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尋找兇嫌(小說)

作者: 大衛王    人气: 1362    日期: 2014/5/10


(二)

 

警官叫哈爾還是哈格爾?

俺知道哈格爾是美國防長,前不久剛剛到北京和中國防長吵架來著。只是國與國別沒事兒找事地瞎折騰,現在都啥年頭了,老百姓可不是好糊弄的,不會陪著你瞎整。

看來叫哈格爾比較符合尚武精神,那他就是哈格爾了。

其實俺覺得哈格爾警官比俺更應該叫'大衛'才是,你看他長的多像大衛哇!這鼻樑,這臉蛋兒,特別是這副熱烈有待冷峻有加的眉眼兒,讓人打眼側面一看,嘿!大衛活了。

聖經上的大衛到底啥模樣,俺心沒譜,可米開朗基羅老先生用鑿子在大理石上鑿出的大衛卻跟眼前這哈格爾警官忒太像了點兒。

聽說最近大衛雕像好像出'麻達'了。麻達是關中話,就是麻煩,老麻煩了。據說當年雕像時沒找塊好石頭,結果大衛雕像就存在先天不足現在就患了腳疾,右腳腳脖子那兒有條裂紋。可別小看這條裂紋兒,如不趕快救治,說不定哪天這尊站立了五百年的雕像就有可能轟然倒地,那,就忒慘嘍!

要知道這雕像已不專屬於義大利啦,它要是倒了,那影響大了去了,往小說義大利人招人抱怨,往大說從此世界上男子漢的形象可算徹底毀在了他們手裡,過多少年一想起這事兒女人們就牙根癢癢地攛掇著男人們專和義大利人幹仗。那這世界有沒有義大利還真兩說嘍。

想當年俺見識過大衛魅力。商店裡擺賣的大衛石膏像特地被人穿了條褲衩,儘管這樣遮掩,儘管這只是尊石膏像,大衛那交襠處硬撅撅雄赳赳的地方,還是讓男人們看了眼熱女人們看了心熱啊。

扯遠了是吧,咱還是說眼前的大衛——不,哈格爾警官吧。

哈警官遞過來兩張兇嫌的照片讓俺心裡發怵,可看照片俺是內行,行家裡手啦。這兩張照片一看就是取自於攝像截圖。不經意間這傢夥影像被拍下來還上了通緝令。俺是老攝影,一眼瞄過去,就知道這照片不是這傢夥身份證件上的'艾的'照。自打 911 事件後,各國的護照照片標準那叫個嚴格啊,專業是必需的。而專業首先避免的就是隨意性。看這照片就知道當時拍攝瞬間,兇嫌顯然是戒心滿滿啊。這照片太隨意了,隨意間就把兇嫌現場的犯罪感覺帶了出來,不意間竟讓這傢夥露出了馬腳——眼光上瞟,兇狠帶鉤。肯定當時這傢夥猛然一抬頭和攝像頭對眼的剎那,內心的怨毒本能的釋放所致。由此可以想見,當時充滿戒心的他,賊一樣到處出溜的目光,突然間和監視鏡頭打了個對了眼兒。剎那間憤恨和惱怒就一下子全聚集在瞳孔上,凶煞惡煞隨即瀰漫了整個面相。

面相很重要啊,眼前的哈格爾警官一看就是好人,一幅正氣凜然的面相。而兇嫌這張臉讓人咋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

由此可知,面相對識別人心具有重要的作用啊。根據犯罪心理學推斷,一般普通人瞬間裡是不可能做出對商場防犯性攝像鏡頭有著如此強烈的排斥和敏感表情來的。

只是這一排斥不要緊,還真將好人和壞人區別開來了。

由此看'維丟'還真是個好東西呀!那時在老家,看見商店或銀行裡裝著攝像頭對準了顧客,心裡頭還真挺反感的。怪不得這兇嫌反映這麼劇烈,眉頭挽了個這麼大的疙瘩。

據說中國人口多罪案基數大社會亂,大街上到處都裝有'維丟'。無處不在的攝像頭將大街小巷上的影像隨時錄下。對這種監視人一舉一動的東西人們先有怨言,結果後來發現攝像頭還真管用。譬如街頭突發的砍人,搶劫,酒駕等等,甚至連一些節外生枝說不清楚的碰瓷、老人跌倒扶起來的糾纏啊,這些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社會逆景也快速滋長的負能量,竟能靠攝像頭還原恢復了真相。受委屈的人也就能在百口莫辨中用過往的錄像來一正清白。儘管這有點無可奈何,可能正自己清白還不是件好事?

最近攝像頭不但能正清白,連幼兒園的娃娃也用這玩意兒找著了受虐待的真憑實據。前不久北京幼兒園的娃娃們就被老師踢踹的小腿腿迎面骨青腫,迎面骨啊,碰一下都疼,可還有老式專朝這裡下著狠腳。現在娃們家終靠'維丟'熬出了頭,家長們也終靠'維丟'才坐實了幼教的虐童現,這令人髮指的罪責才大白於天下,警方才能立案將涉案教師一舉拿下。

可是靠攝像頭來鑑別和糾正社會正繆還是讓人由不得心裡發冷啊。

這裡社會溫暖,員警也更關心娃娃的成長,剛上班路上,就見員警叔叔身穿黃色反光馬甲,帶領著一撥唧唧喳喳的小朋友,在馬路彎道處實地教授娃娃們如何避讓來往車輛安全過馬路呢。娃娃們生長在這裡真幸福啊。

可這樣的好日子還是讓有些人不自在,這不,兇案發生了。

這裡社會安定民風淳樸本來用不上'維丟'這玩意兒。可社會變好難變壞容易著呢。這周遭幾十年不遇的兇殺案突然間就出現在眼前了。對此看來警方都有點撓頭。社會風氣好節省下了這筆開支,沒安裝大面積的攝像頭,結果出現問題到用的時候抓瞎了。如果這十字街頭上方安有幾個攝像頭,那員警現在破案就容易多了,根本用不著這般挨街的打問,得誰問誰看誰曾發現過這張凶相必露的臉。

對了,剛剛哈格爾警官通過小齊問俺店裡有沒有裝'維丟',俺說沒有。

唉,沒有'維丟'這傢夥還真沒了蹤跡。



手机版





上一篇:天津——誰主沉浮?
下一篇:“她”字談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