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首飾物語

作者: 阿 土    人气: 1878    日期: 2010/7/13


絲線手鏈

手鏈並非想鏈住誰的手,與手相連,心心相印,它的表白與愛情相關。以絲線相結,以手指編排,簡單、純潔、美麗,線與線之間的交纏像手指與手指的相環,在柔情和溫暖之中,一隻只溢滿愛情之彩的手腕上,每一縷伸出的目光都充滿著牽絆。我喜歡手鏈,也喜歡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個詞,我總是幻想著與相愛的人一起,在陽光下牽手漫步的情景。對於那種美好的感覺,我的嚮往總是格外強烈,並常常為此失態,一個人獨坐陽光下傻傻地望著天空發呆……手鏈,以手相系以心相鏈,款款的深情在柔柔的絲線中,纖纖的玉指優雅而高貴,環環相扣的絲線婉約且柔和;每一副絲線編織的手鏈都是會說話的眼睛,它們表情溫潤甜美,感覺細膩柔順;那是一種讓愛醒來,讓皮膚流光溢彩,是別的手鏈所不能抵達的懷念,讓你忍不住把心想要給它系起來!絲線環結,手鏈在褪卻所有繁雜之後,那回歸生命之初的原色,只是一種簡單的示愛。

  水晶吊墜

水是透明的水,晶是晶體的晶,水晶就是透明的水結成的晶體嗎?我知道透明的水結成的晶體叫冰,水晶不是水也不是冰,它是一種名為二氧化矽的礦物質,具有著很多功效!我對水晶的喜愛,除了它的晶瑩透明與溫潤素淨之外,更因為它的聖潔與“禦邪度,斥鬼神”的吉祥。或許是它曾經有著水之精靈的美稱,又或許它在《本草綱目》中有“治驚悸心熱,肺癰吐膿,咳逆上氣。”能“安心明目,去赤眼,尉熱腫。”的療效。我是個對神奇之物有著敬仰之心的人,總為它們給人類所帶來的神奇作用充滿感慨!

其實,我也渴望擁有一頂鑲嵌寶石的皇冠,有誰不想擁有屬於自己的皇冠呢。但是現在,我只希望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藍水晶,像藍藍的天空沒有被污染的顏色,白雲繚繞,像輕緩曼妙的紗。可是,要擁有出如此的精美的藝術,得有怎樣的生活閱歷呢?而一個人只有在心靈不受污染的時候,才會擁有那種純淨!我曾有過一枚吊墜,那是一顆心形的水晶。可是,擁有了一顆心形的吊墜你就真的擁有心了嗎?我擁有了那顆心形的水晶吊墜,卻沒有那顆心的境界,像那個送我吊墜的女孩,也在我一次次漫不經意的忽略中遠去。你不得不承認一顆心所能抵達的高度,在寧靜和自然之中,讓靈魂澄澈而不含雜質,那要擁有多深的修為!水晶吊墜,那時一顆來自自然世界的心靈,它那麼平靜、安怡,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而這世間也只有孩子最能展示出人最初的本質!我又聽到了一顆心跳動的節奏,平靜、安詳、悠然自得……

香草戒指

我不喜歡戒指,但我渴望有朝一日能向心愛的人表明自己真誠的心跡。我還不喜愛黃金,那種色彩,過於驕奢,讓我覺得自己生活窘迫。我習慣于普通的事物,習慣於用簡單的東西展示自己的情感。情感是心靈最真實的表達,而真誠的心靈是愛的最基本方式,在愛的世界裏,你可以沒有驕奢的物質,但你不能沒有真誠的心靈!在首飾的世界裏,我沒有看到因為擁有了黃色的金子,就擁有了最美的愛情。一段簡單的愛情故事卻足以讓我們的心靈飽受感動。香草戒指,我最初聽到的那段故事給了我心靈無比深刻的震撼。我的面孔開始在那段溫柔的文字裏一遍遍地開出花朵,在陽光下充滿嚮往!我很少許願,只默默地做著應該做的事情。也許,我最終不會拿著香草的戒指,對我心愛女人的眼睛說出心裏話。但是,我會以那份愛情的真誠,告訴她,從今起我將不會再向別的花朵伸出拈惹的手指!

石頭耳墜

耳墜,帶在耳朵上的飾品,讓每一隻耳朵盡情地展現著自己的性格。不知是否對金屬的厭惡,我偏愛那些產自自然的物什,石器與草本都讓我情有獨衷。對於那對石頭的耳墜,只看了一眼我就喜歡上了它。我說不清自己對石頭的喜愛源於何時何處,也許是我出生與鄉村的緣故,從小就與自然接近,經常與石頭為伍。無論雕鑿還是打磨,我除了使用泥土就是石頭,而把玩它們也成了我童年最幸福和快樂的事情。我想把那對石頭耳墜送給我的愛人,做為一個玲瓏而秀氣女孩,她是一直深得我愛。她嬌小而美麗,有點像依人的小鳥。而那對石頭的耳墜似乎正是為她打造,讓她更像沉溺於靜謐中的鳥。我喜歡她沉靜的模樣,她的身上有種獨特的氣息,讓我覺得也只有來自自然界的石頭才更適於她。石頭是堅硬的,像堅定個性,耳朵是柔軟的,像她溫暖的表情。女友一直堅信相愛的人要有緣分,因為隨緣才沒有其他想法,沒有可以利用的欲望。女友很美,她的話讓我看她的眼神格外敬慕。石頭的耳墜除了讓女友的耳朵充滿樸素而柔和的光芒,也讓我在不經意的時候看到了一種源於生活的藝術。無窮的歲月仍將繼續流轉,但我相信石頭永遠不會消失,它來自民間的光芒不僅自然,更是一種平靜的智慧。

木項鏈

我對木頭的喜愛,源於它的溫暖,源於它帶給人類的豐富情感!每一塊木頭都來自樹,每一棵樹都來自鄉村,我愛樹,它們就像我曾經的鄉親。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把木頭製作成項鏈,但我知道那個使用木頭的人定也有著一顆鄉土的心。對於木,只有對樹有著深刻瞭解的人才會擁有那份靈謐,那是一種與眾不同的牽掛,是一顆心向另一顆心發出的邀請……我喜歡項鏈,那輕柔地環在脖頸上的首飾,沒有誰可以掩住它古樸的情懷。像是要把夢突然拉回到遠古,在渾然而又隨意的自然界,那一種溫婉的情調,把所有的心與欲念分割開來。我想起曾經聽過的一首歌,猛地回過頭來,卻發現,那一切都是幻覺。還有什麼可以再去回想的呢,在通往自然的路上,除了木,我們的心裏都容不下更多的光芒。我不是摒棄,而是對另一種境界的嚮往與仰慕!在這個喧囂和蕪雜的世界,如果我們想堅持獨特的自我和精神的高潔,就必須要有屬於自己的信仰和認知!木項鏈,面對木頭,我不在乎被人輕視的目光,在人類之初的行為中,木是我們走向人與動物區別的唯一途徑……

桂花胸針

那年五月,我在杭州,每一條大街上我都看到了賣桂花胸針的女人,我聽不懂她們嘴裏的吆喝,但對那散著淡淡桂花香味的胸針興趣濃郁。我同樣不認識那些賣桂花胸針的女人,無論年長或者年輕,每一張面孔都像那些美麗的花兒,讓人倍感溫馨。我還不知道她們的花兒每天能賣多少錢,卻分明感到了她們內心的笑,掙錢也許不是最重要的,能讓別人的心情像她們手中的花兒一樣才是最快樂的。桂花被一隻只美妙的手系在了一些人的胸前,那燦然的淺白,淡淡的鵝黃,靜靜地散發著屬於它們的幽香……我知道胸針,那是一種別在胸前的飾品。常常,你只用一眼就可以看出那個人的品味。可是在杭州那年,我沒能看出一個人的品味,那些似開未開的花朵,那種自然且時尚的神韻,讓我的行走的腳不時地停下來,並且常常忘了是不是該繼續行走!

 

(阿土,本名莊漢東,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作品見《詩刊/散文/中華散文/散文選刊/散文百家/讀者/文化博覽/雨花》等刊。獲過多次文化部及省市文學獎。)


手机版





上一篇:那村,那人
下一篇:蚊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