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農業傳教士与木瓜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2027    日期: 2013/11/10


  「嶺南果王」木瓜,并非一向都是皮薄肉香,潤滑清甜,民初的廣東木瓜很小,味道青澀,粵人不當木瓜是水果,只用作蔬菜与中藥用,其時廣東女人產後奶水不足,便用青木瓜煲魚頭飲用之。

  木瓜從普通蔬菜藥材變身為「嶺南果王」,可以講是上帝的恩賜,因為它是一位美國人高魯甫(G.W.Groff)的傑作。

  高魯甫是從美國進入中國的第一位農業傳教士(agricultural missionary),一九零七年,二十三歲的高魯甫剛從賓夕法尼亚大学園藝系畢業,便來到廣州,當時「農業傳教」是廣東基督教會議的一個目標,并在一八九三年成立了「農民協會委員會」,但苦無農科專業人材而不得進展。高魯甫的到來,令「農業傳教」成為可行之事。

農業傳教士具有雙重身份,同時也具有雙重目標。作為一名農業專業人員,他希望把農業科技傳播到千萬個鄉村,為農民所掌握,提高他們的經濟生活水準,為中國農業和農民做出貢獻;作為一名傳教士,他又希望農業科技能為教會所用,通過以科技服務鄉村,實現教會鄉村化,進而實現鄉村基督化。

充滿理想與熱忱的高魯甫一到中國,便就教於嶺南学堂(中山大學前身),同年就從美國夏威夷引進一株木瓜苗,栽種於校園內。因長勢良好,後來又繁殖了四十多株。

五年後高魯甫又從夏威夷引種四百株木瓜,在嶺大的農場進行選育與改良。那時的夏威夷木瓜是珍稀之物,一部分瓜苗由夏威夷華僑林金意捐贈,另一部分由新加坡華僑劉開益、劉立夫兄弟捐贈。

引種的夏威夷木瓜經高魯甫數年的選育與改良後,終於適應了廣東的氣候,結出的木瓜個大、汁多、香甜,改變了原本只能作為蔬菜或藥材的用途,成為名震粵港澳的著名水果。高魯甫培育的木瓜,很快就在廣東推廣栽種,嶺南果王之稱從此非木瓜莫属。

一九一六年,高魯甫專門撰寫《嶺南木瓜》一文,回顧了改良木瓜的初衷與歷程。

嶺南學堂迁至廣州河南康樂村(現今「中山大學」)易名「嶺南大學」,高魯甫在該校任教三十六年,整個校園的園藝設計都是他的另一傑作,廣州編輯《植物志》時,發現廣州有記載的一千儿百種植物中,中山大學康樂園的植物即占了其中的百分之八十,可算當時廣州最大的植物園。

高魯甫建下了一個全中國最美麗的校園。

作為近代廣東農學的開拓者,高魯甫還開闢了中國第一個大學農場,授課之余,召集一群對農藝有興趣的學生到農場勞動,給每人分配一小段園地,由他們親自整地、播種、施肥、澆水和田間管理,主要種植蔬菜,他作指導。高魯甫還讓學生們對美國的化肥進行實驗,以判斷哪種更為適合中國的作物和土壤。

高魯甫特地從國外引進了荷斯坦與吐根堡等優良奶牛,辦起了奶牛場。  

擔任農科大學校長後,他繼續開闢了鳳梨及木瓜種植園、柑橘場、蔬菜園、秧苗場等。其中,秧苗場的品種達三百餘種,每年向社會銷售達數萬株。

高魯甫的農場還引進了美制的割草機、手扶播種機、手扶除草機,建造了當時極為罕見的新式溫室。除了奶牛場之外,還增設了現代化的養豬場、養雞場,自己宰豬和加工肉類,薰制西洋火腿,醃制廣州臘味,製造肉罐頭,製作乳酪。

這個現代化示範農場,向社會普及農學、林學、園藝以及食品知識的工作,開啟与增進人們對現代農學的認識,讓人們大開眼界,前來參觀者絡繹不絕。

不要忘記,當時還是上一世紀二十年代。

「高魯甫」是Groff為自己取的粵語名字,他在廣州的頭三年就學會了粵語,高魯甫對中華文化情有獨鍾,他的中國朋友包括官紳商賈、学者文人、自己的學生以及普通的農夫,這個美國人以對「育人与救人」雙重使命的無限忠誠與熱忱,身體力行,把自己的大半生獻給了中國。

繼高魯甫之後,更多的農業傳教士接踵而至,他們走進各地農村,不再送錢送糧,而是傳授農業知識,耕作技術,介紹优良品種,幫助農民從幾千年的古老農耕社會中解脫出來,接受与運用農業科學技術在自己的農田里生產出更多的農作物。各地舉辦的各類鄉村学校与交流會,很多農民學員大膽使用新品種與科學耕作種植農業技術,在同一塊土地上得到了與因循守舊的村民完全不同的豐收。

  一九二二 年基督教全國大會要求在大中學校進一步開展農業教育,改良作物、家畜和林業。這次大會成立了中華全國基督教協進會,協進會的第一次大會決定把農業問題納入社會改良計畫,成立了鄉村問題及鄉村教會委員會,其主要職責一是研究鄉村的經濟、福音傳播、學校、教會、農業教育與推廣以及醫療問題;二是調查、收集旨在改良中國農民的經濟、社會和宗教條件的實驗事例。

撇開有關宗教的爭議不談,人們至少可以從以上這些史實看到,許多年前的社會改造與關怀,已有了無數的先行者,他們曾經作過的奉獻與犧牲,是不應被忽视,而且值得後人記取的。

至少在我們吃木瓜的時候,應該想到高魯甫。■

(本文部份內容參酌倪川之「一個美國人與嶺南木瓜」,劉家峰之「基督教與近代農業科技傳播」。)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從美國華人抗議「殺光中國人」說起
下一篇:帶閣樓的房子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