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踏過櫻花第幾橋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1984    日期: 2014/10/6


  仲春時分,游興正盛,晨起於微明曉色之中,沿一號公路驅車南下,在Ngaruawahia轉入三十九號公路,鎮小人稀,英女王曾两度到此一游,毛利女王在此招待過她。因為尚早,又见景色平平,遂一掠而過。

  紐西蘭的春天,要到了十月才是最美,懐卡托河春汛泛濫,水量充沛,潮平兩岸,一帶銀鍊迤邐穿越鮮花盛開的無邊綠野,這條河在夏天雨季咆哮肆虐,濁浪翻滾,像一個暴躁不安的怒漢,然而到了春天,就變身為美男子,在两岸抽芽的春樹守望下,充滿活力歡快奔流向前。

  這一帶牧場主愛在門前屋後栽種櫻樹,十月百花惟此花最美,叢叢粉紅,沒有一絲喧鬧争春,只在麗日和風中含笑迎人。櫻樹叢里喝咖啡,頭頂、四周、腳下都是一片花影,溄{淡紅,盡染肌膚、衣衫與草坪。

紐西蘭的櫻樹成林的不多,多是很隨意三三两两而生,我覺得她像這里的女人,素雅溫存,美色天成。八九點鐘的太陽里,落櫻繽紛,直教人嘆息極美的往往都是瞬即易逝的。

轉入三十七號公路,越過懐托摩螢火蟲洞一路向西,路牌上赫然標出「由此向前再無餐飲與加油服務」,遂進入西部最荒涼地區了。此行目的為尋一道橋而來。

  在紐西蘭有奧克蘭跨海大橋,旺格努伊的「絕地橋」(Bridge to Nowhere),基督城的「追憶橋」(Bridge Of Remembrance),在奧塔哥區甚至還有一條「搖晃橋」(Shaky Bridge)。

我們要尋的却是一千萬年的「天然橋」(Mangapohue Natural Bridge)。


(网络图片)

穿過一片平凡的小樹林,沿木板步道順著小溪前行,感覺上同紐西蘭多得不計其數的林中步道,看不上有甚麼差別。再前行百米,不見叢林,進入石壁筆立的峽谷,「天然橋」凌空跨越,由下向上仰望,它巨大的穹頂像教堂的天花板,入夜至此,可觀賞藍色發亮的螢火蟲,如點點繁星閃爍。

一千萬前地殼變動,海底上升,石灰岩經過漫長的風化腐蝕,形成山洞,穹頂坍落後,餘部形成這道十七米高的岩石拱橋。

沿梯登上小山,巨大的穹頂密佈鍾乳石,水滴石穿在此變成了水滴石長,雖然每年只長一點三毫米,但它們百萬年來仍然在增長。

洞中的二千多萬年牡蠣化石,在提醒來者,人終其一生有多短暫渺小。

從天然橋底穿過,便見一片怪石林,散布在黃花盛開的灌木林中,午後藍天上佈滿一道道雲絮,顯露出詭異氣氛。石塊有的成峰,有的臥地,層層疊疊,散落有致。縫隙如怪獸之口,籐蔓交纏,可容人藏身。一株杉樹邊,有三塊長三米,寬半米的條石相叠成天然石床,可臥一人在綠蔭下冥想。

臥於石上,可知曉風雪雨露天地精華化為一股凉意滲入體內,令人神清氣爽,心竅靈透,從這里遠望天然橋鬼斧神工,可聞山泉水聲潺潺,千萬年變幻成就的永恆奇觀,令世人追求的富貴榮華皆成空,又何須嘆息人如蚍蜉朝生暮死?!

春光明媚之日,賞櫻尋橋,只記起蘇曼殊的两句詩﹕「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就以此為題吧。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來自底層的呼聲
下一篇:誰人今夜無眠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