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蓮》第三十二章 仁者愛人

作者: 何學威    人气: 1615    日期: 2012/12/7



4、兄弟應試

莊王不屑一顧道:異端邪說。妙梁卻堅持道:不然,此次瘟疫最開始出現在落霞,就是方才提到的觀世音,他組織民眾,自己救治,僅僅在初期死了七人,染病者全部獲救,現在島上剛剛解除疫警,福海又傳出惡訊,朝廷應該出面組織救治。莊王居然說道:自救有效,讓他們自救好了。妙梁沒想到父王如此冷漠,於是喊道:“父王!”莊王道:你不要我行我素了,父王要你蹈距循規做好太子,你知道父王為何一直寬容你,沒有責罰你?”

妙梁道:父王是為了給孩兒改過的機會。”莊王道:知道就好,父王從小對你寄予厚望,你是嫡王子,你是儲君,宗廟社稷的繼承人,你不要自毀前程,你不要令父王失望。十天后,寡人要安排一場廷試,應試者就是你和妙權,有書面策論,也有口頭應對,父王與要臣主考,文武百官都來觀考,你好自為之,妙權年紀雖小,可勤奮好學,聰敏過人,不可掉以輕心,輸于王弟,你這太子就不好說話了。”妙梁不理解道:父王,為何要在此瘟疫肆虐,社稷有難之時,進行此種毫無意義的廷試呢?這分明是舍本求末,誤國誤民啊。”

莊王訓示道:你作為王位繼承人,沉溺酒色,奢談枝節,才是舍本求末,誤國誤民,至於福海的瘟疫,孤王下道指令,叫地方負責即是,無需朝廷幹預,也無需你操心,好好給父王準備廷試,去吧!妙梁無奈道:此時此刻,孩兒無心準備。”莊王生氣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不要主次不分。”

妙梁跪下請求道:父王,孩兒懇請您收回陳命!莊王卻道:孤意已決,毋庸多言。妙梁憋足勁稟告道:好,孩兒去準備,不用十天,三天即可。”莊王便道:好,三天能應試更好。”妙梁不想多言了,於是道:“孩兒告退。”

與此同時,妙權也早在認真備考。碧妃宮的女主人隔簾看著妙權在埋頭攻書,他身旁案頭上的書籍堆得像小山一樣,妙權對面坐著一位先生在悉心指點。

桃葉進來稟報道:娘娘,翁大人求見。”碧姬道:快請進。翁夢鶴進來道:翁夢鶴給娘娘請安。”碧姬道:翁大人請坐。翁夢鶴還未坐定,便諂媚道:娘娘,翁夢鶴又給妙權王子請了一位先生,專攻策論的,文筆好得很。碧姬高興道:好,好,多謝翁大人鼎立相助。翁夢鶴道:這是翁某分內之事,娘娘何必言謝。”

碧姬慎重其事道:此次廷試,雖說大王的初衷是要將太子督促上去,我們家妙權不過是個陪襯,但是萬一太子比下來了,豈不是給妙權一個露臉顯示的機會,所以有勞翁大人了。翁夢鶴誇道:妙權王子一向勤于攻讀,聰敏過人,恭謙禮讓,大有王者風範,在朝廷之中口碑極好。碧姬非常願意聽到說妙權的好話,於是得意道:是嗎,翁大人過獎了。”

翁夢鶴進一步道:此次廷試,妙權王子奪魁,翁夢鶴等都不會感到意外,視為情理之中。”碧姬道:翁大人為何如此評判,太子殿下文采資質也很不錯,決不應輸於妙權。翁夢鶴老練世故,於是道:太子殿下的事情就不好妄加評論了,但願他對得起太子的名位。”

碧姬笑道:翁大人,碧姬心領神會您的芹意。翁夢鶴似乎勝券在握道:娘娘,翁某給您請的這位喬先生是有名的大儒,應對時離不開四書五經,孔孟之道,有他悉心指點,口試便有把握;明日來的邵先生輔導王子的策論,任永賢從來都是些迂腐之論,太子也超不出他老師,筆試也可望勝出。”

碧姬道:廷試之後,再去翁丞相府上致謝。翁夢鶴惶恐道:“不敢,不敢,娘娘,翁某先行告退。”碧姬吩咐道:翁大人走好,桃葉送送翁大人。碧姬目送翁夢鶴。翁夢鶴對桃葉道:“……真的不必。碧姬竊笑。桃葉送客轉回來,碧姬鄙夷道:一個利慾薰心的小人——妳們可盯緊了太子宮的動靜?桃葉道:回娘娘,太子殿下回宮後,每夜都去了百樂坊。”碧姬驚異道:是嗎,他胸有成竹呢,還是自暴自棄?”

桃葉看著主子,也無答案。

 

百樂坊雅室內,燭光通明。妙梁靠近身旁的拂雲。

拂雲對妙梁幽幽地說:太子殿下,你以後再也不要上我這兒來。說著便哭了起來,妙梁為之一邊拭淚一邊問道:妳不喜歡我啦?拂雲說:“不是。妙梁問道:“那何出此言?拂雲為難地說:我這兒不乾淨,殿下你以後還是少到這種地方來。”

妙梁站起身來,不高興地問道:妳告訴我,哪兒乾淨,我該到哪兒去?拂雲溫柔而小聲地說:我是為了你好。妙梁在紅塵知己面前,毫無保留地敞開自己的襟懷道:我知道妳為我好,可王宮內外我到哪兒去找可以聽我傾訴的人?……母后無端被逐出王宮,去了西山,福海瘟疫橫行,父王卻叫我安下心來,準備廷試,……我懷揣觀世音給我的建言,就像是一團火,燃燒著我的身心,叫我日夜不得安寧。”

拂雲看著妙梁來回走動,他越說越興奮道:不行,明天我要將這團火燒到朝堂之上,讓廷試變成廷議,將這份建言變成我的《抗疫策》,對,就如此辦,妳說,好不好?拂雲說:殿下心中能裝著黎民百姓的疾苦自然是好。妙梁動情道:百姓真苦,苦不堪言,此次落霞之行,我是親見親聞。”

拂雲感概地說:殿下此次回來,身上好像多了些什麼。妙梁認真道:身為一國太子的責任和使命吧,這是從未有過的。拂雲說:看到您這麼振作,拂雲真的感到非常高興,妙善的在天之靈也會感到十分欣慰。”

妙梁突然望著頭的上方一個地方,陷入沉思,一時無語。

拂雲明白妙梁此時此刻的心情,於是提醒說:殿下,明日有廷試,您還是早點回宮歇息吧。妙梁方才收回神思,說道:對,趁今夜,我趕緊將我的《抗疫策》寫出來。”

拂雲無限欣賞地看著妙梁,妙梁緊緊握著拂雲的雙手道:我有時真希望自己不是太子,可以無憂無慮,無所顧忌地陪伴著妳。拂雲不無感慨地說:可您畢竟是太子……”

王城鬧市夜晚,雨後空無一人,水窪遍地。妙梁策馬飛奔而去,水花四濺,後面馬上的得樂沖進水花中……

 

 

 



手机版





上一篇:可爱的鸟儿
下一篇:巫山一段雲•厚黑缽衣承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