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同一株樹結出的果實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1819    日期: 2013/9/7


  「喜 運來」酒樓開張,台山人老板宴請鄉里,老蛙是「台山姑爺」,故也叨陪末座,席间正與鄰座吳先生交談,忽有一朋友插話進來,此君是中山人,却也姓吳,两位吳 先生便說起吳氏宗親的許多事來,從姓氏「吳」字,一說就說到了二千多年前的吳王夫差。不管中國歷史上有多少事說不清也弄不明白,但在姓氏宗族這一點上,是 清清楚楚,有根有據的。

  鄰座那位吳先生即時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字輩表來,巴掌大的紙片,二十多個恭整的楷書,他指着其中一字驕傲地說﹕「我是『良』字輩的。」

  两位吳先生還說了許多吳氏的史話,像一家人两兄弟,搭着肩,越說越親近。老蛙在旁聽了,心頭一熱,只想到中國人真是個奇特的民族,她的古老,體察在她優秀的子孫之中,總有那么一些人不論身在何處,都銘記住自己的祖先。从父輩承繼一個姓氏,就承繼了逾千年的傳統。

做人甚麼都可以忘記,惟獨不可以「忘記自己老豆姓乜」。

  身邊蛙妻那天清晨剛從斐濟回來,聽到两位議論吳氏宗族,便聯想到她的家族這一次在斐濟的大聚會,有人問及究竟有多少人,蛙妻一時也計不清,要扳指逐一細數,結果數出差不多五十人,分別來自紐、澳、美、加、斐濟、香港与中國大陸。

  先岳丈出生於台山縣近山遠海一個小村,与先岳母成親後育有五個子女,凡經七十年,終繁衍成一個興旺的大家族。一株樹結出來的果子,其子孫沿遁先祖生活軌跡,随命運之風飄散,一部留港,大部己居海外各國。

  拜蛙妻一位甥女出閣所賜,令各地家人得以相聚,前前後後的聯絡安排,足足化了數月的時間。赴會諸人,心中也有了两重的歡喜,一是為新人共結連理,二是為家族中人得以團圓。

  同两位吳姓所談的純漢宗親血緣不一樣的是,家族中這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下嫁的是湯加人家。生命之樹的枝椏自此有了嫁接,今後的果實亦將各有不同。

  島民女婿是澳洲高級醫生,却相當願意遵依漢俗跪地斟茶遞與長輩,湯加親家在一旁也感動拭淚。

  蛙女全家從美國飛來,美國女婿見狀,定要在眾親人長輩面前,敬奉熱茶一杯與蛙妻。

  家族聚會一下子變得十分Colorful

  從姓氏宗親想到華洋通婚,再往前推幾千年幾萬年,中外華洋,漢人島民又有誰能肯定我們彼此不是同一株樹上的果實?

  一家之中父母与子女,兄弟姊妹之間,因了經濟或感情的緣故,生出誤會齟齬,成了冤家,甚至老死不相往來,共為一母所生,一父所養,緣何孕出這多敵意與怨懣來?

  一 地之內的僑胞,各過各的日子,因了組織甚麽會,時會意见不合,想法不同,於是抹黑告密,排擠打壓,制造分裂﹔又或者得閑無事,寫幾篇文章,在网上發幾個帖 子,人言人殊,也引起觀點的對立。馬上忘了大家是同姓、同村、同省、同一民族、同是人類,後面所發生的文字交鋒,言語傷害,蛇心毒舌,令人生畏,更使人疑 惑,為甚麼會有這么大的仇恨?

講得唔好聽,多少年前大家可能拜同一個「伯公」,生本同根,又長於一樹,相煎何急呢?!

  本是一株樹生出的果實,人与人之间,都不可存有斬草除根之惡心。平生向往博愛,故須珍惜每一粒果實。

若說尚還有遺憾,惟一就是自己與蛙妻所結果實太少,令我家人丁未夠旺盛,將這心中遺憾說出之時,蛙妻一臉不以為然地答我﹕「哪倒未必!」

此刻她正瞇瞇笑望着未來兒媳的豐乳肥臀,台山婆一致認為此等身形之婦人必好生養,跟母鷄一樣一踫就下蛋。

看來下次家族大聚會,樹上的果實必更豐碩纍纍。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做雞」引起的麻煩
下一篇:老侨評薄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