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时评 “眯眯眼争议”中体现的中西方文化冲突与融合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魔王时评

“眯眯眼争议”中体现的中西方文化冲突与融合

作者: 魔王    人气: 4090    日期: 2021/12/28


“眯眯眼争议”中体现的中西方文化冲突与融合

MorganXiao 魔王时评 2021-12-29 08:51

中国热议的“眯眯眼”系列事件并不简单,也并非仅是中国内部的事件。这类争论反映是当今华人“自尊需求”日渐增长的时代,中西文化和认知冲突日渐加剧。所以有必要写第二篇文章继续剖析。


继迪奥(陈漫)、《雄狮少年》等“眯眯眼”事件后,三只松鼠和奔驰的“眯眯眼”宣传图也都引发了激烈争议。人们主要分为两派,正方认为反方上纲上线,而反方认为正方不懂斗争。争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甚至中国官媒《人民日报》也来劝架了。

图片


笔者倒认为这场争论有助于华人民族觉醒和提升思辨能力。从主流舆论看,大家针对的其实并非是“眯眯眼”或“小眼睛”本身,而是西方人的刻板印象,以及一部分华人的卑微迎合,鉴于那些迎合的华人也还是“自己人”,所以归根结底这场斗争针对的是“西方人的刻板印象”,华人应该在未来的争论中尽量保持一致对外。


华人圈目前对“眯眯眼”的斗争还是理性的


既然这是一场“反歧视斗争”,有必要对比一下隔壁黑人战友们。如今华人们对“眯眯眼”的反感像极了黑人反感“西瓜”,在美国,如果一个白人请一个黑人吃西瓜是很可能会被打的,匪夷所思是吗?

图片

(奔驰的“吊睛眯眯眼妆容”宣传图)


其实西瓜是“解放黑奴”后才与美国黑人联系起来的,当时被解放的黑人常用吃西瓜来表达和庆祝他们的自由,尤其是他们新获得的财产权,这引起了美国白人的强烈反对,他们将这种水果作为美国黑人所谓的不洁、幼稚、懒惰和不适合公共场所的象征。这一比喻在 1860 年代后期在美国印刷文化中传播开来,并支持了当时“美国黑人不适合成为公民”的论点。(本段引自《How Watermelons Became Black》,WILLIAM R. BLACK

图片

(当时侮辱黑人的宣传画)


而白人对华人的“眯眯眼”偏见也起始于同时期,当时西方华工长期在黑暗中工作生活(如船舱、矿井),在太阳下经常眯眯起眼睛,与黑人一样,白人也为华人归纳了“眯眯眼”这个特征以做种族区分和歧视,比如从同时代的童谣“Chinese, Japanese, Dirty knees”配套动作可以看出,当时白人认为华人是向上吊眼角的眯眯眼,而日本人是向下塌眼角的眯眯眼,而两者共同特征是“膝盖脏”(因为都爱下跪)。所以“吊眼角眯眯眼”在当时社会的含义,就是在讽刺华人是一群地位卑微、文化落后的族群,和黑人一样,不配与白人平起平坐。


 所以“西瓜”和“眯眯眼”的歧视,发生在黑人和华人已经有了一定自由的时候,这种歧视的严重程度轻于“奴役”和“殴打”,但依然属于歧视。华人不应该对自己的社会地位要求太低,以为只要自己不被当街殴打就算不被歧视了,就满意了。华人应该勇敢地要求与白人平起平坐。


时过境迁,西方社会环境已变,很多人都不太能理解“西瓜”或“眯眯眼”为何敏感了,但在西方种族歧视依然根深蒂固的当下,了解到民族苦难史的黑人们意识到,围绕“西瓜”的斗争依然有现实意义,所以现在没有黑人会认为“对西瓜敏感”是没必要的或玻璃心的,华人们对“眯眯眼”的态度也应该是这样的。


这样的斗争会不会是上纲上线?黑人权利运动者认为反歧视就是要“矫枉过正”的。比如黑命贵运动中的领袖们认为,也许乔治·弗洛伊德是有人品瑕疵的,但这依然不可以成为警察可以针对黑人族群滥用武力的理由,如果佛洛依德死后不出来斗争,迟早会有真正无辜的黑人被滥杀,所以人们应该给白人提出“过高要求”,而不能给弱势的黑人提过高要求。相比黑人族群,儒家文化的华人似乎更善于给自己提过高要求,比如要求自己“宽容”、“自信”等等,一旦有点斗争意识,还会被一些华人认为“极端”。这样缺乏斗争意识,是不可能获得与白人平起平坐的地位的。


“矫枉过正”的社会运动方式看起来比较左、比较极端,如果是全部对内斗争,则确实可能会发生失控和混乱(就像文革那样),但这个运动是针对外部强大而顽固的种族主义敌人的,也许这种所谓的“极端”才是真正的“平衡”,只要对内点到为止,则不并会发生本族群的分裂。


况且黑人们在“西瓜”问题上也并不极端,他们自己仍然会在超市买西瓜吃,只是别的民族(尤其是白人)不可以提及或者赠送他们西瓜而已。再比如黑人之间也是可以互称“N字诀”的,但白人就是不可以跟黑人说这个词。看似不公平是吗?但政治正确的运作方式就是如此,本民族做得,你们外民族就是做不得。同理,华人依然会欣赏一些“眯眯眼”模特的,但要是别的民族(尤其是白人)给华人强行选择眯眯眼模特,或者用国际奖项引诱华人艺术家们塑造“眯眯眼”形象,千篇一律都是白人的品味,华人不应该忍气吞声或丧失警惕,华人需要站出来跟他们说“我们不高兴”。


而且抛开眯眯眼的歧视含义不说,“眯眯眼争议”本质是华人在与白人争夺“审美话语权”,笔者认为相比中西之间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冲突,这已经算最温和的斗争了。


图片

(李小龙早年在采访中反对“眯眯眼”刻板印象)


这场对“眯眯眼”的中西冲突是迟早要发生的,也是全方位的



图片

(这场“反眯眯眼”运动,新西兰华社作为中西文化交流的前线也无法置身事外。此图为新西兰大麻合法化公投前用于吸引华社支持的宣传画。宣传语“虽然我不抽大麻,但我依然认为支持大麻合法化很有道理”,暴露了新西兰主流文化界对华人文化和价值观的不屑和傲慢。


长期以来,白人若在黑人面前提“西瓜”就会被抵制,白人在海外华人面前提“眯眯眼”也会引起反感,但在中国的华人面前提“眯眯眼”似乎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甚至还有华人将其当“高级脸”去追捧,以至于我们可以看到千篇一律的“眯眯眼”。对“眯眯眼”更早地敏感,说明住在西方的华人距离白人社会很近,而住在中国的华人与白人社会交流甚少,但这个情况就在近几年也发生了变化。中国的华人现在也开始在乎“眯眯眼”了,这说明由于中国的开放和发展,中国的华人与白人社会的交流更频繁了,也同时说明中国的华人开始“衣食足而知荣辱”,开始追求自尊需求的满足了。显然这种中西文化冲突的发生是发展的必然,是不可逆的,也是进步的,我们不应该逆潮流而动,螳臂当车。


如果放在中西文化冲突的大背景上看,这是华人在试图“夺回审美话语权”,这已经是华人最低的要求,因为华人最终寻求的,是来自西方人的全方位的文化乃至政治价值观的尊重。如果连“眯眯眼”争议都搞不定,就别想让西方人尊重华人其他更敏感的价值观了。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对“迎合西方的华人”进行点到为止的批判,同时把西方人也拉进来旁听,并合力要求他们做出让步。


西方人需要知道的是,中华文明已经是一个体系相当完整独立并正在现代化的庞大文明,西方文明是无法像取代其他局部落后文明那样取代中华文明的。比如在两个文明的交界处,如国际影视界或者新西兰华社,西方人的审美就是没有能力取代华人审美的,只有互相让步并融合才是未来,那么西方对 “眯眯眼审美”的让步,将可以是双方一个很好的开始。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魔王时评 文章


新西兰治安恶化,以暴制暴不是解决办法

工党下台新西兰经济就能好吗?

中新关系走向未来10年预测:“软的更软,硬的更硬”

论台海两岸默契配合,中国锁定所罗门群岛军事协议

聊聊奥克兰咖啡馆展示台湾旗帜被抵制事件

新西兰不应该在“中国-所罗门安全协议”上选边站

新西兰华人有权喜欢任何国家

评“中美就俄乌问题通话”对新西兰的影响

为什么会有华人不喜欢魔王

新西兰华社期待乌克兰尽快实现和平

假如台海有事,新西兰是否会没收华人财产?

新西兰不太想跟随美国了?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