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在歐洲乘火車 旅歐隨筆 (一)

作者: 穆迅    人气: 1742    日期: 2013/1/28


    踏上車站月臺,一面牆似的火車車廂堵在那裡,兩層,在明媚的陽光洗涮下,散發著悅目的淡綠或梅紅。車內窗明幾淨,不銹鋼扶手光可鑒人,座椅一抹的米色或淺藍,舒適如家。到站換乘另一列火車,同樣是二等車廂,灰塵蒙面,顏色暗淡,古董式的座椅微滲出黴味。車廂咣啷咣啷地搖擺,像個不耐煩奶媽粗魯地搖晃著嬰兒車。怎麼有這等的反差?或許為了降低成本?只要“小車不倒,儘管推”?反正初次乘歐洲的火車感到它就這樣新舊並存。

    也許你不知道下次乘的是那類火車,但它到達的時間和起步的時間卻是肯定的。德國的一位售票員曾經這樣安慰我們:“不要擔心我們的火車,它像鐘錶一樣準時。”

    我們所乘坐的歐洲火車還有與中國不一樣的亮點,即對乘客的體貼。那些我們經過的大型火車站無一例外全是平地式的“T”型月臺,上下車,拖著行李就可以直通車站的出口或入口。不必像國內高山似的站樓,背負著重擔,登上拽下。

    在旅途中我們還看見一種“奇怪”的車廂,進口處空出近四分之一的地方,像個貨運倉,邊上有一排收放座椅。開始我們以為是客貨混裝,沒想到車停一小站,擁進來十數位旅客,老少皆有,人人推著輛自行車,立刻將“貨艙”擠滿。原來是給他們提供方便的。有了這幫乘客,車廂內頓時熱鬧起來,嘰哩哇啦聽不懂的德國鄉下話只能感受到語調的歡快。下站到了,車門一開,他們又前擁後擠地推車離開。接著又有幾輛自行車被推上來。真沒想到,物質豐裕的德國,自行車竟成了火車的座上客。反璞歸真?就像窮人吃膩了的南瓜、紅薯忽然搖身變成了現代人保健的佳餚一樣,德國火車也與時俱進。

    所有的車站無論大小,都有自動售票機,火紅色或桔黃色,很搶眼。乘了幾次火車後便對它起了好奇,心癢癢忍不住想去試試。還好螢幕上有英文顯示,按照它的指令,七弄八弄終於從出票口掉下來一張車票。看著票上的價位,總覺得不踏實,機器可是鐵面無情,想省錢的人類心理,它不管。

    抱著試試看的念頭,推門進了售票諮詢處。玻璃窗後坐著位胖大嫂,掃了眼我出示的車票,脫口就說:“哦,太貴了!你到他們公司售票處去換。”

    轉幾個彎,在售票櫃檯前說明來由。淺金色長髮女郎看了看車票,點頭同意:“你的票是貴了。”說著劈裡啪啦一陣打鍵聲,機器裡又吐出一張車票。女郎連同退回的餘錢遞上來。我一看,好傢夥,便宜了一半多。

    不是鐵路公司有“貓膩”,很可能是我操作自動售票機有誤,梅紅色的鐵盒子只會按照你的指令辦事,不會提醒你“還有更便宜的哦”。我建議初來乍到的旅客,還是找有血有肉的人辦事最好。否則就容易犯上面的誤會。

    到櫃檯上買票也是一種歐洲人文旅遊。各個國家接待你的售票員神態不一,有熱情的,有冷面的,有靈活的,也有腦筋不轉彎的。

    在義大利米蘭,接待我們的是位制服筆挺的老頭子,笑嘻嘻地問我到哪裡。義大利披薩味兒的英語,讓我這個半吊子英聯邦臣民費了好大力氣才弄明白他的意思。他倒不在意仍然耐心笑臉相迎。

    等我列了一大串兒義大利城市的名字後,他自告奮勇說,乾脆一次辦妥,所有義大利旅遊的火車票我都包辦了,這樣既省錢又省力。

    我喜出望外不假思索地答應了。老頭子一個站一個站地拉單子,蒼老的手指笨拙地在鍵盤上捅來捅去,好不容易他吐了口氣:“OK,get done!”我也如釋重負高興地說:“好,我要四個人的。”他一聽,一下癱在椅子上:“你為什麼不早說?”我想這很容易嘛,換個數字不就完了嗎?他卻不幹,非要從頭來。我只好等著他用老指頭再費勁地捅來捅去。終於他汗津津地抖動著車票遞上來。我內疚地連聲道:“謝謝,謝謝。”

    德國的售票員大都鐵著個臉一副嚴肅神氣。不過別害怕,悶聲不響的德國人能鑽到你的心底。一陣忙活後,擺在你面前的車價單一定是你最滿意的,也是最便宜的。

    福森是個德國邊陲小鎮,如果不是天鵝堡離她最近,沒人知道她在哪兒。整個鎮巴掌大,一不小心從東頭就走到了西頭。火車站在市中心,只有兩條鐵軌,還是個“無尾街”。推開車站的矮柵欄就像推開你家屋後的花園圍欄感覺一樣。月臺的右邊照例靠著一間候車室,單間,擺張乒乓球桌子勉強可以打一場。地是裸磚地,倒也平整。一頭開了個小鋪,賣些糖果、飲料、雜誌什麼的。另一頭只有一扇窗,現代感的平板大玻璃留一個小口。我們下了火車便到窗口打聽去瑞士的盧森怎樣走。老阿姨沒吱聲,低頭在鍵盤上又是一陣忙活,一會兒五張紙依次從印表機裡嘩啦嘩啦地竄出來。我拿著紙張細看:是去盧森的火車線路表,每張標明換車的時間和地點。

    “怎麼?我們要倒五次車?”我愣了,三個小時的路程平均不到一小時就要換一次車,最短的一次,只坐十二分鐘,這分明是拖著行李上車,還沒站穩就要準備下車。要命的是誰能保證這五次倒車都能準時?只要一次沒趕趟,下面的班次就全泡湯了。因為最短的換車時間只有六分鐘。

    看著我們一臉狐疑的表情,老阿姨還是面無笑容:“這是最便宜的路線了。”

“那要是萬一火車誤點呢?”我們問。

    老阿姨依然無笑容,說了上面那句經典的話:“不要擔心我們的火車,它像鐘錶一樣準時。”

    實踐證明,她老人家說得沒錯,五次倒車沒有一次誤點。火車準時得以“秒”計算。只有一次由於我的錯,鬧了一場有驚無險的小插曲。

    下一站就是僅有六分鐘換車的城市到了,火車減慢了速度開始進站滑行。我緊張地透過視搜索月臺的名字……沒錯就是它!我急忙下令:帶好行李準備下車。車停,門開,我們四人衝鋒隊似地跳下車。身後的火車立馬關門揚長而去。

    車站不大,空空蕩蕩,除了我們似乎沒人下車。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下錯站了?一個男子正坐在附近的靠椅上,我便趨前請教,他看了一眼我出示的車票,搖頭說:“你下錯站了。這兒是郊區站,你應該在市中心站下。”他指了一下站牌:“站名是一樣的,只不過市內站多了‘中心’兩字。”

    我傻眼了,還有六分鐘呀!我怎麼能趕到市中心呢?完了,後面全亂了。

    德國人繼續保持嚴肅,轉身指著另一車道的火車:“快上那輛車,它也是去市中心的。就要開了。”我們一聽,什麼也沒想,甩下“謝謝”兩字,急驚風地沖向那輛車廂口。

    一分三十五秒後,我們到了市中心車站……

    在歐洲乘火車非常方便,這是常乘中國火車的人所體驗不到的。哪怕犄角旮旯裡的小鎮沒准就有一條單軌送你到那裡。旅遊路線我建議你從義大利開始往北走,這樣你會感覺越來越好。義大利的火車陳舊且擁擠,常常客滿。不知是旅客還是跑單幫的,總有許多男女拖著數個大小箱子在過道裡擠來擠去。不事前預定座位,恐怕你得被迫和這些男女們不斷“擁抱”了。車內的廁所也是不堪入目,這倒使贓慣了的中國人心裡有點兒平衡——哼,歐洲不過也如此而已。

    火車翻過阿爾俾斯山,你就可以松一口氣了。車乾淨了,人也少了,旅遊舒適多了。你會給歐洲印象留下一個完美的句號。

    去歐洲自由行,又不想開車,還是乘火車吧。

                                                          2013/1/23  於奧克蘭



手机版





上一篇:軲轆體七絕• 半世浮沉雨打萍
下一篇:我們這樣認識鄭和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