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天津: 成也李瑞環,敗也李瑞環

作者: 傅金枝    人气: 2497    日期: 2014/4/26


文革期間天津的第一把手是革委會主任解學恭。文革結束後的 1978 年中央從浙江調來了陳偉達任天津第一書記。陳偉達在天津任職 6 年,正好是撥亂反正的年代,政策的調整幅度很大,也只是隨著中央政策起舞而已。印像大的事情是,陳偉達從天津各單位的最底層,調集了不少的知識分子乾部,充實天津市委及各區局的領導,很有點在天津幫中摻沙子的味道。我單位在天津算是知識分子成堆的地方,所以一下子就抽走 5 個人。不過聽說這幾個人在如何融入天津幫方面都遇到了障礙,都止步於局級幹部級別。只有梁國慶一人當了天津檢察院院長,後又升為最高檢察院副院長,算是修成了正果。

陳偉達主政天津期間,還發生了一個很特別的事情,大概與陳偉達有關。即在天津成立了一個北大、西南聯大、浙大、清華、南開、燕京六校校友聯誼會。這六校校友聯誼會聲勢很大,在天津搞了好多的業餘大學,報紙上的廣告很多。這六校聯誼會總覺得有點不倫不類,一則是浙大在天津的校友並不多,二則是不應排除掉天大。這裡面的一個原因就是陳偉達曾經是浙大的黨委書記兼校長。由這事可以看出,官員們是很願意為母校或為其服務過的學校做些事情的。如果哪個學校出了很多的高官,那個學校的“發達”也是必然的。

陳偉達在天津主政的後期的 1981 年,李瑞環調到天津任副市長, 82 年任市長。而李瑞環的老家就在寶坻,算是天津人了。年輕氣盛的他,在家鄉為官,自然想有一番作為。 1984 年,市委書記陳偉達調走了,後來倪志福又曾短期任天津市委書記也很快調走了,於是李瑞環成了天津市委書記兼市長,成了天津市真正的大拿。從此天津市的幾百萬父老,就全憑李瑞環一人忽悠了。從此也開啟了解放後天津歷史上唯一的一段“黃金時代”。

李瑞環能在天津呼風喚雨,也靠著他“朝中有人”,這人便是萬裡。當時的萬裡和另一個人,一個因在安徽種出了“米”,一個因在四川種出了“糧”而受到鄧小平的器重。而李瑞環與萬裡的關係,則是在十年大慶期間,在北京修建十大建築時培育下的。正是由於這層關係,李瑞環的一些“點子”,就容易得到中央的支援,也就進行的順風順水。

僅是個木匠出身的他,時刻不停地眨著他的小眼睛,時刻不停地琢磨著他的“點子”。他在天津的一些講話和提出的一些口號就讓人耳目一新:他提出要讓老百姓心平、氣順,他提出“政府要為人民辦實事”,在“為人民辦實事”方面,每年出都要編制出計劃和方案,一般都是每年 10 件或更多,公諸於眾。之後在報紙上時刻報導這些“好事”的執行完成情況,讓人民監督。當年的《天津日報》,幾乎天天都是這些事情的報導。李瑞環在天津主政的前後大約 10 年期間,據說做了超過 100 件的“好事”。當然這些“好事”或者說是這些工程項目,不無譁眾取寵“面子工程”的味道。但憑良心說,這些工程的大部分,確實讓天津人民得到了實惠。李瑞環也因此得到了天津市絕大部分人民的真心擁戴。對於他當年主政時所做的“好事”,僅舉幾例如下:

平房改造工程:剛解放後的 50 年代,天津還在河西尖山、河東王串場、中山門、紅橋勤儉道等處搞了些住宅建設。58 年“大躍進”後緊接著三年困難時期,之後緊接著十年文革,這將近 20 年的時間,天津市基本上就沒搞什麼住宅建設。房儘管沒蓋,人卻是不斷增加,而且孩子慢慢長大。可以不客氣地說,天津居民的居住狀況,解放後不如解放前,解放後也是一年不如一年。當年天津的住房問題是人民生活中最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精明的李瑞環也緊緊地抓住了這個問題,在全國率先進行了大規模地平房改造運動。將各處成片的破爛擁擠,環境惡劣的平房改造成居民樓,極大地改善了市民的居住條件。當年天津每年通過這樣的改造而發展的住宅建築面積都有數百萬平方米,幾乎是解放後 30 年所建住宅面積的總和。

引灤入津:從 60 年代末期,天津從西北永定河來的水,從西南子牙河、大清河來的水都越來越少,以至於天津市民的生活用水和城市工業用水只能靠採掘地下水補充。而地下水由於大量地採掘導致地下水位急劇下降,並且由於海水的侵蝕使得水質又鹹又澀。嗷嗷待哺的天津只好將眼睛瞄向流域外:往南是黃河,水量水質都不咋的,而北面的灤河,距離天津既近,水量水質都有保證,於是向中央請示,請求跨流域調水。經中央批准,這一巨大的調水工程開工了。這是中國第一個跨流域的調水工程,竣工後解決了天津的用水問題。

天津火車站及三環十四射:天津道路狹窄,交通擁擠是出了名的。當時的天津火車站,候車大廳不過千把平方米。80 年代改建的新的天津站,建築面積 626741 平方米,一舉擴大了五、六十倍。更有旁邊的郵政大樓、行李大樓、龍門大廈與之配套,成了天津一大亮點。這期間陸續建設、擴寬了天津市的內、中、外三個環線。其中外環線全長71 公里,路面寬 50 米雙向十個車道,公路兩旁有數十米寬的綠化帶。整個工程手筆之大在全國大城市中也是絕無僅有的。從市中心向四周及郊外,更新建或者擴寬了 14 條輻射狀的道路交通線,當時稱作“十四射”。這三環十四射道路的興建,極大地緩解了天津交通擁擠的狀況。

李瑞環沒有什麼“學歷”,他的“學問”都是在復雜的生活中體會和磨練出來的,樸素、實在、可靠。在改革開放初期的80 年代,全國上下不管是官員還是普通民眾,思想都迷惘、混亂,而李瑞環卻能思想敏銳,洞察形勢,其處事也就常常善得機先。因此那段時間,除深圳另有原因外,天津的發展一直走在全國各大中城市的前面。李瑞環的缺點是愛吹,埋頭乾好了,非要大張旗鼓地吹,在天津吹,還要吹到中央去。鄧老爺子一發話,弄得北京、上海各大城市必須不停地派代表團來天津考察、取經。這就為天津日後走倒楣字埋下了伏筆。

瑜亮情節也是人之常情。如果當時我主政上海(老朽在此狂妄了),我有大學的文憑,我還出洋留過學,會俄、英、德等多國外語,還有唱歌、鋼琴、二胡、打拍子等多種本領,讓我向一個“小木匠”學習,心裡一定也會覺得老大地不舒服。真是天有不測風雲, 89 年春天的那場風暴爆發,鄧老爺子急調上海的江澤民和天津的李瑞環進京勤王。之後是原總書記失勢,江澤民被確定為新的接班人。很糟糕的是,坊間竟有這樣的傳說,說是鄧小平鍾意的人選是李瑞環而非江澤民,是由於陳雲、李先念等人的意見才使鄧改變了主意。更為糟糕的是,社會上以及境外一些反華勢力竟然說江澤民從各方面都不如李瑞環。這話不能不傳到江澤民的耳朵裡,而江澤民因此會如何想,也就不難想像了。

於是江澤民主政後,李瑞環成了“政協主席”。誰都知道,政協是一個沒有什麼權力,只是弄一幫“名人”,且相當一部分是老糊塗蛋的人,來清談一番做做樣子的地方。而之後的上海,因為有了強大的東風從而獲得了日新月異的發展;而天津,曾經十年的輝煌嘎然而止,之後是既沒有資金,也沒有政策上的支持,不得不過上艱難的日子。如果真要是李瑞環入主中南海,天津便成了他的龍興之地,那麼天津後來的發展也當有另一番景象了。

中國現在還處在“靠天吃飯”的年代。你那塊地長不長莊稼,收成如何,全憑老天在不在你那個地頭上下雨。領導就像是一片祥雲,可這片祥雲何時飄忽到你的頭上並降下它的甘霖,那就只能憑你的造化了。

2014  4  15 日於奧克蘭



手机版





上一篇:重新豎起的墓碑(下)
下一篇:《紅樓夢》是世界文學的極品和文化瑰寶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