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走進夏日塔拉大草原

作者: 鍾雅熙    人气: 1402    日期: 2014/5/24


陽春三月,春光明媚,我與好友村夫一行四人,由西安六村堡立交上福銀高速,再沿連霍高速北上,驅車踏上了為期十天的甘肅肅南藏區之旅。

性能卓絕的奧迪A6在終年積雪的祁連山下馳騁,車過六盤山一路向西,那一抹綠色漸漸退去。裸露的山坡亂石嶙峋,泛黃的戈壁起伏逶迤。儘管關中平原早已是百花盛開萬紫千紅了,可是這裡的山川原野幾乎還光禿禿一片,惟有沙棗、胡楊、新疆楊才頑強地顯露出星星點點綠意。

也許出於抵禦乾旱之天性,也許求生欲望之使然,這裡所有喬木,都沒有太大的樹冠和粗壯的枝條。新疆楊極像渭北高原的箭杆楊,樹皮綠中泛白,枝條叢生細長緊貼著樹幹直刺蒼穹,那剛剛綻開的嫩芽只有鴿子蛋大小。

下得高速,一眼便看見我們的合作夥伴,人稱白老闆的座駕一字形擺在路邊。藏族同胞白瑪建俊、白瑪生虎兄弟以及地方政要,早已站在永昌高速出口迎接我們。

這裡藏傳佛教文化底蘊非常深厚,辦完正事稍事休息,在參觀過亥姆寺、驪靬古城遺址,永昌古長城,北海子景點後,白氏兄弟執意還要帶我們去看皇城大草原,因為草原深處有肅南地區最大的藏傳佛教聖地泱翔沙溝寺。

位於甘肅河西走廊肅南東端祁連山下的皇城草原,又名夏日塔拉草原,自古便聞名於世。這裡曾經是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後裔,永昌王只必鐵木兒避暑和牧馬的封地,皇城草原因為至今還留存有皇家城池而得名。加之許多影視作品如《牧馬人》《蒙根花》《王昭君》等,曾在這裡完成外景拍攝而為國內外人士所熟知。

“夏日塔拉”在裕固族語中的意思是“金色的草原”。它南與青海省門源縣毗鄰,北與永昌縣、武威市接壤,東望天祝藏族自治縣,西靠山丹軍馬場,東西長約95公里,南北寬約72公里,總面積約6840平方公里。它是美麗神奇雪域高原上一顆璀璨耀眼的明珠。難怪夏日塔拉草原已被《中國地理雜誌》評為:“全國最美六大草原”之一。

雨後進入草原的道路非常難走,我們在白瑪兄弟的帶領下,經過近兩個小時的顛簸,終於來到位於祁連山腹地肅南縣皇城鎮。皇城鎮是白瑪建俊先

生的故鄉,也是夏日塔拉草原的中心地帶,距離永昌縣城100多公里。

熱情好客的白瑪建俊兄弟告訴我們,每年七、八月份是夏日塔拉草原一年中景色最美,最令人神往的季節。那時,迎風怒放的油菜花奇香撲鼻滿目金黃,舉目望去,蔚藍的天空,潔白的羊群,碧綠的草原,金色的花海令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

祁連冰峰用它那哈達一樣的聖潔,將萬頃草原襯托得無比美麗。盛裝的各族男女在這裡載歌載舞歡慶豐收,盡情揮灑生活的甜蜜。花紅草綠,雲白天藍,“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世代繁衍生息在這片土地上的裕固、藏、蒙、漢、回、土、滿族兄弟,在這裡舉辦屬於他們自己的“狂歡節”,一年一度的賽馬大會盛況空前蔚為壯觀。

投身於夏日塔拉大草原,你可以最大程度釋放內心的桀驁與不羈,盡享高原草甸的愜意,肆意展開放飛的翅膀。傾聽羊群咩咩細語,伴隨著藏族漢子高亢悠揚的牧歌在天際間回蕩!

可惜我們來的不是時候,這裡氣候明顯低於關中腹地,特別是晝夜溫差極大。儘管我們出發時西安街頭已過早地步入了夏季,可是這裡春寒料峭,春天的腳步依然姍姍來遲。

時下的夏日塔拉大草原,自然沒有七、八月牛羊成群碧草連天的勃勃生機,也沒有包括摔跤賽馬等獨具民族特色的競技表演;更沒有烈焰熊熊的篝火,照亮狂歡的人群沸騰地草甸高原。可也有一種曠達靜謐的婉約之美!

出皇城鎮往東便是東大河,河床裸露河水幾乎枯竭,只有那團團簇簇星羅棋佈的駱駝草、芨芨草,才頑強地鑽出地面,為千里戈壁點綴了一絲生機。                 

不遠處就是的皇城水庫,皇城水庫位於雪域高原肅南裕固族自治縣石羊河上游,海拔高度為2539.8米。它是甘肅省金昌市境內的一座中型水庫,皇城水庫始建於1985年。水庫正常庫容為6400萬立方米。儘管這裡乾旱少雨,大環境以灰黃為主色調,然而,那一泓清澈明淨的碧水,為大漠戈壁灰黃的畫面,注入了綠的音符,水的靈氣。

水庫兩旁山勢險要,登高遠眺,頓覺天寬地闊,石羊河古道,牛羊成群,牧歌嘹亮。一塊鐫刻著“雪域碧波,源源流漲”的巨石,就聳立在雄偉的水庫大壩上。我注意到那段出現在巨石上的銘文,並沒有使用中國語法通常貫

用的“長”字,而是巧妙的運用了一個“漲”字,一字之差,天壤之別,真

實反映出了當地牧民對水的渴望與祈求。

俯視腳下,波影粼光,碧水盈盈,清澈見底的庫水,滋潤著下游萬頃牧場。祁連雪峰高聳入雲倒映水中,魚戲於天,鳥翔于水,好一幅濃墨淡抹的大漠山水圖。這裡雖然趕不上江南水鄉之秀麗,卻也有著大漠戈壁不可比擬的壯美!

白瑪建俊先生告訴我們說:冬天是皇城水庫繼七、八月後又一個迷人的季節,晶瑩剔透的冰面在雪山映照下別具洞天。特別是大雪飛舞的日子,紛紛揚揚漫天皆白,那時你根本就分不清哪裡是天哪裡是地。出於對雪山和水的崇拜,當地牧民從來不叫它水庫,“夏日塔拉湖”才是它最值得驕傲的稱謂。

我們輾轉來到位於祁連山中部皇城鎮河西堡白瑪建俊先生的家,這裡是一處極具民族特色的少數民族聚集地。這裡地廣人稀,幅員遼闊,卻居住著裕固、藏、蒙、漢、回、土、滿等7個民族,每平方公里平均還不到15人。隨著時代的進步經濟繁榮,馬背民族早已告別了傳統意義上的遊牧生活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全都搬進了寬敞明亮的磚混新居。

房子外部結構與內地民居無二,只是一走進屋內,一股強烈的民族氣息便迎面撲來。佛堂經輪、唐卡哈達、牛羊圖騰,搖曳跳動地酥油長明燈,將佛龕照耀得影影綽綽忽明忽暗,特殊的地域,特殊的環境,一種對神靈的敬畏油然而生。

接待我們的是白瑪兄弟的老母親阿尼啦,一位鶴髮童顏精神矍鑠的藏族老媽媽。還有老大白瑪次仁、老二白瑪建俊、老五白瑪生虎兄弟妯娌,為我們準備了極其豐盛的晚宴,可惜那晚沒有見到老三白瑪格桑老四白瑪央金。 

白瑪五兄弟早已分家另起爐灶,老大白瑪次仁,老三白瑪格桑各自經營著自己的牧場,分別放養著新疆細毛羊近千隻。透過家家戶戶寬敞的住房,喜悅的笑臉,嶄新的“皮卡”,看得出,改革開放30多年,藏區牧民早已告別了昔日的落後與貧窮。

老二白瑪建俊先生是當地首富,也是好友村夫先生的合作夥伴,現任“金昌市駿馬再生資源交易市場”董事長,老五白瑪生虎就在他二哥白瑪建俊的駿馬公司任職。

藏人生性豪爽、熱情、好客,特別是遠道賓朋登門,定會傾其所有盛情款待。藏族大媽阿尼啦端出一大盤羊頭肉,還有一大盤耗牛肉,再配幾道庭院塑膠大棚自種的時令菜蔬,碩大的餐桌便立刻擺得滿滿當當。

 

(未完待续)

 



手机版





上一篇:論紐西蘭華文文學的“長者現象” ——紐西蘭華文文學調查之一 (四)
下一篇:司馬光的豔詞與魏夫人的春恨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