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谈人生 - 阿爽 淡薄名利自得其樂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爽谈人生 - 阿爽

淡薄名利自得其樂

作者: 阿 爽    人气:     日期: 2006/7/19



人生于世﹐必要有正當愛好﹔否則精神無所寄託﹐生活也會感到枯燥乏味。

平生最大愛好是玩文字遊戲﹐小學四年級開始愛寫打油詩。六年級得到國文老師的鼓勵﹐參加天天日報的小學生徵文比賽﹐描寫文<夏夜>為我帶來優異獎﹐從此愛上爬格子。唸初中時﹐開始筆耕賺零用。六十年代﹐香港一本叫<青年雜誌>的學生月刊開闢了個<學生園地>﹐讓中學生投稿﹔當時稿費雖不多﹐每千字不過十元八塊(那時候﹐一份中午快餐只一元二角港幣)﹔可也夠上我一個星期的零用了。而那種草稿變鉛版的感覺更是令我飄飄然﹗每次接到刊物時﹐都會迫不及待往目錄欄去尋找自己的名字(我用了幾個不同的筆名)。每看到那兩個熟悉又親切的字映入眼帘時﹐那種心情你說多興奮就有多興奮﹗從此﹐散文﹑新詩﹑小說﹑論述文﹐有些成了編輯案頭的存稿﹔有些卻成了他的字紙籮中的廢物而不見天日。

最令我難忘的是﹐當時的天天日報編輯沈彬先生(香港明星沈月明父親)為了培養年青人寫作﹐經常定時舉辦座談會﹐以文會友﹐互相切磋。我與<學生園地>的左鄰右里﹐樓上樓下文友從不錯過聚會﹐於是爬格子成了我的兼職﹔作文成績也因此不斷提高。那時候的我﹐不但是國文老師的寵兒﹐也成了快樂的爬格子動物。高中畢業校刊中的文藝版﹐我是編輯之一。如今回想起來﹐那位小學國文老師與沈編輯還真是我寫作的啟蒙恩師呢﹔而中學時代投稿的樂趣﹐又是多麼令人懷念啊﹗

畢業後一頭裁進人之患行列﹐每天埋首于批改學生作業與試卷堆中﹔只偶然投稿。結婚生子後﹐爬格子動物進入頗長的冬眠 顟B﹔填補投稿斷層的﹐是十來本紀錄愛子成長過程的日記。 

移民紐西蘭後頭兩年忙于進修﹐那時候也沒有華文報可投稿﹐繼續寫日記自娛。九二年開始有一兩份免費華文廣告單張報﹐我重燃投稿火花。九三年的新聞翻譯組季 軍獎杯再次喚醒我依稀舊夢﹐從此陷入格子深淵。可看到自己花了精神﹑時間所寫成的心血﹐刊在那些廣告堆中﹐變成了填補天窗的積木﹔報社又缺乏人手校對﹐以 致文章見報時經常出現錯別字﹔讀時有如在吃滿口泥沙的米飯﹐那種滋味確實難受。但我還是繼續投稿﹐並要求報社傳真讓我自己校對。當時我堅持寫作的原因有三 ﹐一為平生愛好﹐不致中文退步。二以身作則鼓勵兩個兒子﹐免得他們變香蕉。三入鄉隨俗學了紐西蘭的義工文化﹐即使白絞腦汁也不加計較。

記得一位老作家說過﹐領取稿費是天下最快樂的事﹐也是對作者的一種尊重。可惜紐華寫作者就是少了受尊重的樂趣﹐因本地華文報刊均免費派送。那些廣告報連一個像樣的文藝版面也欠奉﹔更遑讓稿酬。

九八年學會了電腦輸入法後﹐開始敲鍵盤寫作。從爬格子到敲鍵盤﹐十多年來樂此不疲。每周總要寫上千多字﹐不然就若有所失。幾年前曾寫過一首爬格子動物自嘲的新詩﹕

奇異國的爬格子動物啊

你的心血結晶

只是填補刊物天窗的積木

你的辛勞耕耘

無法養活自己

    ****

奇異國的爬格子動物啊

只因你對文字的執著與偏愛

竟甘之如飴  為隻字片言

嘔心瀝血   反復推敲

日復日月復月年復年

默默地爬著格子

靜靜地吹著牛皮

換回來的只是

一點點的滿足感 

一篇篇無法充飢的廢話

*(此文乃作者自嘲﹐無意影射其他文友 )

作為文學路上一名飄然過客﹐于感悟﹑尋覓人生真締之餘﹐我常以平淡文筆﹐真摯感情﹐寫出生活點滴。移民十數寒暑﹐春去秋來默默耕耘﹐付梓出版的只有三部﹐專欄剪報卻不下十冊。自愧作品未能文以載道﹐卻堅持以中華文化精神﹐寫本地社會風土人情﹐以促進種族融和﹐相互了解為己任。絕不以國恨家愁﹑風花雪月為題材﹐更不願為個人名利而出賣國家民族。時刻銘記恩師勉勵話語﹕立言者需淡薄名利﹐不戚戚于貧賤﹔不汲汲于富貴﹗

為遂平生愛好﹐半生淡薄名利﹐瀟灑自得其樂﹗    

(寫于30-6-05)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爽谈人生 - 阿爽 文章


桃花園陶朗雅遊記

疫情抑鬱症

全球华人女性反家暴题材征文

暢遊豪域寨子山(Howick Stockade Hill)

前塵往事話激流島

冷鼻子的土地紛爭

紐西蘭新任的紋臉女外交部長

龍在雲鄉:我在紐西蘭華文創作的心路歷程

鳥痴情緣

月宮上住了誰?

口罩與行蹤二維碼

巧遇「家己人」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