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為下臺總理畫像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2760    日期: 2019/11/2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的斐濟島勞托卡市陽光炙熱,幾位印度商人走進我的快餐店,拿出一張大一吋照片要求畫一張肖像。我認出相中人是前天剛剛去世的前總理巴萬德拉。

  來者神色凝重告知,此畫像乃明天為前總理巴萬德拉舉行葬禮所用,他們還抬來一塊一米二乘八十公分的夾板。而我除了水彩畫具,沒有任何油畫顏料。一位印度商人回自己的店取了几罐不同顏色的油漆送過來,我只有六、七個小時在這塊夾板上用刷墙的油漆為巴萬德拉畫像了。

  巴萬德拉是土著,曾在勞托卡醫院當過醫生,矮矮胖胖,醫術雖平平,但心慈面善,人緣極好。不知何故与印度人一起創建工黨搞起政治來。

  一九八七年四月,以印度人為主的工黨在大選中勝出,巴萬德拉當了總理,內閣成員多為印度人。一位在軍事學院以「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為題寫畢業論文的蘭布卡少校,在五月十四日發動政變,巴萬德拉只當了一個月總理就被趕下臺,斐濟土著重掌政權。

  巴萬德拉棄醫從政,失勢後生活拮據,當教師的妻子收入低微,家中三餐無以為繼。土著原有以多潤寡之古俗,却因他投靠印裔被族人視為叛徒遭嫌棄排斥。只好常到昔日的支持者印度商人店中求助賒賬,得一些食品維生。無奈長貧難顧,嗜財如命的商家漸將其拒之門外。下臺總理相當潦倒,我曾目睹他于思滿面衣衫不整低迴市井街頭。

  巴萬德拉曾經以自己是民選總理身份游說列國,甚至向英女皇救助,但遭到無情拒絕,在被趕下臺两年後郁郁而終。

  在畫像時念及這些無論何時何地何族都一樣的人情冷暖,利益計較背後的政治殘酷,不由得對這位下臺總理有了一絲的憐憫,哀其不幸的同時,落筆也用多了幾分真情。

  天色近晚時分,肖像已近完成,店里一股強烈的油漆味。我一向只畫風景,這麼大的肖像,又是用油漆作顏料,的確是一種挑戰。人們都一眼認出三夾板上的那人是巴萬德拉,憂郁哀傷的下臺總理。

  翌日清晨,送殯的車隊在我的快餐店前停下,油漆未乾的肖像被抬上車頂,望不到尾的車隊長龍緩緩駛向城外墓地。葬禮結束後,巴萬德拉的肖像由他的遺孀帶回了在烏達(Vuda)的維西西部落。

  幾位印度啇人回到店中表示謝意,給了我二百五十元,其時相當於工人三週薪酬。

  巴萬德拉去世,《紐約時報》訃聞版亦刊出两英吋欄訃告。除了稱他為「斐濟前總理」云云,全文僅八十餘字。相對一些名人的六英吋欄「社論性」訃告,這位當過總理的斐濟人,很顯然受到輕視冷落。

  不久之後在維西西部落一間為紀念巴伐德拉而蓋的草屋裏,意外地見到了巴伐德拉的遺孀安迪奎拉(Adi Kuini),我當年匆匆畫就的那張肖像,供奉在正中央。安迪奎拉知道我就是這張畫的作者,緊緊拉著我的手,要我在畫上補上簽名。

  數年後安迪奎拉改嫁一位澳洲商人,步先夫後塵從政,捲土重來。再次與工黨聯手,在一九九九年大選中獲勝,擊敗同時參選的蘭布卡,報了一九八七年武力推翻其夫的一箭之仇,在喬杜理總理新內閣里出任副總理,也算是完成了巴萬德拉生前末竟的大業。

  在街上遠遠見過安迪奎拉幾次,略顯福態的她顯得意氣風發,氣質雍容華

貴,警衛、秘書与工作人員前呼後擁,我等已難近她的身。只惜好景不長,一年後她又一次重蹈其夫覆轍,在二零零零年政變中被趕下臺,不久因罹患腦癌告別政壇,黯然辭世。

  真是一對從政而不得善終的難夫難妻。

  真想也為安迪奎拉畫一張肖像,容她与可憐的巴萬德拉在海風鳴咽的草屋中為伴。

【後記】 酋長制与憲政民主結合,一度成為斐濟獨立後賴以保持穩定繁榮的基石。八十年代初我初履斯土,斐濟幣值兌換率曾高於美元,國泰民安,夜不閉户。由於印裔与土著的種族矛盾,激發民族主義者搞政變廢憲法奪取權力。「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無疑成就土著掌權,但憲政民主崩壞裂解,人權遭受霸凌,言論自由被剝奪。斐濟形成「政變文化」,二十年間發生四次軍事政變。直至二零零六年,軍事強人貝理瑪拉瑪還發動政變將民選總理趕下臺。二零零九年,斐濟廢除一九九九年憲法。

  貝理瑪拉瑪從軍隊司令轉當總理,把權力從自己左手交到右手,連任两届總理。斐濟的現狀或者可以用反對黨蒂科杜阿杜瓦(Tikoduadua)先生的遭遇來說明。

  今年八月九日蒂科杜阿杜瓦在斐濟國會發言批評貝理瑪拉瑪總理,會後在議會門外居然被總理拳打脚踢痛毆。他立刻去報警,但蒂科杜阿杜瓦國會議員卻在九月六日被停職半年,扣發薪水。

  遭到總理毆打還被扣薪停職的蒂科杜阿杜瓦,在十月十日斐濟國慶這一天來到奧克蘭,与斐濟僑民共渡國慶。他對旅紐斐濟人說﹕「你們很幸運能住在新西蘭-------一個擁有民主自由和價值觀的國家。斐濟目前正處於非常困難的時期,他敦促那些參加活動的人們祈禱並記住他們的家園。因為在斐濟,我們往往只講故事的一個方面。」

  蒂科杜阿杜瓦特別提到法治,因為他感到自己受到了傷害。在法律面前親身感受到不平等。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美食有情人
下一篇:籃球愛好者看NBA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