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無弦琴的傳說

作者: 張慧    人气: 1564    日期: 2013/1/20


       每每聽友人提到欣賞音樂會之類的話題,就會忍不住心生羡慕。因為沒能擁有聆聽音樂的耳朵,所以每天生活在嘈雜的俗世之中,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俗人”。我說此話絕對不是謙虛,不通音律尚可釋懷,並不是人人都能成為音樂家的,可是連欣賞音樂的水準也沒有,確實讓我對自己非常失望。

    兒時學習小提琴,別人的琴在一段時期後,都開始唱起歡快的歌。而我的小提琴,終其一生,只會“嗚嗚”垂泣。

    雖然如此,當和老公一起移民新西蘭搬入自己的小家後,還是忍不住幻想過上“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的生活。

    書倒是現成的,出國前,什麼都扔得下,唯有那些多年掏來的書怎麼也舍不下。所以大大小小裝了十幾箱,現在只要一抬頭,就可以看到他們或顰或笑,滿滿地佔據了整個書房。今年在海濤法師的全力支持下,又把家裡的學習房改建成了般若密書坊(一個小型圖書館),方便當地的漢語愛好者免費借閱。

    可是對於“調素琴”,始終進展為零。《琴當序》中記載:“伏羲之琴,一弦,長七尺二寸。”桓譚《新論》中記載:“神農之琴以純絲為弦,刻桐木為琴。”傳說舜定琴為五弦,文王增一弦,武王伐紂又增一弦為七弦。我又該去覓一把怎樣的琴來圓自己的夢呢?我對自   己說:這絕對是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

    今年七月結識了來自深圳的阿蘭,僅僅相識四個月,感覺上仿佛已經攜手走過了好幾個世紀。很想把這段情寫下來,可是每每動筆,都難以成文。這才發現越是熟悉的東西越是寫不出來,特別是這樣的宿世情緣,更不知該如何述諸筆墨。

    十月底決定拋下所有的瑣事,徹底地給自己放一個假。藍天白雲下,我們的車飛快地行駛在大片遼闊的草場上,突然悟到些什麼。

    熟悉的琴聲從天際彌漫開來,連綿不斷,仿佛似有似無實則無處不在。尋聲而去,操琴者竟然是阿蘭。因為不通音律,因為一心想要尋覓那把“素琴”,自然把所有的心思投注于阿蘭手中的那把琴上。不看也罷,一看之下發現竟然是一把“無弦琴”。

   “無弦琴怎麼彈?”我問阿蘭。

    阿蘭不語,流暢的琴聲像海浪一般湧過來,一波一波,起起伏伏。聽著聽著,完全消融在這片樂海之中,天地間仿佛什麼都沒有,只剩下這無盡的樂聲綿綿不絕。

   “無弦之琴,慧者彈之。”聽不出那是誰的聲音。

    車子來了個大轉彎,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在和煦的夏日裡進入了夢鄉。

   “無弦琴怎麼彈?”我問身邊聚精會神駕車的老公。

老公無語。

   “無弦琴怎麼彈?”我問自己。

    走遍奧克蘭文化遊的西餐禮儀活動隨著時刻表,按部就班地進行著。每隔兩周,古老的clevedon小鎮就會迎來一批興高采烈的華人朋友們。相對于洋人朋友,我們的華人朋友會表現得更加拘謹一些。可是鄭先生的參與,使我們的活動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飛躍。那是十二月十日的活動。洋人朋友們奉上茶或咖啡的時候,就預示著用餐將近尾聲。鄭先生要求講幾句話。

    其實來參加活動的每一位朋友,在我們微笑握手的那一刻都會從心底升起一份對於Heather的感激之情。也許是語言的問題,在我看來更多是受中國文化含蓄表達的影響,朋友們除了說一連串的“Thank you”之外,就再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象鄭先生這樣充滿深情地用簡短的英語來完整表達我們謝意的,還真是第一次。在場的每一位,無論是華人還是洋人都忍不住鼓起掌來。沒想到的是鄭先生在發言後,又從包裡拿出兩盒早已準備好的茶葉,作為禮物送給Heather。熱烈的掌聲再次響起在家庭中心。掌聲中,我仿佛聽到了“無弦琴”的天籟。

    朋友們的熱情就像被點燃的火把,火焰不斷地向四周傳出光和熱。在長輩們的再三要求下,聖誕前最後一個星期三的上午,我代表華人組織了一次“洋人品嘗中國菜”的活動,地點還是在“家庭中心”。來自四川的祁阿姨,來自大連的張阿姨夫婦成為我們首批華人代表,中國傳統美食,出現在古老小鎮的洋人餐桌上。Heather也借此機會感謝越來越多參加到文化遊中來的洋人朋友。看著滿桌精美的中國點心,耳邊再次響起琴聲。

    原來那把琴一直在身邊。

    睿智的佛陀、慈愛的基督、當代的德蘭修女、眼前的Heather 、鄭先生、祁阿姨、張阿姨個個都是曲中高手。

    不通音律的我終於敵不過誘惑,怯生生地伸出手指,撥動了一根“文化遊”的琴弦,卻聽不到一絲琴聲。

    不知道是否是出於安慰,老公出現在我身後指點迷津“這種琴彈奏的曲聲,只有在迴響階段才能聽到”。

    我乖乖地點頭,靜靜地等待樂聲響起。

 



手机版





上一篇:海斯廷斯1066年 (一)
下一篇:《蓮》第三十三章 太子就醫 2、福海情深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