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乾坤 :見識「石器時代」生活(南太風情速寫之三)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扭转乾坤

見識「石器時代」生活(南太風情速寫之三)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3929    日期: 2013/3/7


  南太平洋之所以被稱譽為「最後的天堂」,除卻未受污染的純淨美好自然環境,還因為居住於此的島民面惡心善,天性開朗,擅长歌舞、編織及雕刻。雖然諸島均已於數百年前与西方來客有過相遇交往,情愿或不情愿接受另一种文化的熏染,但傳統的村社部落,仍然是土著堅守的家園,他們生於斯長於斯,為每一個誕生的嬰兒、每一個死去的男女,都舉行派對,暢飲終日,載歌載舞。与文明發達的歐亞北美相比,土著的人均壽命并不高,生活水平更是差一大截,許多人仍居住在茅棚草屋之中,接天上雨水飲之,食山果薯芋果腹,以馬代步,划舟出行。

  在科技高度發達的當代,南太諸島是我們這個星球上僅存的幾片淨土之中其一,在浩淼的太平洋藍水之中,草木葱蘢氣候宜人的諸島,似乎一直遠離政經紛爭,在椰風蕉雨中,作着他未醒的梦。盡管大國列強的觸角早已延伸進入這個地區,但島民們以天生的狡黠与貌似友善的逢迎,在為自己的土地爭取外援等利益的同時,從來沒有輕易放棄過對祖先遺留下土地的佔有,以及對自身傳統的恪守。這是因為在島民心目中,所有自稱「朋友」之外來人等,皆是船舟划水不留痕的過客,惟獨他們自己才是真正的海島之子。

  我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曾因為追尋印象畫家高更足跡,離開斐濟島前往瓦努阿圖、所羅門、巴布紐幾內亚、西薩摩亚、美屬薩摩亚与東加王國採風。原訂計划中尚包括社會群島与紐喀里多尼亚,惜因故忍痛放棄。在两次歷時六周的行程中,憑藉在斐濟近十年的島國生活經驗,以及對諸島文化藝術、民俗的熱愛与興趣,以一種探親訪友的心態走訪各國,感受殊為不同。

  一個以現代社會謀生立足技能裝備自己的人,讀了幾部書,識字少少,能畫上幾筆,內心免不了有幾分自信,但一旦進入南太平洋諸島神奇世界,就不得不自慚形穢,甚至覺得自己原來一無所知,愚味透頂。

  其時与台灣畫家劉其偉在巴布紐幾內亚擦肩而過,當時他受台灣美術基金會委托,組隊登島進行「巴布紐幾內亚石器文物採集研究計劃」。而我只作為一個獨行客,帶着一支筆來探秘獵奇,只不過我探的秘,是人們如何活著之秘﹔我獵的奇,是天地本真面目之奇。

  當時我的另一任務,是受「南太平洋藝術博物館与爬蟲動物園計划」委托,到諸島蒐集相關資料。當見識過那些木雕草編藝術作品之後,個人感覺是用這些易朽質材手工造就的藝術品,意味著某一位土著心血來潮的即興發揮,只有在當地的陽光下隨意把玩,才能賞出創作者毫無斧鑿的構思,我發現箇中很多可能是与自然或是神靈的交流。一旦把它們搬進博物館或公園,其內在的神韻立即消失無形。我開始覺得从各國搜購土著藝術品集中於一處展覽,并非好主意。

  這亦使人聯想起每年九月在巴布紐幾內亚果洛卡与哈根山輪流舉行的三天慶典,超過四十個部族土著披五彩繽紛盛裝,携盾持矛前來參加,許多羽飾、盾牌与兵器制作精美,據說慶典結束,俱集中焚毀,不留痕跡。

  南太平洋的有些土著迄今仍相信這些東西里面附帶有某些神靈或魔咒的力量。不同的信仰,令到他們有与我們不同的世界觀,對生死不是沒有恐懼而是處之泰然,對富有的觀念,有時會以通過饋贈他人反而增加個人富有為標準。他們视互通有無,与人分享為理所當然。

  所謂文明世界至今還念念在兹尋尋覓覓的大同天地,早已在島上存在千年,只不過有人视而不見罷了。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扭转乾坤 文章


為過去爭吵將使我們失去未來

二選一還是貨比三家

行走雲端的紐西蘭防疫

封城日子怎樣過

我們如何以及何時拿到通往自由的門票

我們都是《魷魚遊戲》的參與者

紐西蘭抗疫政策的三個版本

為紐西蘭之子拍的電影

Britomart火車站和Te Komititanga廣場

在紐西蘭打疫苗

不要成為「自己成功的受害者」

孤島不孤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