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權力與道德

作者: 傅金枝    人气: 1434    日期: 2014/5/5


我的意見是,權力最好遠離道德。不是說讓掌握權力的人不要道德 ​​,而是說,握有權力的人不要奢談道德,不要搞道德說教,試圖做道德的“宣道士”。

引起我思考這個問題的原因,是最近發生在南韓的沉船災難。船長和眾多的船員,不顧數百個孩子仍滯留在船艙中,竟然率先逃命,其行為之卑劣,令人髮指。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儘管南韓的國民經濟上去了,可社會的道德水準還很差勁。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當年泰坦尼克號郵輪觸冰山沉沒事件。在郵輪沉沒前,船長,船上的工作人員,一些紳士和一些世界上有名的富豪,把救生艇讓給別人,讓給婦女和兒童,而自己寧願與郵輪一起葬身海底!

性質最為惡劣,最令人憤恨、最令人不齒的事情發生在中國的克拉瑪依。 1994 年在克拉瑪依市的一個禮堂裡開大會,主席臺上坐的是市、局的各級領導,台下坐的是聆聽領導訓話的群眾,其中很大部分是在校的孩子們。恰在此時,主席臺上的幕布因臺上的大瓦數燈泡長時間照射導致過熱而被點燃,由幕布再點燃主席臺。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臺上的領導,迅速 ​​動用權力的優勢,命令台下的群眾先不要動,“讓領導先走”。結果是,離火源最近的臺上的十幾位“領導們”全身而退,而台下的群眾,有 325 人葬身火海,而其中竟有 288 個是孩子。在大火面前,一聲“讓領導先走”,作為中華民族的恥辱,被永久地載入人類的史冊!

其實不管是南韓的沉船事件,還是克拉瑪依的大火事件,畢竟是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螻蟻尚且貪生,豈有人不惜命”。更為讓人說不過去的狀況是,如今中國的一個老翁或者老嫗昏倒在街頭,一個孩童被汽車撞倒在馬路,舉手之勞的事,竟無人施以援手!

令人費解的是,中國道德教育的力度最大,從上世紀 50 年代的“共產主義風格”,到 60 年代 70 年代的“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大張旗鼓的“學雷鋒”運動,“活學活用”運動,再到後來的“五講四美”,各種各樣的道德教育,一刻也沒停止過。可中華民族的道德水準,不僅沒有多大長進,反而是每況愈下,越來越差,這又如何地解釋呢?

一個原因是,主導中國的道德教育的是“權力”,是各級“領導”。這就像是讓姚明去當體操教練,讓鄧亞萍教授籃球一樣的荒唐。中國的各級領導,在道德層面上並不具有特別的優勢,更不是的道德的楷模。讓這些人搞道德教育,必然會力有不逮。這原因就是由於中國詭秘的政治生態,複雜的階級鬥爭實際,鑄造了中華民族投機取巧,迎合拍馬的品格。按著達爾文的“適者生存,不適者滅亡”的生態規律,受到上級青睞,得到重用提拔的,往往並不是品德高尚,行為磊落光明的“優者”,而恰恰是一些品德有虧,行為汙濁,專門蠅營狗苟,只會溜鬚拍馬的“劣者”。一些人在台下大肆貪汙受賄,搞二奶三奶,卻又讓他在臺上大言不慚人模狗樣地講五講四美,進行道德的說教,豈不是對道德的極大諷刺?這樣的人頭一天還在臺上給群眾上道德課,第二天即被雙規或被請進大牢,這種情況還少麼?這樣的事情一但發生,這社會道德的打擊和傷害是顯而易見的。而這樣的事情多了,社會道德不崩潰和破產才怪!

中國的道德教育效果不彰的另一個原因,往往把道德與政治綁架在一起,讓道德為“政治”服務,為“階級鬥爭”、“路線鬥爭”服務,實際是為自己的權力服務。一個例子是“學雷鋒”。雷鋒大我兩歲,算是同時代的人,我絲毫不懷疑他是一個真正的好人。那個時代像雷鋒這樣的一心一意為別人做好事的人很多。問題是,卻一定要把雷鋒為“別人做好事”這種十分單純又十分美好(唯單純才美好)的事情,引導到為“政治”服務中去,引導到“活學活用”運動中去。它的本質是對人像“春天般的溫暖”,因為政治的需要,卻必須加上一個對“敵人”要像“冬天般的嚴寒”,這本身就矛盾不說,且不具備可操作性。如果雷鋒見到一個老人昏倒在地,他是不是必須先做一番調查鑑定一下這位老人是不是階級敵人?想當年偉大領袖那麼英明,他老人家親自主導和界定的階級敵人,事後證明大部分是一場烏龍。他雷鋒,還有社會上一般的人,哪有這樣的鑑別能力?

權力是權力,道德是道德,政治是政治。權力不可操弄道德,道德也不應被政治綁架。為維護社會公共生活秩序,權力是必不可少的,沒有權力的社會就不成為社會。但權力和權力擁有者,不管你的權力的得來多麼地“合法”,也不管你的權力有多大,但在道德面前,你只能做一個順從道德約束的“乖寶寶”。既不可肆意妄為,不受道德的約束,也不可對道德進行隨心所欲的解讀,甚至糊塗亂抹本末倒置,讓道德為政治服務,實際上是為自己的權力服務。

2014  5  1 日於奧克蘭



手机版





上一篇:婚姻價值觀的變化(一)
下一篇:奧巴馬鎖定中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