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谈人生 - 阿爽 樹的聯想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爽谈人生 - 阿爽

樹的聯想

作者: 阿 爽    人气:     日期: 2006/7/20


    三年多前﹐加入<華人環保教育基金>行列﹐參加過神聖島植樹後﹐體驗到砍樹容易栽樹難。

    都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種下一棵小樹苗﹐至少要等上十年八載才見樹蔭﹐可要砍的話﹐不消十分鐘﹐電鋸一接上電源就完事了。其實砍筏樹木會破壞自然界的食物鏈﹐依靠樹木為生的包括成千上萬飛鳥﹑昆蟲及其他藤蔓植物。砍掉一株大樹﹐間接造成鳥﹑蟲無家可歸﹐無以為生的自然界大災難。這就是環保人士堅決反對砍樹的其中一個主因。

    談起砍樹﹐倒想起兩則小故事﹔先說朋友與我分享的﹐再說自家發生的。

    朋友是東區某“保護地之友”協會的唯一華人義工。該協會宗旨是監護保護地原貌﹑保護該 圍內的花木﹑確保林間步行徑能供公眾人士安全使用﹑保持與市政局聯絡以配合其推廣環保工作等。最近朋友忽然接到協會負責人電郵﹐說是有人曾目擊有亞裔人士破壞保護地上樹木﹔希望他能幫忙調查實況。第二天﹐朋友特意起個大早﹐到保護地去看個究竟。果然看見有位華人老者﹐正在那裡清除雜草﹐朋友趨前先讚賞他熱心愛護環境。交談之下﹐老者表示他本人對園藝甚有興趣﹐除了到保護地清理糾纏樹幹的藤蔓﹑野草外﹐還曾為樹木修剪橫技。朋友 完老者表白後﹐確認他就是那位“亞裔人士”﹔但諒他不知者不罪。只好告戒他﹐除了市政局員工外﹐任何居民不得隨便動保護地上的樹木一枝半葉﹔否則將送官究辦。回家後﹐他馬上電郵負責人。解釋老者只是不懂此間法律﹐並無惡意破壞樹木﹐此事總算喜劇收場。協會負責人本想邀老者加入義工行列﹐可惜他以不諳英語而拒絕。

    大部份來自亞洲國家的移民或對紐國保護地的定義不大清楚。保護地上的樹木大多得讓其自然發展﹐而較少假人手修剪。那位老者不知就裡﹐好心做壞事﹐差點兒惹上官非。常 說亞洲移民多不注重環保﹐也不善園藝﹔或以阻擋陽光﹐省得打理為理由而將自家花園大樹砍掉。像他那樣熱衷園藝﹐連外面林木也照顧到的﹐確是絕無僅有的例子。

    回頭再說自家庭院發生的故事。十多年前﹐合家從少見樹木多見人的水泥森林﹐移居到滿眼蒼翠的環保國家﹐真是心滿意足。我看中現住屋子後院多株果樹與前庭的茂盛花木﹐馬上買下。搬進去不久﹐左邊一位Kiwi老先生就常過來串門子。大半年後﹐有次他指著我們飯廳外的大松樹﹐對外子說﹕“這樹長得太高了﹐有兩個危險﹕一是樹根已經深入飯廳地基﹐刮起狂風時﹐很可能會連根拔起﹔二來樹枝長得太高太遠﹐會刮破屋頂。”最後﹐他建議我們砍掉松樹。知道我們不善園藝﹐還毛遂自荐幫忙。那時候﹐外子想建個雙車庫﹐正好利用那位置﹔於是接納了他的“忠告”。我卻心疼了好一陣子﹐可是為了住家安全﹐還是忍痛答應。兩天後﹐Kiwi老先生果然帶著電鋸過來。還記得當他動手之際﹐樹上鳥兒啁啁﹑蜜蜂嗡嗡﹑蝴蝶翩翩﹔繞著松樹上下飛翔。當時我心中不忍﹐並默默向鳥﹑蟲們致歉﹐還趕緊拍了幾張照片作留念﹗(後來我研究毛利傳統﹐知道毛利人每當砍樹前﹐必先向森林之神陡妗)電鋸砍了松樹一半後﹐老先生忽然停下來要收五百大元鋸樹費。外子一 傻了眼﹗可沒法子﹐只好答應﹔後來老先生可能良心發現﹐只收三百算數。此後﹐每次他再無事獻慇懃﹐外子總有點戒心。

    我早晚散步時經常看到路邊一些小樹苗﹐樹身被寬布條緊扣固定﹐再以鐵圈圍住﹔目的是讓樹苗不受風向影響而歪倒。我很欣賞這種保護樹木挺直生長的方法﹐總覺得教養孩子就像培植小樹苗。父母若在子女年幼時多花點時間﹐教他們養成良好習慣﹐長大後誤入歧途的機會也相應減少﹔父母也可省心。相反的﹐小時候掉以輕心﹐等到壞習性定型後﹐再要管教﹐就費時費力多了。

    2000年曾受“雲南省對外文化交流協會”邀請﹐參與雲南採風團﹐與數十位來自其他國家的文友﹐每人在廣南縣種下了一棵標記自己名字的樹苗。還記得當時協會負責人對我們殷殷叮囑﹐著我們要常回家看看。啊﹗如無意外﹐阿爽樹也五歲多了﹔真有回去看看的衝動﹗

                                     (寫于11-1-06)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爽谈人生 - 阿爽 文章


桃花園陶朗雅遊記

疫情抑鬱症

全球华人女性反家暴题材征文

暢遊豪域寨子山(Howick Stockade Hill)

前塵往事話激流島

冷鼻子的土地紛爭

紐西蘭新任的紋臉女外交部長

龍在雲鄉:我在紐西蘭華文創作的心路歷程

鳥痴情緣

月宮上住了誰?

口罩與行蹤二維碼

巧遇「家己人」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