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时评 反欺诈办公室起诉,六名政客出庭,与华人有关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魔王时评

反欺诈办公室起诉,六名政客出庭,与华人有关

作者: 魔王    人气: 3268    日期: 2021/5/26


反欺诈办公室起诉,六名政客出庭,与华人有关


新西兰媒体报道,反欺诈办公室去年在工党进行的政治献金调查有了新进展,有六人于周一上庭。由于法官的匿名令,媒体并未报道出六人名字,只报道“没有现任国会议员,也没有现任和曾任工党干部”,暗示其中有前国会议员。这件事看似跟华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我观察媒体和民间舆论,往往喜欢提华社的政治献金案例,比如在政治募捐活动中高价拍卖瓷器和书籍等,显然此事与新西兰华人有不小的关系。

 

现行的选举法规定,捐赠给政党的政治献金高于15000纽币则需要公布捐赠人的信息,淳朴的新西兰人一直坚信各党都严格遵守这一规定。直到前国家党议员Jamie-Lee Ross在反叛国家党后,抖露出国家党在收到华社大笔政治献金后分割成小份的“潜规则”后,才震惊新西兰舆论。在追查之下,新西兰人更发现原来各党都是这么干的。反欺诈办公室除了调查工党外,去年也同时对国家党、优先党等发难,显然这是一种行业内存在的钻漏洞行为。

 

工党党魁,新西兰总理Jacinda对此评论说,这些上庭之人其实并未违法,这些问题其实是规则制定的问题。确实,那些帮客户绕过规则避税的会计并不能算违法,这些绕过规则而隐瞒捐赠人的政客,在法律上很可能也并不算违法,新西兰最终得要讨论如何堵上这个漏洞。按照民间的舆论,很多新西兰人希望降低公布政治献金信息的金额门槛,比如降低到100纽币,如此,谁给谁捐了钱将无所遁形,政治透明化将达到发指的地步。

 

但我不得不指出,公众在这个议题上,对于政治不透明的恐惧,更多来自对华社的恐惧。

 

可以看到现在新西兰人举出的案例都是,在政治募捐活动中高价拍卖的瓷器和书籍,这是华人过去常用的拍卖物品。新西兰舆论普遍认为,廉价的瓷器和书籍却动辄拍出几万甚至十几万的高价,这看起来就很不正常,然后又被政党分割成小份规避公布,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政客为了高价而出卖国家利益,但这种藏匿的动作让这些政治献金看起来更可疑,也让这些捐钱的新西兰华人华商更可疑、更可怕。“你们要对我们新西兰做什么?”

 

但其实这些捐钱的华人社团和华商,都只是在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力而已,新西兰宪法规定华人也有参政、投票和政治献金的权力,他们捐钱也与其他族裔的社团、商人一样,是为了支持符合自己利益的政客政党,只不过华人华商更有钱罢了,一出手吓到了一些没见过世面的新西兰人,但那不是华人们的错。

 

真正有错的其实是某些新西兰政客。当华商出于经济利益而捐赠了比如十几万纽币后,这些新西兰政客不愿去对公众解释这笔钱拿的合理合法,不愿向公众解释这笔钱对于中国公司的公关费用来说并不算什么,反而做贼心虚地将其分割,向公众隐瞒,最终谎言戳破后,公众既不能理解政客,对华人的恐慌和歧视也更大了。可以说现在新西兰华人参政环境的恶化,大多都是这些拿了钱却不帮金主发声的政客搞坏的,而且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

 

所以现在我都有些支持主流社会中的一个呼声,那就是将15000纽币政治献金公布门槛,降低为100纽币。我认为如果这样,新西兰政客要想拿华人的钱,就必须去向公众解释这笔钱是干净和安全的,华人华商的公众形象也才能变得干净安全,不会再被公众歧视,也不会像小三一样被丢弃,华人华商之前向政客的付出才会真正得到回报。

 

不过我们不应该太高看一些新西兰政客,他们大多是不敢去向公众帮华人华商说话的,所以假如献金公布门槛真的改为100纽币,他们一定会在“拿华人钱”与“帮华人说话”之间艰难抉择,简直生不如死,并且谁知道他们还跟其他哪些非华人的敏感单位有猫腻,100纽币门槛可能会直接要了他们老命,甚至会导致议员这一行当变成水至清则无鱼。所以我料定政治献金门槛的降低,阻力会非常大,各党政客应该会暗自团结起来让它不要发生的。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魔王时评 文章


论中国能否顺利加入CPTPP

新西兰电台报道"国际学生践踏新西兰",听众投诉但失败告终

中国人受穷才能确保西方安稳吗?

新西兰迟早要在反恐议题上学习中国

论如何把新西兰变成立陶宛

“中国疫苗”在新西兰居然成了敏感词?

拒绝中国疫苗,就是把自己的人民当“刍狗”

澳大利亚总理嘲讽新西兰“防疫清零策略”反被嘲讽

新西兰需要与中国进行防疫合作

北岸护士是“造谣者”还是“吹哨人”?

亡羊补牢? 追踪报道“万众防疫”公益活动(二)

奥克兰“万众防疫”公益演出是在给“台独”站台吗?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