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那村,那人

作者: 蘭采勇    人气: 1909    日期: 2010/7/13


  那一年,山外的阿鳳嫁給了山內旮旯村的剛子,這在當地絕對是一件喜事。

  結婚那天,旮旯村的男女老少都去喝了喜酒,那是村民們第一次見著阿鳳,都說是人如其名,阿鳳硬是像美麗的鳳凰一樣漂亮,跟著剛子在酒席間穿梭頻頻敬酒,那櫻桃似的小嘴就像塗了蜜一樣的甜,叔叔、嬸嬸地叫個不停,讓在場的七大姑、八大爺全身舒坦,酒喝得也是高興。村民們都說剛子不簡單,不但能掙錢,還能找媳婦。

  剛子一聽,傻笑著摸了摸腦袋,舉著酒杯,大聲地對在場的村民們說:“等秋後果園豐收了,我一定帶著我媳婦挨家挨戶的送水果,讓大家嘗嘗鮮。”說完,“嗤”的一聲就把杯裏的酒給幹了。

  “我不要水果,我只要你那本書。”說話的是村頭的二娃,傻裏傻氣的。

  剛子走上前,問:“兄弟,你要啥子書?”“我要你那本種果樹的書,以後我就能娶像嫂子一樣乖的媳婦了。”

  眾人一聽,哈哈哈地大笑起來,有的甚至笑得直不起身。大家都曉得這個二娃,父親在他剛讀完小學那年就死在了工地上,母親驚聞噩耗,一夜之下想不開也跟著去了,留下二娃一個孤兒,跟著村頭年邁的張大爺相依為命。

  張大爺也是窮苦一生,根本沒有錢給二娃上學。不過,打小就懂事的二娃會幫著張大爺照看牲口,也會利用這個機會去鄉頭的學校偷偷的讀書、寫字,也多少吃了點墨水,但這些是村民們都不知道。後來,張大爺也去了極樂世界,留下二娃一個人,家徒四壁。所以,當二娃說出他的要求時,在場的人都笑了,笑他不識好歹,大字不識一個要一本破書幹啥,還要取像阿鳳一樣的媳婦?

作為新娘的阿鳳卻沒有笑,她讓剛子當場就把書給了二娃,還讓二娃好好的看,有不懂的就問問剛子。二娃拿著書像撿了珍寶似的,抱在懷裏飛快地跑回了家,讓村民們不禁又哄堂大笑起來。

  婚後的剛子和阿鳳天天都在自家果園裏轉悠,摸摸這棵樹,看看那個果。秋後豐收了,蘋果、葡萄、柚子、甘蔗、柳丁……數不勝數,剛子真的帶著阿鳳挨家挨戶的送了水果。

  剛子運著剩下的水果去了城裏,卻不料車子在路上拋錨翻下了山,剛子和著一車水果就永遠離開了人世。噩耗傳來,阿鳳和剛子媽是哭得死去活來,幸虧村民們又是灌糖水,又是掐人中,才把倆人的情緒穩定了下來。不幸的是剛子媽雙眼竟變得模糊起來,無法分清眼前的事物。

  原本溫馨的家庭因剛子的離去而一下就失去的生機,阿鳳一個人忙裏忙外。不但要忙著地裏的活,還要照顧生病的婆婆。更讓她氣惱的是果園裏的那些苗木,由於缺少管理,不斷的裂縫、翹皮,奄奄一息。

  這一天,村長來找阿鳳:“阿鳳啊,你看這果園沒人管理,不如把果樹全劈了,改種莊稼。”

  阿鳳遲疑著:“這……”

  “不行,誰說沒人管?我來幫嫂子管。”碰巧路過的二娃冒了一句。

  “你行嗎?這果園每年都要交錢給村裏的喲!”村長懷疑地看著二娃。

  “行,一定行,剛哥以前交多少,我現在還是交多少。”

  就這樣,二娃就成了這果園裏的常客,修枝、剪葉、除蟲,讓果園裏的果樹像煥發青春似的,一棵棵卯足了勁,不停地向上長。

  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村頭只要有阿鳳的地方,那周圍准有一大群年輕小夥,總是有事無事地和阿鳳套近乎。阿鳳不理,在二娃的説明下一心打理著果園。

  久而久之,村裏的閒話多了起來,說阿鳳是假正經,經常在果園裏和二娃眉來眼去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有的甚至去剛子媽那兒造謠,說阿鳳是個掃把星,是她把剛子克死的。

  有一天,剛子媽把阿鳳叫到跟前,老淚縱橫:“鳳兒啊,我眼睛瞎,但心不瞎。我知道你的心好,但這兒不是你待的地。你還是走吧!”

阿鳳死活不同意,給婆婆說:“剛子雖然走了,但您永遠是我的媽,我不會離開您的。”

  “哎……”剛子媽撫摸著阿鳳的頭,陷入了沉思。

  又一年春天,二娃和阿鳳去鄉頭領了結婚證,而媒人正是剛子那瞎眼的媽。


手机版





上一篇:【文章欣賞】新西兰的张天师
下一篇:首飾物語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