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遠行途中的思考

   作者:南太井蛙    人气: 8301    日期:2018/2/11


 舊時的省港澳菜市場都有個習慣,遇有師奶買魚,攤販會搭檔奉送幾棵葱,粵人稱之為「買魚搭棵葱」。

  「國泰航空」做特價,一張往返香港機票,居然包括日、韓、臺三地任選一國往返機票。故今歲臺灣行,完全是「買魚搭棵葱」於香港与歐洲行之外添加的意外驚喜,旅行是覓新鮮、尋開心的事,本不該牽扯政治,但生活離不開政治,連我們呼吸的空氣都與政治有關,所謂「不談政治」是假的,自欺欺人罷矣。

  上一次赴臺是七年前的事了,當時恰逢政黨輪替,馬英九還在臺上,蔡英文争不過他。去年蔡英文上臺以來,臺灣內政外交都發生了許多事,正好趁短期旅行之機實地作一些觀察。

  說到政黨輪替,其實就是權力轉移。

  十月初離開紐西蘭之際,本地大選剛剛結束,但两大黨均未過半,要由小黨的彼得斯來作定奪,所以紐國的權力轉移還未最後完成。

  當時中國大陸的「十九大」還未召開,雖說由於政治制度使然,沒有甚麼政黨輪替,但畢竟是一種十分關鍵的權力繼承。

  在紐航班機上,連KIWI空姐都會說幾句中文,足見中國和紐西蘭這些年走得很近,用「勾肩搭背」來形容都不為過。不過兩國政治制度差異很大,一個是「權力轉移」,另一個卻是「權力繼承」。中紐兩國的歷史、文化還有國情都大不相同,自己身居在紐西蘭,只能通過親身經歷去領會「權力轉移」与「權力繼承」的差別。

  不少中國人喜歡講歷史,連一般老百姓都知道中國歷史上涉及權力的故事大多比較血腥,而且有許多「宮心計」。即使是所謂明君李世民,也搞過「玄武門之變」,弒兄逼父才奪得權力,日後他的十四個皇兒之中有十二個遭災受難,两個貶為「庶人」流放邊陲,一個被「幽禁」,三個早夭,三個被殺,三個自殺,剩下九皇兒李治,登了基却亂倫娶先皇的才人武則天,真是令人從典籍的字里行間都讀出陰森可怖來。

  中共的「十九大」在十月底落幕,雖然不是換屆,但看上去「權力繼承」問題仍然懸而未決,見有外界評論政治局常委与委員的名單,似乎顯現派系糾紛、利益勾兌与權力分配的痕跡。這等「雲深不知處」的大事,須要「有一分証據,說一分話」,且不輕率妄議与謬贊。

  有一點很有趣,此行中我所接觸的大陸親人、同窗与故舊,在交談中大多不談這些,表示不關心或者管不着,也無能為力。另一方面,對個人生活却擁有不同程度的滿意度,倒是聽不到甚麼抱怨。他們更樂意把精神和金錢花在吃喝、聚會、旅行及養生保健上面。尤其是家姊,特意從廣州趕來香港与我相見,她對大陸各方面的滿意度若以十分計算可高達九分。

  當然這些人与我同一年齡層,都已退休,不在社會主流,至於中年与青年,底層与中產又想法如何,我未有暸解,所以沒有發言權。

  在香港時讀到李怡寫的一篇時評《權力繼承的災難》,非常同意他指出的西方政經模式已現疲態,暴露出民主種種弊端,歐美近年的許多問題也証明西方民主并非完美無缺。但民主的最大好處仍然是不可替代的,那就是通過選舉和平地轉移權力,避免流血与社會動蕩。而到目前為止,事實証明其它任何政府形式都無法公開、透明、和平解決權力繼承問題。

  故以自己的幾十年親身體驗,覺得還是住在一個能夠實現「權力轉移」的地方比較好,適合我個人,也符合自己畢生理念与追求。

  我由衷地祝愿十四億同胞生活得幸福快樂,理由很簡單,我的親友們都還生活在那塊美麗而遼闊的土地上!

  在旅途即將結束時,紐西蘭的「權力轉移」,最終由工黨、優先黨与綠黨聯手接管順利完成,惟望阿尔登總理篤力前行,提振經濟,不要讓紐西蘭變成伊萬諾夫寓言里的天鵝、大蝦和梭魚拉車,各有所圖,勁不往一處使。

  一向覺得既然人在「權力轉移」民主紐西蘭,就應該更加關心和討論一下「權力轉移」後的紐西蘭去向何從,例如新政府執政後會帶來哪一些改變?不准外國人買房,限制移民,增收難民等政策對國計民生會有一些甚麼影响?畢竟這才是与我們息息相關的問題。至於有無必要集會慶賀遠在地球那一端的「權力繼承」,那就見仁見智了。

  在臺灣小住六日,看到西門町住處的電視節目里,每天都在抨擊執政的民進黨,火力猛烈,毫不留情,蔡英文這個總統并不好當,據說她也經常看這些罵自己的節目。有的電視頻道節目內容則完全相反,轉播大陸電視節目,鼓吹兩岸一家親,唱歌都唱紅歌,當然那腔調還是臺灣腔。在臺北街頭可以看到五星紅旗高高飄揚,從大陸下嫁臺灣的婦女們還成立了親中政黨,甚至在國軍紀念館舉辦慶祝「十一」國慶大會。

  臺灣四面楚歌,問題多多,中秋之夜的西門町流光溢彩,車水馬龍,似乎可作觀察寶島的縮影。

  廣場上顯得有點擁擠也有點燠熱,臺灣獨立旗幟標語獵獵迎風,青年男女攔住我和蛙妻徵集獨立公投簽名。長裙曳地的少女旁若無人地撫弄她的豎琴,奏出一曲「船歌」,訴盡人間滄桑餘存下的一絲柔情蜜意。炫目的霓虹燈影中,人們圍着臺灣小食的攤檔,品嘗千奇百怪的食品,駐足笑看黑衣金髮青年說唱「脫口秀」,旁觀者的衣著髮型,甚至路人脚上的拖鞋,還有我手握的索尼照像機,都隨時被他編進歌詞即興唱出。有着嘻笑之間冷眼看浮華亂世,唯我獨醒的孤高自許。

  一輪明月輝映的西門町街頭,重游寶島的我,再一次感受到民主社會對幾乎強烈對立的多元觀點的包容,背後所彰顯的堅定与自信。臺灣人心中其實有許多比仇恨怨懟更澎湃有力的溫情善意,許多對自由与和平生活的熱愛。

  這末美好的一個地方,如果毀於無情的政治那就實在太可惜了。






上一篇:聖誕平常話
下一篇:小站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