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七)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七)

作者: 吕行哲    人气: 2944    日期: 2021/11/15



 

“祁老师,你从公社回来了?”龙队长先跟祁慧芳打招呼。

“回来了。”祁慧芳把小儿子交给大儿子抱着,然后搬过两根板凳,放在厨房火塘边,“队长,大嫂,你们坐。”

龙队长从肩膀上放下一个麻袋,搁到厨房边的地角上,说:“这是今天我和会计在队上仓库里给你称的50斤谷子,我老婆在我们家用碓舂成米了,你还没有喂猪,所以,米糠我们就留下了,用来煮猪潲。以后你要是喂猪,米糠就可以自己用了。”

祁慧芳转过身对龙队长妻子说:“大嫂,Bufu mong.(谢谢你。)”

龙队长妻子走上前来,拉着祁慧芳的右手,热情地比手划脚用苗话说了一大通,可是祁慧芳基本听不懂,她用求救的眼光看着龙队长。

“我老婆说,你新来这里,啥子都没有,缺哪样东西就到我们家借。学校地方窄,没有装米碓,以后你就到我们家去舂米。”

“那太谢谢大嫂了!大嫂心太好了!大嫂也是宕东寨上的?”祁慧芳心里感觉到一阵温暖,情不自禁地把左手也握在龙大嫂的手上。

“不是,我们苗家不兴同寨通婚的。我老婆是东阶仰的,离宕东十三里路,姓柏。”

“大嫂也姓柏?那跟我丈夫家一个姓,那以后我就不叫大嫂,随娃娃叫您Da(姑妈)了!叫龙队长您做Daiyiu(姑爹),好不好?”

龙队长给妻子翻译了祁慧芳的话,龙大嫂连着点头,脸上笑得跟花儿似的灿烂。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结交了一个客家(汉族)duomu(舅妈),她不晓得还有啥子比这更值得高兴了。

“龙队长,不,刚才刚说了,随孩子我该叫您Daiyiu(姑爹)了。”祁慧芳当时认这门亲戚只是出于纯朴的情感。没想到这层因为姓氏接下的亲戚关系,对祁慧芳的教学和生活带来了很多好处,这是后话了。

Daiyiu, 想跟你商量商量,寨子脚王耶家两个娃娃读书的事儿。”

“是不是王耶去找你了?”

“嗯,没有。”祁慧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王耶在油茶林里跟她说,不要跟队上的人讲他找过她。但是,如果讲假话说王耶没有找过她,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儿?逻辑不通。她想了一下,说:“是碰上了,他跟我讲的。”

“那我先让我老婆先回家吧。”龙队长转身跟他妻子用苗话说了几句,龙大嫂点点头,又拉着祁慧芳的手说了几句,就回家了。

Daiyiu(姑爹),娃娃饿了,我一边煮饭,一边和你说话。好吗?”

“好的好的。”龙队长帮祁慧芳把米倒进米缸里,然后坐在火塘边,一边帮祁慧芳往火塘里加柴,一边跟她说话。

祁慧芳一边淘米一边问:“宕东整个寨子基本上都姓龙,也有几家姓李的,但是姓王的只有一家,就是住在寨子最脚下的王耶家。他们家跟寨子上别的人家有哪样不同?”

她把淘好的米放进鼎罐里,架在火塘的铁撑架上,开始煮饭。

龙队长说:“讲起来话就长了。他们家是好几十年前,从好远的地方搬来的。那时候还是解放前,听老辈子的人讲,说是他们原来的寨子失火,全部烧完了,没有办法,就全家逃荒出来了,看他们造孽(可怜),就让他们留下来了。寨上还出人帮他们家砍木头,削木皮,把房子修起来了。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但是有一年他们家发病,传到全寨上,基本上每家都死了几个人,有的还死绝了。大家没晓得是咋个回事,后来请鬼师来看过,鬼师讲,就是王耶家带来的‘蛊障’,害得寨上得了瘟病,所以大家都怕了,就把他家和寨上隔开了。他跟你讲过这件事没?

“他讲了,这一点他没有瞒我。队长,”祁慧芳还是改不过口来,一不小心还是把他喊成‘队长’而不是‘姑爹’。“不对,姑爹,你自己认为真的是他们家的‘蛊障’把瘟病传给寨上的?”

“说实话,我也不晓得,但是,听讲那一年瘟病确实是从他们家发起的,是他们家先死了人,后来慢慢从他们家最近的人家开始发病、死人,后来全寨子几乎每一家都遭了。”

“后来呢?”祁慧芳问。

“后来,大家都怕了。鬼师讲过了,他们家有‘蛊障’,会把病传给别家,所以,没有人愿意和他们一起上工,干活都是他们家自己在一处干。队上分配工的时候,也是按照工量把他们家单独分在一边。”

“要是讲他们家大人有‘蛊障’,那娃娃总不会有问题吧?为啥子不让他们家娃娃来读书呢?”

“不是不让他们家娃娃读书,而是他们的娃娃要来读书,别家娃娃就不敢来了。大家怕的是这个。”

“哦。那怎么办呢?总不能让他们家娃娃不读书吧?”

“讲到这一点,我也觉得不忍心。”龙队长叹了口气,“其实,好多年了,他们家也没有发生过不好的事,寨上的人也是好好的。有一次,娃娃们到河里洗澡,我家崽在水里抽筋了,娃娃们全都慌了。是王耶家大崽路过,跳下水去把他救起来了。人家是对我有恩的人。老师,你说吧,我应该怎么办才会让寨上的人不再嫌弃他们,让他们家娃娃一起来读书。”

祁慧芳没有想到,自己来当民办教师,第一件要处理的事情,不是咋个教好书,办好学,竟然是为一个“蛊障”家庭的娃娃争取读书的机会。

要让王耶家娃娃来读书,要解决的,是寨上人们对他们家“蛊障”的害怕。而“蛊障”现象,在苗家乡村由来已久,一时半会儿恐怕没办法改变。

祁慧芳说:“大家担心的不就是怕他们家传病给大家吗?要是我们去请公社卫生院的医生来给他们家搞个检查,看看真的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是有问题,看看能不能解决;要是没有问题,让医生跟寨上人讲一下,让大家不要害怕,你觉得好不好?”

龙队长说:“这个主意好!政府的话,寨上人是相信的。但是,公社卫生院会派医生来吗?”

祁慧芳点点头:“我想应该会的。这次我去公社,中心学校的周校长、田主任这些领导对我很热情,对我讲,有哪样困难和问题都可以找他们,他们一定想办法帮我们解决。我去请他们去找公社卫生院说说,不晓得可不可以。”

“可是,很快就要开学了,不好因为王家娃娃的事情再推迟了。”龙队长想了想,说,“老师,难得你有这份心,你真是个好人。其实,我也想让王家娃娃来读书,刚才跟你讲了,他们家娃娃救过我的崽,我欠他们家一份情。要不这样,您安排开学的事儿,我去找公社宫书记,他对我们队上一直是很支持的。”

“那就太好了,龙队长,不,龙姑爹!”祁慧芳和龙队长都笑了。祁慧芳接着说,“明天我就去寨上挨家挨户通知大家,让娃娃们来读书。”

“其实不用你每家都去跑,晚上记工分的时候,每家都会有人来,在会上我跟大家打个招呼,你来讲开学的事情就可以了。”

“可是,我想了解一下每家的情况,不挨家挨户去看看,怎么了解?”

“老师,你都来到这里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还是开学要紧。你还有好多事要做呢,要去大队学校拿课本,还要排班级,够你忙的。”

祁慧芳觉得龙队长说的有道理。但是她不太理解为什么龙队长不赞成她到各家去走访。后来,她才知道龙队长的用心,村里人其实对她的到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欢迎,有些家甚至根本就不想让娃娃读书。人很奇怪,有资格让娃娃读书的人家,却不一定想这么去做;而王耶那样的“蛊障”人家却千方百计想把孩子送进学堂。

送走了龙队长,给三个孩子把晚饭弄好吃完了,洗手洗脚,都上床了,一家四口挤在一张床上。老大老二睡一头,祁慧芳和小儿子睡一头。点燃了煤油灯,她斜倚在床上,拿出那本心爱的《青春之歌》,准备再好好读读。结婚后让她感觉最好的事情中,有一件是从丈夫那里看到了这本书。她从主人公林道静追求理想的坎坷经历中找到了共鸣,尤其是林道静与北大学生余永泽的爱情故事,让她内心深处荡起了最有色彩的情感涟漪。

可是,今晚,她却没法静下心来读这本心爱的书,因为她有心事。

她对即将开始的民办教师生涯既有十分的新奇,更有十二分的忐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怎样开始;

还有,公社会派医生来为王耶家做检查吗?要是来了,检查出大问题咋个办?村里人到时候会愿意让他们的娃娃跟王家的孩子在同一个课堂上课吗?......

这一切,在一个年轻的女人心里,实在不是一个轻松的负荷。她在想,要是丈夫在身边该有多好......

没来得及拆解和回答这些问号,她就在疲惫的催促下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煤油灯还在亮着豆大的光;晨曦已经透过推拉木窗的缝隙照进了窄小的房间......

 

 

 

(待续)

 

                          201998  草于奥克兰

                          20211115  缮于奥克兰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文章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六)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五)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四)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之写作说明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三)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二)

民办教师祁慧芳的艰难岁月(一)

无果的花之22:在人间

无果的花之21:阳光的背面

无果的花之20:阴谋和陷阱

无果的花之19:歌厅一幕

无果的花之18:华溪别墅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3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