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晨光捕獲之山

   作者:南太井蛙    人气: 687    日期:2017/8/10

   紐西蘭的火山很多,幾乎都在毛利人的傳說之中被冠名,其中一座最富於詩意的便是陶朗加的芒格努伊山Mount Maunganui),它也叫「毛奥」(Mauao),意即「晨光捕獲之山」。

  毛利人傳說中的山不僅神聖,還有性別,更有性格,彼此遙遙相對甚至會日久生情,争風吃醋,轟轟烈烈殉愛。

  很久以前有三位山神藏身北島中部的豪特雷(Hautere)森林,男山神奥塔尼懷努庫(Otanewainuku)和女山神普温努阿(Puwhenua),另一位是無名男山神。

  女山神普温努阿美色天成,身軀覆以塔尼(Tane------一種森林中最精緻的蕨類,還有許多青葱郁綠的草木。無名山神瘋狂地戀上了她,但普温努阿芳心已許陶朗加莫阿纳,忠貞不二的女山神拒絕了無名山神的求愛。失戀山神萬念俱灰,決定投海殉情,他喚來紅髮白膚的精靈帕圖帕雅里赫(Patupaiarehe),請精靈編織了一條魔力之繩把自己拖曳下海。只出沒在暗夜的帕圖帕雅里赫如山神所願,遂以魔繩系之牽引,趁着夜色一邊吟唱,一邊拖著失戀的無名山神邁向大海,在身後留下一道深谷,它就是如今的懷瑪普河(waimapu River)流淌之處,懐瑪普意即「哭泣之水」,象徵着無名山神流下的傷心淚水。

  帕圖帕雅里赫將無名山神拖到豐盛灣時,天已破曉,第一縷晨光將山定格,把他永遠留在海邊,精靈急急逃回森林深處,臨行前命名此山為「晨光捕獲之山」------「毛奧」。

  高不過两百餘米的「毛奥」,聳立在延伸向太平洋的半島盡頭,三面環海,從高空俯瞰宛若一根粗莖頂端長出的球形果實。它已成為陶朗加的寶地,如今很少人再提起這一段山神相愛,淚流成河的千古佳話。

  低迴在桃金娘樹掩映的小徑上,毛奧的撼動天地的痴戀深深刺痛我心,一個乘桴渡海開闢安身之所的民族,在她的傳說中蘊藏包含如此深重的悲劇情懷,這多偉大的人性与愛,不能不教人想及他節奏分明的音樂緣何會突然顯得那麼柔腸寸斷﹔他雄壯的戰舞,挺胸頓足的勇武好鬥背後藏有多少悲慟哀傷﹔而他們巧手雕成的木刻,怒目吐舌,表情誇張,充滿着震懾人心的張力,又有誰能想見箇中靈魂与神祇的相交?!

  原住民与歐洲殖民後裔逐漸達成共識,獲得社會各族裔認同,賦予山峰河流与土地以及草木靈性甚至人權,并且給以敬畏、尊重与保護,已經成為一種很獨特的紐西蘭文化,如何在現代科技工業文明中維持綠色環保,以及確保傳統文化、自然環境免遭過度開發的破壞摧毀,往往是紐西蘭人優先於經濟發展的重要考量。

  朗加就是一個典范,你可以見到這個半島呈現两種截然不同的景觀,面向繁忙的陶朗加港之一側,遙遙可見漆成紅色的龍門吊車巨大的身影,不停在萬噸巨輪之前裝卸,儲存油氣的白色大罐綿亘數公里,數不清的載貨卡車穿梭往返。而与此工業景觀相對的另一側,却是悠閑渡假的天堂樂園,各式建築風格的公寓、酒店櫛次鱗比,每一幢都面向金色沙灘与藍色大海,從芒格努伊山脚一直到帕帕莫亚(Papamoa),長達十多公里。跟同樣是港口城市的奧克蘭不一樣,這里沒有單調乏味的鞋盒式公寓,陶朗加的房子幾乎全部帶有寬敞得令人驚訝的落地大窗与玻璃圍欄陽臺,皆因要能夠毫無遮攔看海、看星、看日出和日落,對四時美景一覽無遺,建造它們的人似乎不計成本,恨不得連外墙都造成透明的。

  芒格努伊山是半島的活動中心,有許多難度不同等級的步道,山腳除了有露營車營地,還有溫泉泳池。許多人喜歡穿越海濱的桃金娘林,漫步五公里環山一週,途中欣賞嶙峋怪石,停下來在灘塗上鏟鮑魚取青口,或坐在岸邊垂釣。之前每次來,都環山步行一圈,這次只走了一大半,餘下的步道為山泥傾瀉所毁,禁止通行,那一段極美的景色看不到,實在有點遺憾。

  一位穿著講究的老人手里拿著書和筆記本,見我對他手中的書望多了两眼,介紹說這是一本教人如何放鬆大腦的書,「我們的腦袋太忙了!」他指了指自己的白頭。我聞言心頭一凛,兩人四目相接,老人那雙飽經世故灰色的眼瞳,迸射出一綫睿智的閃光,却如電石火花瞬即消逝。

  「我們的腦袋太忙」,能有幾人悟出箇中哲理。

  腦袋太忙導致事事匆忙,出遊亦然。很多人以為一天里分秒必争盡量跑多幾個景點,攀高爬低,大呼小叫,不停擺弄手機自拍才是渡假。君不見眼前那萬頃碧波,十里金沙,陽光下渡假之人漫無目走來走去,單純感受一下柔和的海風,傾聽一下濤音則足矣,更多的人或圍坐草坪上分享家常便當,或靜靜看海看得入神,連水鳥叼去手中麵飽都毫不察覺。

  原來放輕鬆自己,甚麼也不做,甚麼也不想,甚麼也不說,才是真正的渡假!

  一再提醒自己,下次再來陶朗加的「晨光捕獲之山」,毋忘帶上躺椅和蓆子,還有速寫本,一定細細欣賞与描繪豐盛灣美景。自第一次來,對這里就有驚鴻一瞥的感覺,不過,與其像原住民那樣將山岳河川封神稱聖,我寧願將它們更文學地擬人化。

  山神的淚,隨河水奔流彈指千年,痴心情人佇立海邊,凝結着亘古不變的愛戀,陶朗加只如一位農家少婦,對神靈的恩怨糾結毫不察知,她只是在平淡的生活里開始普通的一天,剛剛擠完牛乳,正用圍裙揩抹自己靈巧而粗糙的小手﹔紅唇飽滿,長年散發蜜汁清甜,蘸滿奇異果香﹔不老的紅顏如那東方的朝霞絢爛璀燦﹔她豐腴健美的體態,在豐盛灣的原野上亭亭玉立,永遠撩撥着每一個來過這里的人的心弦。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沒有壁爐的冬天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