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神木之淚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2065    日期: 2014/10/20


紐西蘭的考里樹(Kauri), 又叫貝殼杉,属南洋杉科。被譽為「千年神木」的貝殼杉,生長緩慢,據說須數百年才能成材,此樹會分泌出一種樹膠,樹倒之後,樹膠随着墜下逐漸埋於地底,成 為礦產。有人說這是神木在樹身受傷後的自我保護,我形容它是「神木之淚」。其實在希臘傳說中也稱琥珀是眼淚,只不過是太陽神的女兒們所流罷了。

  在北島十二號公路上的Matakohe貝殼杉博物館,里面就專門有一間恒溫的「樹膠房」(Gum Room),陳列收藏的考里樹膠。

  柯巴(Copal)和琥珀(Amber)兩者都是樹膠,貴賤區別就在年代是否足夠久遠。有資料顯示,人們通常將低於二百萬年的樹膠叫做「柯巴」,而琥珀則經千百萬年地層壓力及地熱轉化而成。世人喜歡以柯巴冒充琥珀,以次充好。但Matakohe貝殼杉博物館的参觀指南上,就大大方方標明本館收藏品中,既有琥珀,也有柯巴,彰顯出紐西蘭人質樸誠實的一面。

  仔細觀看這些樹膠,宛若掀開一部自然与歷史的古老奇書。

  十九世紀中葉,許多紐西蘭人進入深山野地採膠為生,幕天席地,含辛茹苦,採得樹膠分級別類,作貴重工藝裝飾或作發光漆原料。當時開採方法有從地下挖掘,難 度很大,也有在樹身故意造成傷口引導樹膠流出,由於容易令樹木死亡而受到禁止。當更廉價的材料被發現,採集樹膠一行逐漸式微。

  這一種冒險與繁重的行業,曾經養活許多家庭,紐西蘭的樹膠,成為工厰的原料,也成為許多名貴首飾與珍藏。今天的紐西蘭,樹膠靜靜躺在博物館的玻璃柜里,除 了一座採膠工人的雕像圪立在達加維爾,還有許多當年採膠生涯的圖片與文字保存了下來,這一切都告訴人們,很多年前有一群勇敢而堅毅頑強的人,在這塊土地上 努力奮鬥過。

  採膠工人的歷史,是一段令人肅然起敬的歷史。

  這便是樹膠這部古老奇書中歷史的一部。

  而古老奇書中自然的一部,則是樹膠身上那些經千百萬年滄海桑田巨變的留痕,科學家曾經確定最古老的石化樹膠有五千萬年之久。這種蜜黃色發亮的物體,光澤柔 和美麗,輕盈靈秀,觸摸起來有一種光滑和温暖的感覺。「樹膠房」里的琥珀,有一些內藏昆蟲,包括蜘蛛、蜜蜂和蝴蝶,寶石行家稱之為「琥珀藏蜂」,這是琥珀 之中最珍貴的,昆蟲形體完整清晰、姿態栩栩如生、數量多者為極品。丹麥哥本哈根博物館收藏的一塊琥珀內,就有十隻蒼蠅、六隻蚊蚋、三隻甲蟲、两隻蜘蛛、一 隻黄蜂和一隻螞蟻。

  更奇妙的是其中一對蚊子正在交配,而另一隻蜘蛛正在試圖攻擊網中的蒼蠅,這一塊琥珀中包羅了數百萬年前生與死戲劇的永久演出。

  Matahoke博物館里雖沒有這種奇石,但其中一塊不大的琥珀里,竟有一截類似魚皮的銀色碎片,另一塊里却有幾滴水珠,這種琥珀叫「水珀」,亦稱「水膽琥珀」,非常罕見。

  千百萬年之間,要有多奇妙而瞬問即逝的巧合,才能成就這種渾為一體,我們只能屏息驚嘆造物主的無處不在与無所不能。

  琥珀供應早幾十年已現枯竭之象,贗品假貨充斥市場。寫此文前恰好看到一段今年六月拍的视頻,一位吳女士介紹自己的三百件包括琥珀在內的奇石收藏,內有觀 音、佛像、與如意的琥珀雕刻,她自稱這些收藏全部出自紐西蘭北島,實在難以想象她是如何將這些幾近絕跡的寶物搜集起來并且運出國境的。

  早在一九七七年就有一篇文章提到紐西蘭的考里樹,作者寄望於這些碩果謹存而受到精心保護的神木,他充滿憧憬地寫道﹕「有些科學家認為這種奇妙的東西----琥珀,如今可能有新的來源。例如紐西蘭有一種巨樹,據說有大量的樹膠從枝幹滴下,堆積樹根處。也許再過五千萬年,那時的人看見固體樹膠中埋着一些今日的生物,其驚訝之情當不下於我們看到琥珀中的古昆蟲!」

  觀畢Matakohe博物館的樹膠珍藏,再聯想起以上這一段話,我就意識到當下任憑你甚麼一國之君,抑或一介平民,多大的野心與夢想,多麼不可一世的權力與財富,其實都不如那「神木之淚」里的一隻小蟲,還能夠在幾千年後完好如初,引起後人由衷的贊嘆!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一場電影
下一篇:迷失陣中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