中共当时领导对国际局势存在困惑和迷茫时,邓小平又对中央作出了十六字重要指示:“冷静观察,稳住阵脚,韬光养晦,绝不当头。”邓小平这十六字方针,让中国避免迅速成为美国的下一个战略对手。这几十年来,中国和美国搞好关系,也富起来了。的确,如何理解和看待美国对华影响,是一个事关全局的战略问题。同美国发展和平稳定合作关系,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可惜,近年来,特别今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自我膨胀了的中共某些领导人的反应就是一连串的误判。甚么“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以牙还牙”、“中国奉陪到底”、“中国大打大赢,小打小赢,中打中赢”等等,喧嚣一时,这些主流声音当然不是凭空而生,而绝对是来自最高权力的授意。当下,中美关系极其严峻,显然又到了历史关头。

关于改革什么问题,12月18日,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纪念大会上,习近平在主旨演讲中称:“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所谓“不该改、不能改、坚决不改”的是什么?习讲话中论述“九个坚持”,人们可以从中捕捉到一些信号。粗略而言,中共领导力的只进不退、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的地位不受挑战,中国国企地位的巩固,是习近平为改革开放在政治、思想、经济上立下“三根红线”。这就引起人们质疑,习近平为何要在这样重要的时刻释放疑似刹车言论?要知道,在过去四十年,中国一直不遗余力向外界传递的,是“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矢志不渝的观念。那么,另一方面,“该改的、能改的”又是什么?有一个纲要吗?这是人们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个重要时刻最想明确知道的关系中国未来关系每个人切身利益的大事。可惜,通篇讲话,既没有清晰指出存在的问题和出现的失误,当然也没有一个要马上一步步执行的改革的纲要。

但是,富有历史使命感的中国知识分子,对当下中国这些重大问题已作出许多深刻切实的思考,其中就有称之为“中国经济学界良心”的吴敬琏先生。12月20日,在习讲话后第三天,新浪微博@金融家智库发表头条文章《吴敬琏十大改革忠告》。此文几乎囊括了中国关心国家民族命运者的改革意见,虽瞬间被屏蔽,却已广为传播,并引发热议。

在他的忠告中,吴敬琏强烈呼吁,必须“真刀真枪”地进行改革。为了避免社会危机的发生,必须当机立断,痛下决心,真实地而非口头上推进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建立包容性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实现从威权发展模式到民主发展模式的转型。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社会是大势所趋,除此之外,中国别无出路。

针对当前中国思想界的一个严重问题,吴敬琏指出,苏联式的意识形态今天在中国的影响还是非常强烈的,这是一个沉重的包袱。教科书及各种论证材料,对这种苏联式的意识形态没有经过彻底的清理,所以它还是有力量的。有些人依然可以打着这个旗帜来反对改革。因此,毫无疑问,对于改革的理论和实际问题进行自由而切实的讨论,或者如科斯所说“思想市场”的建立,是改革向前推进的必要前提。在一个万马齐喑的环境下,不可能有真正的改革。改革,从来都是在不同理念、思想、方案之间的碰撞、砥砺和互补中前行的。

吴敬琏警告说,在中国的条件下,从寻租活动中取得巨大利益的特殊既得利益者必然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與论工具竭力把社会拉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如果没有力量阻断这种进程,国家资本主义十有八九就会演化为权贵资本主义,即官僚资本主义或所谓封建的、买办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如果进一步强化国家对经济和社会的管控,放任行政权力干预市场,并且通过理论包装使其得到某种正当性,将是相当危险的。沿着这条道路前行,中国能够得到的,绝不是什么“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只能是国家资本主义和权贵资本主义。

吴敬琏指出,中国是一个有长期专制主义传统的国家,又经历过长期列宁-斯大林式政治经济制度的实践,实现这种转型的任务尤为繁重和艰巨。虽然中国经济体制的市场化已经取得了进展,然而市场经济作为一套配置稀缺经济资源的机制,需要其他方面制度的配合和支撑。否则,市场自由交换的竞争秩序就得不到保证。权力的介入还会造成“丛林法则”支配经济活动,使整个经济变成了一个寻租场。事实上,近些年来由于政府不断干预微观经济活动,使权力而不是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主导力量。失去自由竞争的市场只能是一种貌似市场的“伪市场”。近年来便出现了这样一个“怪圈”:垄断和行政权力对资源配置及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造成寻租基础扩大,并导致腐败蔓延;但在错误的舆论导向之下,罪责却被强加在市场化的改革身上,进而成为加强行政干预和国家垄断的理由。

正如许多有识之士所获得的一个共识,吴敬琏最后说,中国经济改革的任务,许多并没有实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1992年以后重启的改革,存在的一个缺陷是,不再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那样,把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并提。目前经济改革的落后的方面,都无不与政治改革、政府改革滞后有关。

习近平及其团队,当然应该知道诸如此类的忠告,可惜在他的长篇讲话中,没有涉及,很让人失望。其实,当年邓小平以及他的追随者提出并贯彻执行“改革开放”国策,就是改掉毛泽东害国害民也害党的那一套,对中共来说,也就是“救党”;对中国民众来说,办法就是松绑、放权、让利、搞活。可是今天,令人极其担忧的是,不但官员腐败、生态失衡、贫富悬殊、社会道德风气败坏这些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又出现个人崇拜,定于一尊,在意识形态回归、借助毛泽东那一套,以至今年掀起了三次极左妖风。网上大家用作家名字概括当下中国一些社会现象:非常茅盾,一切巴金,拆你老舍,打你田汉,刮起胡风,删你从文,千万莫言,早已冰心,总之路遥,难以作人。人们问:难道辛辛苦苦四十年,一夜回到改革前?!

最令人大吃一惊的是,习近平在其讲话中,最后讲到中国未来可能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惊涛骇浪”!而且“难以想像”!这是什么情况?!是中国绝大多数人从未见过,也出乎中共掌权者预料之外的局面吗?为什么可能出现这种局面?

中国又面临一个新的何去何从的重大历史关头。在经济下行可能成为灾难的前景下,中共会不会改弦易辙,启动政治改革呢?看来是一个幻想。

(2018年12月23日)






上一篇:天塌下来自身难保——纪念两位悲剧人物:胡耀邦和赵紫阳
下一篇:牢记历史教训与捍卫开放改革——北京近期政坛诡谲二三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