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怀 :全红婵现象:金牌背后的沉重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与怀

全红婵现象:金牌背后的沉重

作者: 何与怀    人气: 3497    日期: 2021/8/13


全红婵现象:金牌背后的沉重

何与怀

 

全红婵和她的金牌

“练的,慢慢一直练呗。我妈妈生病了,可是我不知道那个字怎么读,不知道她得的什么病,然后就很想赚钱,回去给她治病,赚很多钱,治好她……”

 

东京奥运记者会上,全红婵回答问题。这天是8月5号,这位中国选手刚刚获得东京奥运会十米台女子跳水冠军。她这个冠军可谓纵身一跃,惊艳世界,动作非常完美,第二、四、五跳甚至全部裁判都给了满分,打破了这个项目历史上任何最高成绩,简直不可思议。人们形容她压下的水花比煮水饺的水花还小,盛赞她绝对是一个跳水天才!

全红婵一鸣惊人,横空出世,举世皆惊。而且她才十四岁,刚刚够资格参加奥运。本来,在2016至2020这个奥运备战周期里,中国队并无这个湛江农村出来的小女孩的姓名。全红婵的生日是2007年3月28日,如果东京奥运会按照原定在2020年夏天举办,根据奥运会参赛规则,全红婵则未够年龄。可是,谁也没想到奥运会被延期了,屈指一算,2021年举办奥运全红婵到时满了十四岁,可以参赛了。真是命运女神特别眷顾。

也是命运女神特别眷顾,让全红婵因而能够在全世界注目下,在记者会上说了上面这一段话。小小年纪的她,不是特别会说话,回答问题时不时害羞地偷笑,偶尔还想不起来该说什么。她跳水动作非常成熟,但是在心理上,还完全是一个孩子。她说出的话都堪称是天籁之音,自然的,底层的,未经雕饰的。她还没有掌握中国运动员惯用的而且是必须的那套“感谢用语”。没有感谢国家感谢党,至少在两个场合,她都直接表达了自己努力夺冠是为了挣钱给妈妈看病。

这可能是在任何国际赛事上中国运动员获奖后说出的最独一无二的声音。把金牌直接等同于钱,这么直接的表达,本来应该让人感到尴尬,但她却让人感触至深。她没有大话,有的只是大实话。人们更盛赞她:感恩父母,这是人之根本,是善;纯真诚实,这是人之品格,是真。多么真实善良的有血有肉的感情!

但全红婵的纯真诚实,也撕破某些当权者刻意营造的盛世假象。全红婵在接受采访中时还说:“放假只能回家,回家又没别的地方去玩,就只能在家里。哎,没钱。我连游乐园都没去过,动物园也没去过。”小小年纪令人心酸。全红婵的话其实还透露了一个秘密:七岁就离开父母去练跳水的她,根本没有好好念书。她的天真和纯粹背后,是一个残酷的世界,让人感到极其沉重。

全红婵获得冠军之后,她全家的命运肯定会彻底改变。事实上,好些天她位于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迈合村的住家一下涌来各种相关或不相关的人,认识不认识的家乡父老、贤达要员、见没见过的亲戚全都来了,相争祝贺,相争亲热。她家外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人声鼎沸,震耳欲聋!湛江市三家企业也相争宣布要向全红婵一家赠送什么精装住宅、商铺以及现金。湛江市卫健局和医院代表去病房慰问全红婵的爷爷,表示要为她的爷爷和妈妈提供全方位的医疗保障,现在,什么钱不钱的,绝对没有钱的问题了!现在,有关领导们大声宣告:“请全红婵放心!”还有一则消息在网络上走红:“广东省湛江市全氏总支本家追认2020东京奥运会跳水冠军全红婵为二十六氏孙,并修订家谱,立门族牌位和匾额,未来全红婵将获得独立牌位。”这样的一出戏,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了——只有光宗耀祖才配做一家人?而且,还要“追认”?出现这样的闹剧,很多人都感叹世态炎凉,完全一个功利现实、功利社会的缩影。

全红婵现象,不能不让人深入思索一些问题。

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以举国体制,大力制造奥运冠军,世界冠军。据有关统计,中国一块金牌,大概要花费人民币七亿元。七个亿是什么概念?这是超过九个贫困县的财政收入!但中国当局算的是所谓“政治账”,为极端民族主义绑架的民众也一味狂热地以成王败寇看奥运。这次中国以一面金牌数之差而梦断东京奥运会,便让中国上下一片叹息,愤愤不平。他们无法忍受:既然“东升西降”,既然“时势在我”,何以奄奄一息的美帝还这么猖狂?!中国这些人的心态,真是离奥运精神十万八千里。

什么是奥林匹克精神?它本质是人的精神,这个精神的底色,应该是纯真的,干净的,欢快的,自由的,超越的。这次奥运会期间各国运动员爆出很多冷门,全红婵是一个典型。也有另一个典型——公路自行车金牌得主的奥地利选手安娜·基森霍夫。她是一位数学博士后,目前在大学做研究员,她这次比赛就充分利用了自己的专业知识。她没有团队,没有教练,没有国家一分经费,孤身一人奔赴赛场,并最终获得奥运冠军。有人就说,何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就是!她并没有自诩为谁挣了什么光,只是在比赛中开心地玩了一回,她玩得是那么潇洒。这才是最好的奥运精神,最好的人生态度。全红婵尽管也体现了奥林匹克的憧憬和寄托,但是,那种悲情底色,人们不能因为她一朝夺冠就彻底遗忘。中国孩子全红婵和奥地利姑娘安娜,诠释的正是这样的两个大不相同的境界。在举国体制的奥运模式下,全红婵付出沉重的代价,显然与追求自由和自我的安娜不可同日而语。

人们还要说,全红婵可以压住命运的水花,她是幸运的,而无数像她一样从小就离家训练要付出沉重代价的运动员最终离领奖台却很远很远;农家女儿全红婵固然压住了命运的水花,但她身后的中国大约六亿农民很多即使付出更为沉重的代价也难以像她这样幸运。

人们还想起民国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早在1932年发表的《中国人的命》中所说的话:

中国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翻身?要等到人命贵于财富,人命贵于机器,人命贵于安乐,人命贵于名誉,人命贵于权位,人命贵于一切,只有等到那时,中国才站得起来!

 

(2021年8月8日于悉尼)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与怀 文章


何与怀:陋习知了翡翠及其他

“燕山雪花”要席卷全球吗?

一位痛苦的清醒者——纪念王若水先生(五)

一位痛苦的清醒者——纪念王若水先生(四)

一位痛苦的清醒者——纪念王若水先生(三)

一位痛苦的清醒者——纪念王若水先生(二)

一位痛苦的清醒者——纪念王若水先生(一)

怒海幸存者的家国情怀与人生感悟 ——从心水诗集《三月骚动》《温柔》看他的人生与写作

汪应果:一位充满家国情怀文化忧思的退休教授

蓝红黑:齐家贞一生的珍贵感悟

立场决定判断 一一 也谈澳洲前总理骂现总理

试论潘金莲撑窗棍跌落陈独秀嫖娼被责以及薄熙来不慎打出一拳的历史效应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