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谈人生 - 阿爽 获奖背后的故事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爽谈人生 - 阿爽

获奖背后的故事

作者: 阿 爽(1998)    人气:     日期: 2006/7/6


    当两位优异奖及第二奖得主的名字自文化部长MARIE-HASLER口中宣布后,坐在我身旁的两名儿子已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而他们的老爸也笑得合不拢嘴;接着一声声的祝贺就从我身后此起彼落…《语言交流园地》义务导师TONY那温暖的大手也自我背后伸过来。当我从奥市市长CHRISTINEFLETCHER手上接过奖杯及奖牌的那刻,我多想把我的家人也请上台与我同享这份荣誉。的确,要不是先生多年来的体谅与容忍,要不是上天特别眷顾,两名儿子健康成长,并养成独立性格,使得我无后顾之忧,专心在发展正职之余,又能兼顾义工的话,我又怎能获得这个“专业成就一等奖” ﹔说实在,他们父子也该接受这殊荣!

  “你刚才的演讲很精彩,也很特别!”在我完成了十多分钟的专业成果呈现演讲下台后,嘉宾中一位我不认识的年轻小姐对我这样说;我想,可能是她对我的恭维和鼓励,又或许她认为我是当晚四名决赛者中唯一以毛利语、华语及英语向百多位嘉宾及多位华洋评审问好,并自我介绍的一个吧!想起在老家时连英语也不敢讲的我,移民后,经过多年在奥克兰教育学院常替学校召开华人家长会、到教育学院给本地教师们上中国文化课后,胆子也练大了。人得有自信和自强,才能努力不懈地做好每件事。

    (-)努力耕耘新国土

    9年前,当丈夫决定为两名儿子的教育而移民新西兰时,他已做了最坏的打算。

    当我登上飞机,离开香港的那一刻,我已悄悄地立下了一个愿望——重返校园,再当学生,学好英语,圆我学士梦;当时我还即兴写了一首打油诗:连根拔起离香江,重新播种奥克兰,努力耕耘异国土,希望明天更灿烂。

  当我们一家子稍为安顿下来后,我就把打算再读书的消息告诉远在香港的父母,不想一向思想保守的老爸竟在长途电话那端教训道:“三四十岁的女人还读什么书?还是乖乖留在家看孩子吧!”可向来顺从父母的我,那时候竟敢向他抗议说:“爸,活到老,学到老嘛!”就这样,我连车也不会开,就在来新3个月后开始上学去。

  自己总得学开车。丈夫给我买了辆自动变挡的小车让我开,他充当教官在旁指点。往后3年我在教育学院期间,熬过了多少个挑灯苦读的寒夜,也牺牲了无数个共聚天伦的假日,而所花在作业上的时间也比其他同学多出几倍,一来年事渐大,记性差,二来英语不很灵;而全班103名学员中只我一个华人,少数民族受漠视的感觉的确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虽然大部分同学对我还算不错,可也有小撮缺乏多元文化观或心胸狭隘者对我不甚友善。我从不管什么“同族相忌”或“异族相欺”,只要自己努力争气,积极进取,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更常以诚待人,以德报怨;有机会时更要好好报答那些曾经“亏待”过我的人,因为由于他(她)们的刺激使得我更为发奋图强,实在值得感激!

  移民9年,每年我都立下目标,且按步就班地一个个达成。94年我取得合格教师文凭后,开始服务于母校的新移民教育组,并继续利用工余完成“奥大”教育学士课程;至95年12月中,我在获知各科成绩及格后,马上租了学士袍带回香港,高高兴兴地戴上方帽子与年逾80的双亲预拍毕业照。
 
   (二)种族融和建桥梁

    直到1996年初,我的另一个愿望又在开始酝酿——把多年来研究的毛利文化结集成书。这意念早源于90年,当时我到教育学院报名受训时就被一位毛利主考导师问到:“你对威当义条约有何看法?”当时,我无法答上,只回答他说如能被录取的话,就定会尽力研究学习。我幼承严父训诲,绝不轻言寡诺,因此受训期间便对那毛利导师的诺言念念不忘,苦心钻研毛利科之余还写成中文,在本地报刊连载;当时一些轻视甚至漠视毛利文化传统的人对我的打击也叫我难忘,可这不但毫无动摇我坚定的意志,相反地更加强我研究的决心,几年社会课的多元文化现已深植我心。

  我认为移民到一个新的国度后,必需了解当地的文化背景,方能“入乡随俗,入境问禁”;而推广多元文化更是二十一世纪人类的当前急务,尤其是身为世界华文作家协会成员且又处多元族裔国度,更应以此为己任。我深信以中华文化精神,融入异国主流社会的风土人情所写成的作品,不但比追寻乡愁或风花雪月更有意义,也将是消除种族隔阂、摈除民族之间误解的良方妙药。

  在研究当中,我发觉毛利文化传统与中国相似点颇多(其后经DNA证明,毛利人祖先来自中国);可从来没有华人移民重视过,我既然有机会及兴趣学习,何不作个先行者,将研究所得结集成书?于是又开始了我出书的愿望。皇天不负有心人。长达15万字的毛利神话、传统、历史与民间传说的书稿终于在97年初得到台湾世界华文作家出版社负责人答应代为出版。98年初新书面世后备受重视的程度竟出乎我意料之外,除了先后在台北及奥克兰举行过两次发行礼外,还得到新西兰国家图书馆及国会图书馆收藏,并誉为首本以中文写成的毛利文化专书;各大、中、小学图书馆及市政局属下各公众图书馆等也争先订购。此外,中英报刊杂志、电视、电台等共达30次的报导。其中由奥市的种族关系斡旋部及奥克兰教育学院在毛利会堂的一场别开生面的发布礼更是引人注目,不但获得主流社会官员与华社的知名贤达等近200位嘉宾的光临,还得到新国《亚洲动感》节目的现场拍录。这纪录片段也成了此次我能获得首奖的一大原因。
 
   (三)无钱办学梦成真
 
   1996年间,有种族主义政客指责部份亚裔商业移民“抛妻弃子”后返回老家,留下妻小在此享受免费教育,又开名车、住豪宅或自成一族不融入主流云云;这表面看来也许是事实,可归根结底却因新国移民计划缺乏完善与远见,对新移民未作出妥当安排,也缺欠适当的商业指引或学习英语等方面的协助。我因工作关系,发觉不少华人家长较少参与学校活动,究其原因是语言障碍及对本地教育制度不甚了解所致,因此决定创办免费学习英语的《语言交流园地》,实行“无钱办学”的理想。

  我认为与其抱怨别人种族歧视,倒不如自己积极谋求解决办法。于是我利用周末工余时间联络本地居民当义务导师,又得到两位酒家老板的协助,慷慨提供场地给我在周末、日上课,教导新移民一些日常生活英语,我从报章上招聘得来的10多位男女英语导师,加深他们对中国文化传统的认识,这种族间相互了解与交流文化的目的也逐渐发生效应。

  如今《语言交流园地》已步入第6年了,我还是充满干劲地继续办下去。虽然3年来,每个周末我减少了和家人共聚天伦的时间,可一想到自己花出一两个小时,却能帮助数十位学员时,那种“助人为快”的满足感就叫我安慰。我经常对儿子谈及“大禹治水,三过其门而不入”的故事,与他们探讨大禹那种“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高尚精神。我在颁奖当晚演讲时就把荣誉归功于大家,因为一个人的成就绝对需要群众支持的,我只是能持之以恒地起了带领作用罢了!

後記﹕東區《语言交流园地》 開放時間每週六下午1-2﹕30 地點﹕ 590 Pakuranga Rd, Highland Park, Auckland 南區《语言交流园地》 開放時間每週日上午9-10﹕30 地點﹕ 20 Putney Way, 2nd Floor Friendship House, Manukau City 歡迎新舊移民朋友前來免費學習英語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爽谈人生 - 阿爽 文章


2022虎年特輯(二)

2022 虎年特輯 (一)

新西兰亚裔脑退化症患者缺乏服务

送牛迎虎話環保

桃花園陶朗雅遊記

疫情抑鬱症

全球华人女性反家暴题材征文

暢遊豪域寨子山(Howick Stockade Hill)

前塵往事話激流島

冷鼻子的土地紛爭

紐西蘭新任的紋臉女外交部長

龍在雲鄉:我在紐西蘭華文創作的心路歷程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3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