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悼念曹德權文友

作者: 淩鼎年    人气: 1946    日期: 2010/7/5


昨天下午,我正在參加第二屆兩岸電影展——臺灣電影展開幕式,現場甚是熱鬧,全國政協副主席羅富和、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開國大典》導演李前寬、臺灣兩岸電影交流委員會主任李行與幾十位臺灣電影界的導演、主創、主演都來了,曾在全國政協大會上提交《關於把微型小說列入魯迅文學獎評選的建議》提案的現全國人大常委、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也來了。我把手機調到了震動檔,但在嘈雜的現場,我還是感覺到了手機的震動,一看,是四川自貢市微型小說學會秘書長陳勤發來的短信,說曹德權因腎衰竭病醫治無效,於當天早上8時許去世。雖然現場氣氛是歡快的,喜慶的,但我的心,一下子收緊了,跌到了冰點,我穩了穩自己的情緒,手指有點不聽使喚地給陳勤回了一個短信,請她轉達我對曹德權大去的哀悼之情。我大意是這樣寫的:驚悉曹德權文友因腎衰竭搶救無效病故,深感哀痛。德權是微型小說界的一位重要作家,他的離去是中國微型小說界的重大損失----

   當時我心緒很亂,但我想好一定要給德權寫點悼念文字。

   在微型小說界,徳權和我算得上摯友,我們保持了十多年的友情,我可能是圈內極少數至今與他經常有電話聯繫的朋友。

印象中我們最早的聯繫是上世紀九十年代早期,大概是1994年吧,在他的牽頭下,四川自貢市成立了“微型小說學會”,他是創會會長,他還創辦了一份《微型小說報》,當仁不讓地出任主編,忙於編務,他常來信來電話約稿要文訊,每期報紙都寄我。我與他的友誼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在曹德權的努力下,自貢市的微型小說創作與組織建設一直走在全國其他省市的前頭,影響越出了自貢,輻射到全國。他在1996年主編了《中國當代小小說名家名作叢書》,分“婚戀之葉”“校園之頁”“知青之頁”“軍警之頁”“傳奇之頁”“商海之頁”“都是之頁”“鄉土之頁”“荒誕之頁”“特區•異國之頁”十卷本,在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這應該是我國最早的小小說類型叢書,曹德權對小小說的繁榮是有貢獻的。在曹德權的引領與帶動下,自貢冒出了多位在四川,乃至在全國有影響的微型小說作家,自貢市可以稱之為“中國微型小說之鄉”。蓋棺定論,曹德權的先導作用,表率作用,開拓精神,奉獻精神,都是有目共睹,功不可沒。

近年,我與他電話不算頻繁,但過一段時間總會聊上幾句,但前幾年,有一陣打他的小靈通老沒有人接,後來才知道他的腎出了毛病,換了腎,這可是九死一生的大手術,等於是鬼門關上走了一遭,我的心兀自一沉,但沒有想到徳權的心態比我想像的好得多,他很樂觀,很開朗。我聽說,換腎最怕排異,一排異就極為麻煩,極為危險,當然也有活了一二十年的,我想聰明至極的徳權一定心知肚明他自己的生命不能與常人比了,而他要做的事還很多很多,要寫的作品就更多更多。我作為文友,只能對他說:身體是寫作的本錢,以後悠著點!

據我知道徳權寫東西很拼命,可能太累了,那時,他到處奔波,四處採訪,連軸轉,寫出了長篇報告文學《天下第一難》,寫出了《重慶棒棒軍傳奇》,寫出了《鹽都百年人物》(上下部),寫出了三卷本的《紅岩大揭秘》,當年影響都頗大,我還專門給他的《紅岩大揭秘》寫了評論,推薦他的這本集子。不知他是否屬積勞成疾?他為他的作品付出的是自己的心血,自己的心智,自己的身體,當他本該收穫之時,可惡的病魔襲擊了他。換腎要花費二三十萬的手術費,這對一個普通的家庭來說幾乎可算天文數字,這也罷了,更讓人難已接受的是曹德權換腎後出現了排異,納換的腎逐漸壞死,他不得摘除那壞死的腎,但在身體、經濟的雙重打擊下,堅強的曹德權沒有被擊倒,依然對生活對未來充滿著信心。2008年春天,我去成都參加小小說筆會時,王孝謙邀請我順道去自貢市參加自貢市微型小說學會的換屆,我再次見到了曹德權。此時的曹德權換的腎已摘除,人似乎比前幾年蒼老些,胖了些,可能屬虛胖,但他的精神狀態一點不像個病人,依然談笑風生,興致勃勃,那次我們一起喝茶聊天,其樂融融,看到他這樣,我也頗欣慰。記得那次他給了一本新出版的《曹德權微型小說全集》,封面是他的行草書法作品,沒想到徳權的書法很飄逸很靈動很瀟灑,徳權見我喜歡他的書法,還特地為我書寫了一幅寄給我,我到家不久就收到了他的墨寶,如今成了我永遠的紀念。

在我印象中,曹德權比我小幾歲,好像是1955年出生的,如果我記憶無誤的話,他當過鄉鎮的黨委書記、鎮長,因為他內心偏愛文學,有著舍不去的文學情節,最後調到了文聯,曾任文聯的《蜀南文學》副主編、自貢市作協常務副主席,他是我們微型小說作家中為數極少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的,還獲過自貢市“有特出貢獻的拔尖人才“稱號。

在中國的微型小說文壇,曹德權是我從內心尊重的作家之一,不單是他的作品有質有量,更在於他的為人,他的人品好。曹德權是一個正直的,坦蕩的,光明磊落的人,是用作品說話的人。當微型小說圈子裏,出現某些不利團結的言論,出現某些不夠正常的現象時,他心急如焚,他是少數敢於仗義直言的作家,他是出於公心的。

說心裏話,我對曹德權的微型小說是真喜歡,他大約寫過兩三百篇微型小說作品,數量不算最多,品質絕對過硬,像《生命》《血扇》《血嬰》《逃兵》《斜佛》《村情》《窩子》《神童掌》《百龜圖》《大山的情緒》《殘缺的饅頭》《勳章上的微雕》《老龍灘有條大烏棒》等都是有深度有力度有厚度,有內涵有寓意有底蘊的精品力作,都是可以流傳下去的好作品,一位元作家寫出兩三百篇微型小說作品也許不值得誇耀,但能夠寫出多篇經得起時間考驗,經的起讀者考驗,上一代讀者在讀,下一代讀者還在讀,那就不是容易的事。曹德權的生命短暫了些,但他作品的生命將會是長久的。

曹德權先生是我國第一代微型小說作家中名副其實的佼佼者,他的作品多次獲微型小說界的各種重要獎項,收入數十種權威的選本,還收入教科書,還翻譯成外文,是我國新時期微型小說文壇的一員虎將,是四川微型小說界的扛鼎人物,在中國微型小說文壇自有其重要的地位,說他是我國微型小說的開拓者、實踐者也不算溢美之詞。他生前出版的《曹德權微型小說全集》是一筆寶貴的文化遺產,是中國微型小說界的重要成果。

曹德權走了,走得實在早了點。他英年早逝,是自貢市文學界的重大損失,更是中國微型小說界的重大損失。但他這一生還是值得的,他的子女,他的家屬應該為他驕傲,因為他沒有白來這個世界走一遭,他給這個世界留下了一筆精神財富,我甚至相信:歲著時間的推移,曹德權的這筆精神財富愈發會顯示出其價值。

這是我繼許行仙逝寫悼詞後,第二次為微型小說作家寫悼詞,曾經相處甚篤的文友驀然間陰陽兩隔,我的心久久難以平靜。據我瞭解,這幾年曹德權血透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每星期要兩次,其實也活得很痛苦,他的走,對他而言,也可說是一種解脫。

願我們都珍惜微型小說的今天,大家融融洽洽,平平安安,以文會友,以心換心,互幫互學,互尊互諒,少一點紛爭,少一點心機,多一點理解,多一點包容,營造一種寬鬆、自由、公正、公平的創作氛圍,有時間有精力,多寫點作品,多為微型小說這文體的繁榮做些力所能及的實事。

徳權,你安息吧。

我們永遠懷念你!

 

   2010618日急就於江蘇太倉先飛齋

 

淩鼎年系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秘書長、《文學報•手機小說報》執行主編、江蘇省微型小說研究會會長、江蘇太倉市作家協會主席

 



手机版





上一篇:儒商
下一篇:足球 太平世界裏的戰神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