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床的續話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1847    日期: 2014/9/8


    關於床,還可以多說幾句。日常生活中一物有一物的用處,箇中也有故事。

在未發明床之前,據說原始人是蹲在枝葉或獸皮上睡覺的,一為保存體溫,而為防止遭受攻擊。

河南信陽戰國墓出土文物中,有一張四四方方的木床,邊長二米一,這可能是目前中國最古老的床。古代的床与現代的床有區別,中國古代曾有一個漫長的「席坐時代」,所以那時的床可坐可臥,特別矮,《陔余叢考》有曰:「至東漢末始斫木為坐具,其名乃謂之床,又謂之榻。」《說文解字》中記之為﹕「床之制略同於几而庳(低)於几,可坐。故曰安身之几坐。」古時中國人的床,是「榻」也是「几」,既用來睡覺,也用來接待訪客。至唐代已是凡上有面板,下有足撑者,不論睡臥、坐人抑或置物,均可稱之為床,故有茶床、食床、禪床等名堂。

故古人床笫之事,并非局限於兒女私情,夫妻敦倫。唐明皇接见詩人李白,就是在床上同食共飲的。

西方人的床,同中國人的床相比,明顯要高得多,而且越高的床,代表主人的地位越高。惟一相似之處,是西方人也在床上辦事與交際。

法王查理八世与奧尔良大公交惡,後來他邀請大公到自己的床上,兩人躺下睡了一覺,化解了之間的恩怨。看來所謂「床頭打架床尾和」,并不僅限於夫妻。十六世紀的法王弗蘭西斯,為了獎賞海軍司令鮑尼維在海戰中獲勝,特準他上床与自己共眠,這可是一種殊荣。

西方人的床可以是辦公桌,可以是餐桌,有時也可以是客廳的沙發。

路易十三的首相黎希留在床上料理國事,甚至外出旅行也躺在床上,遇着城門不夠大的城市,只好拆除部份城牆,便於首相大人不比尋常的交通工具順利通過。

哲學家笛卡爾每天在床上十六小時,他覺得在躺著的時候思索得最透徹。邱吉尔首相的《二戰史》在床上寫成,連野獸派画家馬蒂斯,也在自己的床上作畫,為此他用長木棍綁着畫筆,伸到床边的畫架上,創作了許多色彩鮮艷狂放的油畫。

中古時代的歐洲,即使富人家中也只擁有一張床,一家大小包括狗都擠在床上,荷蘭弗蘭斯利中產階級家庭的床,却像當下奧克蘭人房間的內置衣櫥,是凹進牆壁里的,還裝有可開啟關閉的門。

有些帝王的床像一座小型堡壘,四周裝了欄桿和圍屏,英王理查三世在下令殺害两個親侄兒之後,一直擔心遭人暗殺報復,遂將自己的大床四周圍以鐵欄,他的床還是一座保險櫃,像現代中國貪官床褥里塞滿人民幣一樣,理查三世在自己床底下夾層里,收藏了大量金幣寶石与首飾。

在巴黎時興沙龍的年代,沙龍不一定在客廳舉行,也在貴婦人的臥室舉行,在床榻與牆壁之間置有軟墊,沙龍中人或坐或臥,妙語連珠。嬌柔慵懶的女主人就盛裝躺在舒適的床上,倚枕海棠春睡,左顧右盼,招呼好友。文藝復興時代的上流社會名媛,將自己可以躺在床上接見客人,視為一種優越的社會地位。她們的床被稱為「亮相床」,女兒出閣或親人去世,她們就躺在床上接受道賀或弔唁。

我曾經體驗過在床上用早餐,但晨起未經洗潄就喝牛奶吃多士,感覺始終怪怪的。直到現在還無法理解,丈夫未刮鬍子,妻子雲鬢凌亂,雙雙在床上用早餐情趣何在?

中國人最熟悉的古詩《靜夜思》,表達了月下思鄉的情思,最近也有人嘗試解讀詩中的「床」究為何物。

大陸有一間博物館的館長马未都先生,在央视節目上說李白是坐着而非躺著吟出這首絕句來的,理由是李白詩中的「床」非一般的床,而是「胡床」。马先生講的「胡床」是一種自西域傳入的摺凳,北方人叫「馬扎」,有點像畫家戶外寫生坐的畫凳。他憑甚麼斷定李白是搬了一張凳子坐於院中賞月,而不是躺在床上,倒沒講清楚。

個人認為「床前明月光」一句中,「床前」已經標出詩人见月光的方位,必是月色從窗外瀉入屋內,照在床前地面上,才教躺在床上的詩人疑是「霜」一般如銀雪白,再引出了後面那两句「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看來是馬先生搞錯了!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壽司可以熟食嗎
下一篇:一床之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