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与怀

“燕山雪花”要席卷全球吗?

作者: 何与怀    人气: 3834    日期: 2022/2/12


“燕山雪花”要席卷全球吗?

何与怀

公元752年,也就是唐玄宗天宝十一载,李白游历幽州,时北风号怒,漫天飞雪,五十岁的大诗人触景生情,感念民间疾苦,挥笔写下《北风行》这首古诗:

烛龙栖寒门,光耀犹旦开。

日月照之何不及此?惟有北风号怒天上来。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幽州思妇十二月,停歌罢笑双蛾摧。

倚门望行人,念君长城苦寒良可哀。

别时提剑救边去,遗此虎文金鞞靫。

中有一双白羽箭,蜘蛛结网生尘埃。

箭空在,人今战死不复回。

不忍见此物,焚之已成灰。

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

诗中“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是一千古名句,以“席”拟比“雪花”之大,想像飞腾,精彩绝妙。但是,如资料所示,这句诗在后世却有争议。南宋胡仔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认为,诗“须不畔于理方善”,而李白此句“可谓豪矣,奈无此理何”,故不敢苟同。今人梁实秋在他的《雪》文中也说:李白这话靠不住,“大如席,岂不一片雪花就可以把整个人盖住?”鲁迅则很通达。他在《漫谈“漫画”》中说:“‘燕山雪花大如席’,是夸张,但燕山究竟有雪花,就含着一点诚实在里面,使我们立刻知道燕山原来有这么冷。如果说‘广州雪花大如席’,那就变成笑话了。”明代谢榛在《四溟诗话》中则区分“景实而无趣”和“景虚而有味”两种情况。他觉得李白夸张严重失实,但还是从诗“味”的角度对其给予了肯定。有些诗评家自己心里也是琢磨不定的。如明代赵统对“燕山雪花大如席”的评价就自相矛盾了。他在《骊山诗话》卷一“解悟”条中竟然说出李白此句为“傻大之句”,其酷评可谓冒天下之大不韪。但在卷三“虚实趣味”条中,他又指出此句“为景虚有味,无害于诗”。赵统的评价,前后龃龉,暴露其思想混乱。

其实,这些争议微不足道。而且,“燕山雪花大如席”这句诗已经成了一个范式,为后来不少文人所袭用,其中有宋人王安石和李纲;有元代的刘因和方回。他们的袭用无疑折射了后世文人对李白这句诗的认同和赞赏。

但是,“袭用”必须慎用。在我看来,非常蹊跷的是,2022年2月4日晚上的“袭用”就是出了状况。当晚,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鸟巢”盛大举行,中共喉舌央视做了现场直播,主持人特别赞美地引用了“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的诗句。的确,如开幕式主要设计者张艺谋承认,他就是要以李白《北风行》的“燕山雪花大如席”构建的主题贯穿整场开幕式。

既然如此,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这个“袭用”,就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李白这首《北风行》,为寡妇而写,表达妻子怀念战死边城的丈夫,内心悲愤难平。诗中以“停歌”、“罢笑”、“双蛾摧”、“倚门望行人”等一连串的意象,呈现她忧心忡忡、愁肠百结的神情状态。接着,思妇看到丈夫留下的虎纹箭袋,物在人亡,睹物思人,倍觉神伤,于是“不忍见此物,焚之已成灰”。“焚之”这个举动,表达她极端的痛苦绝望。诗的最后两句:“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更是让寡妇的悲愤愁恨极其激烈地喷泄而出。黄河边孟津渡口本不可塞,这里却说即使黄河捧土可塞,此妇之恨也难平!真是震撼人心之句,读来惊心动魄。这位愁肠百结痛苦绝望的妻子心底里,对“燕山雪花”还抱持一个凄楚的祈望。丈夫“人今战死不复回”,死在燕山战场上的丈夫无人收尸,没有人给他盖上一张草席,“念君长城苦寒良可哀”,她祈望燕山的雪花像席子一样大,把死去的丈夫掩盖……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历代诗评家说,李白此诗“悲歌激楚”,“哀苦萧散”,“摧肝肺,泣鬼神”。所以就奇了,《北风行》全诗渲染的都是苍凉悲愤,然而现在竟然“袭用”于北京冬奥会的开幕式!

再看看这首《北风行》的开头:“烛龙栖寒门,光耀犹旦开。日月照之何不及此?唯有北风号怒天上来。”“烛龙”为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龙,人面龙身无足,居于不见太阳的极北寒门,睁眼为昼,闭眼为夜,其故事出自《淮南子.墬形训》。“此”,指幽州,治所在今北京大兴县,当时是掌握重兵的安禄山统治的那一带北方苦寒之地。李白异常悲愤,叹道:这里一片黑暗,连日月之光都照不到!只有漫天遍野的北风怒号而来!李白的悲叹基于他的爱恨判断,他要揭露和抨击安禄山挑起战祸的罪行。李白好像预感了什么。果然,唐玄宗天宝十四年,也就是李白写出《北风行》三年之后,安禄山公然举兵造反。安史之乱历时七年零两个月,从此大唐王朝由盛转衰。

还可以稍微追溯一下。李白《北风行》是借乐府古题创作的一首古诗,“北风行”是乐府“时景曲”调名,源头为《诗经.北风》。这首先秦佚名的《北风》云: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携手同归。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乌。惠而好我,携手同车。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此诗形象地呈现当时卫国贵族在国家危乱之际纷纷出逃的情景——卫君暴虐,祸乱将至,诗人偕友人急于逃难,有感而发,写下这首诗。全诗三节,每节六句,章节紧凑,气氛如急弦骤雨。“其虚其邪?既亟只且!”哪能舒缓再犹豫?事情紧急快出逃!诗中描绘的大雪纷飞、北风呼啸的景象,不仅是人们出逃时的天气状况,也影射了当时危乱如冰雪愁云的政治气氛。诗里出现“狐”、“乌”,正如评家说,“狐乌皆不祥之物,人所恶见者也。所见无非此物,则国将危乱可知。”“狐”、“乌”,也可借喻败坏社稷的奸臣逆贼……

联翩浮想至此,人们不能不有一问:以李白《北风行》的“燕山雪花大如席”构建的主题贯穿北京2022年冬奥会整场开幕式,难道是天意吗?

某人力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燕山雪花”是否要这样席卷全球?

李白《北风行》的“燕山雪花”绝非吉祥之物,在1270年之后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被如此“袭用”,谪仙不知应该哭还是笑!

(2022年2月9日于悉尼)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一位痛苦的清醒者——纪念王若水先生(五)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2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