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怀 :就是要人人自危,全民互撕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与怀

就是要人人自危,全民互撕

作者: 何与怀    人气: 1795    日期: 2023/9/14


 

就是要人人自危,全民互撕

何与怀

 

最近,中共官方拟修改法律,将“有损中华民族精神”和“伤害中华民族感情”的言行列为可被惩罚的犯罪。人们马上为中国男足担心。中国男足烂到什么程度,举国皆知。去年21日,正是虎年农历新年当天,中国男足以13输给越南队,酿成“河内惨案”,这一股晦气,确实真够“有损,真够“伤害的。如果该法条获得通过实施,这班人每逢比赛必定瑟瑟发抖。如果他们以后在“七七事变”或什么纪念日的赛事中惨败给日本,或者在南海纠纷激烈时输给了越南或菲律宾或马来西亚,那么请问怎么办?是否也该对这帮运动员执法处以罚金或行政拘留?或者仿照某些独裁者做过的,干脆送去劳教乃至枪毙?

“服装”也成了话题。今天,政界,包括党国领导人,以及商界、学界……等等各行各业人士在许多场合都穿西装,打领带,而不是穿唐装、中山装,有人便问,那是否“有损中华民族精神、伤害中华民族感情”呢?东方大国穿西装,好像属于方向性错误吧?也许哪天你穿个西服上班挤地铁,隔壁凑过来一个闲汉,没由来地就扇你一巴掌,然后骂道:“狗汉奸!你不知道西方现在正在联手围堵我们吗?你怎么还敢穿西服?你伤害了民族感情!”

这其实已经发生过。去年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和服少女案就是如此。北方某市一位女士在大街上穿着和服拍照,竟被警察拘留,罪名正是“有损”与“伤害”,引起舆论大哗。比起和服,“比基尼”伤害更大了,听著就不正经,看著更有伤风化。警察制服呢,也要禁止吧?因为现代警察是清末跟殖民国家学习的,反映了中华民族的屈辱史,太负能量了。

而且,“警察”两字就不能用——原来就是日语。由此引申,当今中国许多日常用语,例如人民、共产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革命、民主、世界、科学、经济、干部、哲学、派出所……等等词语都是由日本引入,国人竟漠然无知,一直广泛使用,这算不算“有损”与“伤害”?人们日常生活,在家中使用的电灯、电话、手机、电视、电脑、互联网络、电冰箱、冷气机、洗衣机、抽气扇、抽湿机……出门、出差、旅行、运输依赖的汽车、火车、地铁、飞机、轮船、自行车、摩托车等等全部来自美帝那些西方国家发明的科学技术,这又算不算“有损”与“伤害”?

确是,如果立法者真的想以“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这个概念作为定罪标准,便要先行确定其红线到底在哪里。究竟在哪里?立法者其实也无法定下。例如,你今天和日本闹翻,和服成了问题,但该知道,中国许多名人,如郭沫若、章太炎、田汉……包括“骨头是最硬的”鲁迅,都爱穿和服。宋庆龄晚年想穿和服,还委托访问日本的廖梦醒去买。秋瑾,她那身和服再加日式发髻,成了一个历史定格。秋瑾是爱国志士,要因此否定吗?!又或如果明天又想和日本拉关系,是否又要赞扬和服了?所以,有人就说,如果中国人的穿着都要围绕中共外交指挥棒转,都要跟着中共领导人指引的方向,那样的话,所有人都会陷入“普遍性违法”的隐忧中,所有人都会发神经,一种“变形怪”就会出现。

有人规劝道,作为常识,法律具体条款要符合三个要素:一是清晰性,不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二是具体性,是准确的,可操作的,违法行为造成的后果必须是真实的;三是一致性,面对一款法律,执法者和被执法者要有共同理解的基点。而且,制定法律的原则是:保护公民权利是目的,惩罚违法犯罪是手段,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说得更明白些,不能把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作为执法和打击对象。他们还担心“副作用”。担心这样的立法,会引发和助长中国社会的排外乃至封闭性倾向,会刺激民粹主义或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蔓延,会加剧与某些国家的对立情绪,导致外交上的被动。

根本上,人们问,所谓“中华民族精神”,所谓“中华民族感情”,如果提高到法律层面,是由谁确认?是按什么程序确认?如何清晰、具体、形而下界定?众所周知,不同的时空条件、在社会所处的不同地位,以及年龄、经历、受教育程度、职责、性格、性别、宗教信仰等等的差异,都会造成对精神、感情的不同理解。即使同意某一个精神、感情中的概念,诠释也会大不相同。那么,谁来订立法律标准?是否“有损?是否“伤害?谁来裁决?怎么裁定?

有人进一步理论,说,按照“有损中华民族精神”和“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这个表达式,被伤害的主体实体是中华民族。且不说这里的“精神”“感情”该如何定义,按照这个表达式,被伤害的不是个别人,而是全体中华民族的感情。那就法律判定而言,怎麽能确定全体中华民族的感情被某个行为伤害了呢?即便不是全体,而是多数,法院定罪时就必须确定这个多数,问题是这个多数该如何证据确凿地确定呢?而这就又牵扯到了该法条所犯的另一个常识性错误——被侵权主体界定不明。说简单点,就是“中华民族”不是一个现实中存在的大活人,它没办法自己开口控告到底是谁伤害了它的感情。那就产生了一个要命的问题——谁有资格代表这个概念判定它的感情被伤害了?

…………诸如此类,看来道理十足,虽然其实也不过是些常识,但可谓苦口婆心了。不过,在中共当局领导人看来,统统这些,轻说是天真无知,尽是一堆废话,怪话,胡话,重说是妄议中央,居心不良,妄图造反。

你说谁有资格代表中华民族判定它的感情被伤害,你难道不知道我党就是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代表吗?!这是神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的。提出这个问题,不就是妄图倾覆国家政权吗?

你说这个“有损罪、“伤害罪很难定义,很难实操,这是你政治立场有问题。好定义也罢,难定义也罢,就是我定义。这是党领导应有之义。在当今中国,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党领导一切,当然也领导法。

说到“中华民族”,不要忘了你是否姓赵;即使姓赵,也有上下尊卑之分;即使住在赵家,也许你只是个奴才看家狗而已。此外有千千万万欲当奴才没当上却欣然赞同这个“有损罪“伤害罪的芸芸众生。某人说,“你吃特供时,想不起和我们是一个族,你住高干病房时,想不起和我们是一个族,你把子女弄到长青藤住尔湾豪宅开法拉利时想不起和我们是一个族。”算说对了,就是这样。打江山坐江山,江山就是人民,今上圣旨不是早就公布于世,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吗?

那些吵吵嚷嚷的人也根本参不透今上习总的“中国梦”,更有可能是刻意破坏。今天和服可疑,明天和服美爆,并非完全不可能,正如怼美时放映《上甘岭》,认怂时放《黄河绝恋》,因应国际形势变化,绝对正确。而目前,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它拉拢日本、南韩、澳大利亚、巴拉特,我党就要与朝鲜、俄罗斯结盟,就是要对立,敢于斗争。因而要抓汉奸,抓间谍,抓“行走的五十万”。内政更是如此。治大国如翻大饼。从动态清零到全面放开,应阳尽阳应死尽死,不过一夜之间,这叫收放自如。文革后反对过个人崇拜,现在国情需要,就要定于一尊,一锤定音。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每个人务必做到三个一分钟”——“一分钟都不站在党的队伍之外一分钟都不偏离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一分钟都不离开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的视野今天,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核心精神,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核心感情,绝对有损不得,伤害不得。

许多人公然诬蔑这次修改法律,说若然通过,只会助长极端民族主义、狭隘爱国主义、低智商民粹主义,只会使到“抹黑论”、“砸锅论”、“汉奸论”、“阴谋论”满天飞。他们居然发出警告,说什么这次修改法律,看似一场闹剧,实质是非常非常非常危险的信号,千万别小看。说我党当权者的任性,可能诱发并导致一场全民互撕互殴互损冤冤相报的毁灭性大灾大难!这场大灾难,一旦引发,必是一场链式相互出卖灵魂的核爆级的万劫不复,每个中国人都将身处朝不保夕的自危境地,最后变成人人自危。

有点危言耸听了,不过也道出我党这次修改法律的真谛。是的,就是要人人自危,全民互撕,才好统治。今上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首先就要在中共国实现——实现人人自危的命运共同体。

这些人泄露我党最高机密了,实属罪大恶极,定当捉拿严办之!

 

2023912日)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与怀 文章


沉沦神州的血祭者

沉沦神州的血祭者

除夕快乐!



是挽歌,是控诉,也是未来的揭示 ——从沈嘉蔚巨作《巴别塔》谈到“习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杨恒均博士的意义

澳洲改宪公投告败:幸与不幸

何与怀:一场人为撕裂澳洲社群的“盛举”

何与怀:也谈“澳华文学的黄金时代”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