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停車場劄記

作者: 大衛王    人气: 2018    日期: 2010/8/12


 車打不著火,趴窩了,就像那電影裏壓在大地震倒塌房屋預製板下的孩子,動也動不了了。

  夜已深沉,地下車庫裏空曠無人,燈光弱弱地從水泥築就不高的棚頂,自上而下映照著剩餘寥寥的車輛。

  剛看完電影大片《唐山大地震》,剛哭過,剛從中華那場苦難裏拔脫,剛好沒人,俺就在這趴窩的車裏調整調整吧。

  這裏蠻空曠、蠻寂靜,也蠻符合穩定情緒要求的。

  剛看電影哭得眼睛發澀,乾巴巴的挺難受。俺得趕快從剛才的悲痛中自我解脫,趕快找一部啟動的車,救救俺。

  都怪馮小剛這傢伙,拍了部災難片,拍了部人性片,拍了部煽情片。

  他幹嗎不拍別的,偏拍《唐山大地震》?

  要知道這場地震是整個中華民族的心痛點,幾十年來,誰敢隨便抻拽咱們民族這根痛筋?偏他不識相,把這痛筋扒拉出來不說,還一拽老高!

  右邊的停車位上的幾輛車,仍臥在原處,它們的主人也不知去了哪兒?俺現時很盼望他們,只要它們中有一個主人回來,接一下電,便會解了俺的窘迫,俺的難堪,俺的焦急。

  車兩個小時前還好好的,那時也怪俺,匆忙停車,匆忙鎖車,匆忙打問,匆忙趕到電影廳,終於匆忙摸進了一片黑影叢林裏,磕磕絆絆找著位置,剛搭下半個屁股,電影《唐山大地震》映出了演職人員序列最後一行字,導演馮小剛就匆忙出場了。

  電影開演了,可俺忘記關車大燈了!

  這句話,一定要用徐帆飾演的電影裏的主角元妮嘴裏的唐山話,說出來那才叫真切:忘關車大燈了!

  一串彎彎繞的去音,電影完了,俺也完了,說話一股唐山味兒。

  俺在電影院裏忘我傷感。車就在俺持續兩個多小時的傷感中繼續睜亮著大眼,終於耗盡了電池中的所有能量,趕俺從悲傷中跋涉到車場,老遠就看見車大燈微弱而無精打采的眼神兒,見俺來了,最後眨巴一下,車眼睛徹底泛紅了。

  心說:壞了!哭都來不及嘍!——咋還是唐山味!這,咋就從電影裏出不來嘍!

  糟糕!今晚上俺從《唐山大地震》裏還真掙不出身子了! 

  匆忙上車,扭鑰匙,給油,車已完全沒了一早的歡快,此刻,好像也傷透了心,趴窩了!

  俺慌神了,得趕緊忘卻唐山大地震,忘卻電影裏的角色命運,趕快找人解難吧。

  這可不同於外邊車場,人來車往的。

  這是地下車庫,現在時間已晚,又是週末。俺剛剛心情沉重,步履如鉛,下來磨嘰,看電影的人早走完了,就剩下旁邊幾輛車。可瞅著身邊滿是灰濛濛塵土的車身,這車在這兒停了多久還不知道呢?

  俺緊盯著樓梯口,——咦?出來了,不是人出來了,是俺自己從唐山話裏掙出來了!

  這一想俺更慌神,都怪老友南太那大嘴巴!

  這大嘴巴,前天電話裏忽悠的俺心直癢癢。

  他說《唐山大地震》可好看了,可精彩了,可得準備一打手絹兒擦眼淚吧,不哭得俺昏天黑地找不著北不叫哭!

  ——這咋聽起來和三十年前舉國同哭的,看朝鮮電影《賣花姑娘》似的?

要不是他老兄最後這句話,趕也把俺趕不到這電影場子裏來!

  那年看電影《賣花姑娘》也曾“淚飛頓作傾盆雨”,一場子人集體豪哭過。可  那是‘組織’組織的,人人都得看,看了必須哭。

  儘管那樣,那電影也生生沒賺下俺的眼淚。

  據說,當年檢查漏網的地、富、反、壞、右,用的一招,就是看《賣花姑娘》誰沒哭?!

  據說,當大夥熱淚盈眶之時,就是反動派遭難落網之時。

  據說,電影院裏主人公在哭,全場感應,頓時哭聲一片,這時遲,那時快,手電筒光嘩一照,那些不哭的,不流淚的,甚至暗笑,微笑,獰笑的,拉出去不用審,一準反革命!

  果然,俺去的電影院裏,帶紅袖箍的民兵背著槍,把著門,巡著邏,電影開演後,時不時手電筒聚光在人們臉上掃來掃去,探照燈似的。

  俺覺得好玩兒就不哭,就左右亂瞅,看哪個是反革命,也讓俺揪出來!

正左顧右盼,猛聽得工廠帶俺學工的李師傅在俺耳邊低吼:趕緊哭!

  嚇俺一哆嗦,趕忙揉眼睛裝哭,再斜眼看他,他正把粗大的手指頭在鬍子巴茬的嘴唇上摸一把,再往眼睛上抹一下。俺也有樣學樣,學會了這樣流眼淚。

後來毛主席逝世,俺哭不出來,只好低頭故技重施。

  唉,哭都不能自由哭,想想真寒磣!

  好多年不看電影,也沒哭過,一聽電影這麼邪乎,賺人眼淚不商量?俺就架不住扇呼,心裏呼呼動起來,這可不是早前兒哭也不自由的年代啦。

  半信半疑出門遲了,遲了還找不著電影院的門,終於找對了,電影開演了。

  隨著電影情節的鋪展,許是積澱太深,壓抑太甚還是咋的?一看那觸目難忘的當年歷史重現,以及大地震後帶給人們永遠的傷痛,俺終忍不住,淚雨滂沱了。

  原來過了三十年,俺和大夥這根心裏窩巴著的老筋,還是一抻老痛的。

  俺痛,俺哭,幾個和俺一起受邀看電影的文友,這時一個個躲到黑暗的角落裏,哭得嗚嗚的。電影散場時亮燈了,匆忙打個照面,大家都鬍子巴茬,年過半百,還鼻涕一把淚一把地為中華民族這場災難哭得個昏天黑地。這時燈光下,大家眼淚迷蒙,竟相不好意思起來,小兒作態般,扭扭捏捏的。

  燈底下金枝兩眼杠紅,穆迅捂著雙目,南太大嘴巴上還掛著不知是淚還是鼻涕,俺也睜不開眼,大家一肚子愁腸百結的樣子。

  瞧他們低頭邁著沉重的腳步,沉痛地從俺眼前消失了,俺只好步履如鉛地回到車旁,卻發現愛車也好像傷心過度息了火。有心喚他們回來救俺,他們正各自忙著傷心,保不定淚水也澆熄了他們的車呢!

  真真是:傷心林裏傷心鳥,傷心過後傷心飛。

  俺沒轍了,只好等吧,等一個好心人兒來,看俺和車都是紅眼睛,肯定會同情  俺,給俺接駁了火,俺的車就活了,就可以回家了。

  那,就繼續等吧!

 

201087


手机版





上一篇:再評電影“唐山大地震”
下一篇:劍橋的精神(之一)牛頓的蘋果樹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