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时评 新西兰需要与中国进行防疫合作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魔王时评

新西兰需要与中国进行防疫合作

作者: 魔王    人气: 1433    日期: 2021/8/25


新西兰需要与中国进行防疫合作

 

新西兰华人媒体《华页》近日转发了一位华人给新西兰总理发出的请愿书,请愿书请求新西兰政府考虑中国疫苗。本篇将就此议题进行评论,笔者认为新西兰应该与中国——而不是其他什么国家和地区——进行防疫合作,是关系到新西兰国运的大事。

 

主文标题:论华社的一封中国疫苗请愿书

 

图片


(图为该请愿书中文版)

 

笔者个人双手双脚赞同新西兰考虑中国疫苗,但原因并非这位热心华人所提出的“注射mRNA疫苗的地区疫情卷土重来而中国没有”。据美国CNN报道,中国应该是世界上第一个战胜了Delta变种爆发的国家,但战胜的原因主要是群防群控的社会手段,跟疫苗关系不大。根据中国《环球网》722日报道,当时南京爆发疫情(Delta变种)时,“病例中绝大部分都接种过疫苗,只有一例不满18岁没有接种”。这意味着中国的灭活疫苗与mRNA疫苗类似,并不能有效阻止病毒的传染,只是大比例地降低受感染者的重症率,这些情况西方媒体也有报道,新西兰人理当都明白。所以这个请愿所提出的理由并不能说服新西兰当局和新西兰社会选择中国疫苗。

 

正如笔者在之前文章所提及,新西兰防疫工作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疫苗供货不足”以及“接种点管理混乱”,这个问题被新西兰主流媒体总结为“导致工党政府支持率7月暴跌的原因之一”,新西兰主流媒体多次报道了“群众去打疫苗却被告知延期”,“上午十点接种点就疫苗告罄被迫关闭”等问题,疫苗供货不足导致新西兰政府迟迟无法推进大规模疫苗接种,致使新西兰疫苗接种率甚至低于印度。

 

纽澳两国领导人也多次与辉瑞公司或拜登会谈,请求美国尽快将预定的疫苗出货,然而拜登政府甚至不愿意把2600万剂快过期的疫苗交给忠心耿耿跟着美国混的澳大利亚,致使澳大利亚放弃了原来的疫苗接种计划。而新西兰截至816日,共施打了250万剂疫苗,只占从美国订购的疫苗总数的四分之一。

 

   

图片

(拜登政府甚至不愿意把2600万剂快过期的疫苗交给忠心耿耿跟着美国混的澳大利亚

 

   那么对于新西兰来说,把中国疫苗纳入接种计划的最大意义,并非一定是“比辉瑞更有效更安全”,而应该是“比辉瑞供货更充沛和及时”,请愿书若这么写,我认为更能挠到新西兰政府的痒处。

 

新西兰人对中国灭活疫苗缺乏了解

 

    请愿书中提到了新西兰一些人对mRNA疫苗有安全问题的担忧,但根据笔者对新西兰舆论的感知,新西兰人将中国疫苗视为是比辉瑞疫苗更差一些的选择,而大多“反疫苗者”同样也不会信任灭活疫苗。

 

新西兰媒体对辉瑞疫苗等西方疫苗报道较多,虽然各疫苗都有一些负面新闻,但随着各疫苗在西方世界同时施打的人数增加,经过实战检验和对比的辉瑞疫苗被西方人普遍认为是这些疫苗中“最可靠的”,从而引发各国“疯抢辉瑞”和“嫌弃其他疫苗”的现象,可以说辉瑞疫苗已经“赢者通吃”了。而这个同台竞技的过程中,中国灭活疫苗一直都没有参与其中,人们就很难对比辉瑞与中国疫苗之间的优劣。

 

综上原因,在新西兰已经订购有足够辉瑞疫苗时,疫情还可以通过四级封锁等手段控制时,新西兰民众和政府未必有决心“信仰之跃”去试试陌生的中国疫苗,而会更倾向硬等辉瑞疫苗的缓慢发货。

 

新西兰目前主要是华人相信中国疫苗

 

虽然华人普遍清楚中国婴儿配方奶粉和西方奶粉哪个更可靠,但华人同样清楚疫苗和奶粉不一样,很多华人觉得在这种政府牵头的公共安全项目上,中国政府的负责程度是要超过大多数西方国家政府的,尤其对于老一辈中国移民,他们普遍信任中国国有企业的产品超过私企产品。这些都属于华人圈内部的文化,新西兰主流社会未必能够理解,他们对中国政府是一贯缺乏信任的。外加上新西兰华人阅读很多中国疫苗的新闻,在中国的亲朋好友也大多施打了疫苗并且感觉不错,这种信息的不对称也致使新西兰华人更熟悉和更信任中国的疫苗,而新西兰主流社会做不到这点。

 

请愿者们若希望更广大的新西兰民众接受中国疫苗,我认为应该先以华社为名起手更好,以“很多华人不相信辉瑞,只相信中国疫苗”为由请愿新西兰政府将中国疫苗纳入接种计划,并由人们,主要是华人,自由选择,华人大量施打后才可能带动更多新西兰人接受,不然仅把中国疫苗放入名单也会引起主流舆论的质疑和舆论阻力。

 

新西兰政府似乎对中国疫苗并不热心

 

其实今年3月份时,新西兰华人媒体《天维网》就此问题已经问过新西兰总理了,当时总理的回复是:疫苗的选择并不是政府决定的。

图片


(图为当时的报道)

 

记得天维网记者对这个回答是不满意的,而且连吃瓜网友都发现,总理的回答非常官式,把议题甩给了别的部门。总理话虽这么说,笔者认为事实上如果有重大的政治或国家利益,总理依然是可以插手疫苗的选择的。


 

以笔者个人感觉,新西兰医疗体系倒是对中国疫苗没有太大偏见,毕竟新西兰医疗体系还承办了中国下一代新冠疫苗的测试项目并广招志愿者,所以如果新西兰没有进入很急迫的境地,笔者认为这个请愿书写给总理,并不如写给新西兰医疗专家或者放在主流媒体搞宣传更有效果。

 

(完)

 

附论:与中国进行防疫合作关系到新西兰国运

 

笔者认为新西兰应该推进与中国——而不是其他什么国家和地区——进行防疫相关的合作,是关系到新西兰国运的大事,“考虑中国疫苗”也只是其中一个合作子项目而已。华社中有人提什么“国际防疫合作”,简直模棱两可语焉不详,极易被一些奇怪的“地区”以“国家”身份趁机进行政治操作。笔者认为华社既然要向上请愿,就应该像这个请愿书一样把话说明白,要提就鲜明地提“中新防疫合作”。

 

看到中国的张文宏医生因提出与病毒共存说而遭受各种网暴,甚至被举报学术不端,笔者已经隐约感觉到新西兰将来也要面临类似的争论。在对待新冠病毒的态度上,作为西方人的新西兰人和中国人却是很像的,笔者曾将这两国归类为新冠洁癖派,他们对本国社区病例零容忍,对爆发疫情的外国开放边境持有坚决的抗拒态度。在这样的国家,即使人气极旺的明星专家提出共存说都会被打落讲坛,可以想象在新西兰,人气再旺的明星政客应该也不敢提共存说

 

新西兰来说更难的是,西方国家已大多躺倒不再努力抗疫而任由Delta变种传播了,也就是接受了“共存说”,这让洁癖的新西兰未来的处境十分尴尬。若开放与其他西方国家(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的边境,就势必会传入疫情,对新冠病毒有洁癖的新西兰人就会拒绝开放边境,比如“纽澳互通”如今就被新西兰舆论严重质疑了,但长此以往新西兰经济会有巨大的麻烦。Delta变种病毒在西方国家摧枯拉朽并踹门新西兰新西兰像前半年那样的好日子已经不多了,迟早也要在“要钱还是要命”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新西兰在经济上独立性更差而更依赖西方世界,不敢像中国那样搞内循环,新西兰的疫苗普及率也只有23%,也不敢像美国英国那躺倒不防疫,那么这个“钱”与“命”之间的选择可能比中国人或美国人更艰难、更血淋淋。

 

笔者早就认为,后疫情时代的世界将不再会以“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进行阵营划分了,而是“新冠洁癖派”和“新冠共存派”之间的划分。像冷战阵营一样,同一个阵营之间才可以放心地互相开放边境互通,不仅只在防疫上进行合作,经济合作更是核心内容。笔者认为新西兰人应该意识到自己作为“新冠洁癖派”在西方社会是曲高和寡的,要想继续混下去,要么把自己也弄脏,放任病毒扩散,并融入主要由西方国家组成的“新冠共存派”,要么就得加入“新冠洁癖派”阵营,主要成员也就是中国,当然新西兰依然也需要克服心中的政治成见才能做到这点。全球疫情发展到现在,这个阵营划分也越来越清晰和现实了,新西兰在思考“要钱还是要命”的问题之前,应该先思考自己“究竟要加入哪个阵营”,无论做何选择,都是要点成本的。当然笔者个人研判认为,新西兰选择中国的这个“新冠洁癖派”对新西兰人来说更容易做到一些。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魔王时评 文章


其实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已经确定了台湾地位

解读英文先驱报头版的双十节广告

美国要与中国“重新挂钩”,新西兰的“大环境”要迎来春天了吗?

向现实妥协,新西兰是否要放弃“清零战略”?

新西兰人权委员会征求建议:如何消除新西兰的种族歧视

谈谈新西兰最大华人网站《天维网》被反华势力盯上一事

台湾省也申请加入CPTPP,中国大陆和台湾“外交战”在新西兰开打

后AUKUS时代,新西兰该如何站位

美国AUKUS加剧西方各国裂痕,亚太地缘政治将有微妙变化

论中国能否顺利加入CPTPP

新西兰电台报道"国际学生践踏新西兰",听众投诉但失败告终

中国人受穷才能确保西方安稳吗?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