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时评 参加2022年奥克兰地方选举后的感言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魔王时评

参加2022年奥克兰地方选举后的感言

作者: 魔王    人气: 2631    日期: 2022/10/8


2022年奥克兰地方选举的初步统计结果出炉,22名华人候选人中有4人当选,我所在的东区Howick选区是Sharon Stewart Maurice Williamson当选市议员。对此结果我表示接受并发表评论。

 

1,  东区选举结果符合我的预估

 

我在选举期间就并不讳言,Sharon Stewart Maurice Williamson是我认为获胜希望最大的东区市议员候选人,他们在当地都有几十年的根基。这个选举结果也证明,我的政治评论一直都秉持客观精神,绝无误导读者。这个结果也能看出也的确按Willamson所言,地方选举最重要的是民众对名字的熟悉度,因为候选人得票数与他们总体付出的参政时间和宣传成本是成正比的。

2,对自己的得票数失望

 

在选举中我也多次说过,Howick选区的市议员候选人中政坛老手如云,只有我是新候选人,所以我要拿票并不容易。但我的票数只有三千多,还是低于了我的期待值。我的低票数主要是由于Williamson所在团队与Paul Young(杨宗泽)所在的团队之间的激烈竞争,所造成的分票结果。我也从这次选举中吸取到了教训,我将在未来着重经营在主流社区的知名度。

 

低票数也许会对我继续推动“机器人政策”的信心造成打击,也许这样深奥的治国策略并不适合放在地方普选之中,毕竟市议员选举中,影响大多数选民决定的并不是纲领和政策,而更多是“名字的熟悉度”。但愿之后再有选民对奥克兰治安和经济问题绝望时,还能够回忆起我的机器人政策。

 

以上是个人分析,接下来分析一下华社整体

 

3,华人候选人大多无功而返

 

我选举前的文章判断,这次选举虽然站出来多达22个华人候选人,但实际当选的可能会更少(而不是一些人估计的“10个”)。目前统计看只有4位华人当选,他们是连任的区议员Peter YangSusan ZhuPeter Chan以及新晋区议员Sylvia Yang,而华人市议员Paul Young(杨宗泽)没有连任,其他的新站出来的华人候选人都没当选。与上次选举相比,奥克兰增加了一位华人区议员,减少了一位华人市议员,意味着市议会中已没有华人脸。华人候选人总体的低当选率说明,华人参选并不是单纯靠“广撒网”就能收到回报,而是需要“精耕细作”,不是靠一时的热闹,而是需要长期的经营。

 

4,叫好不叫座

 

本次地方选举期间华人社交平台上竞选宣传声势浩大,还有一些华人候选人在华社呼声很高,所在选区华人也都不少,但他们都没有当选,而4个当选的华人他们都有相当比例的洋人票。可见华人票并没有事前想象的那么多。这种叫好不叫座的现象,最主要的原因是华社投票率低,华人候选人缺乏资金支持,以及在主流社会缺乏宣传。

 

奥克兰本次地方选举的总体投票率只有不到17%,而华社更少,这说明至少83%的奥克兰华人选民,虽然对市政府或现任议员有种种不满,也支持更多华人参政,但他们都没有去投票,寄到华人家中的选票大多被丢入了垃圾桶,而且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声势浩大的宣传也并没有换来华社的高投票率。

 

我认为这里的主要原因是,大部分华人对地方选举的理解是“候选人个人利益”而非“公共利益”或“自己的利益”,认为“与我无关”。这个观念直接打消了很多华人的投票积极性,打消了他们认真研究候选人、填选票并专门跑一趟邮箱的念头。

 

6,积极的方面

 

虽然华社舆论普遍对选举结果失望,但我一直认为,在华人政坛在摆脱官僚权威主义风气之前,盲目追求“华人议员人数”是有害无益的,我们势必要先改良土壤然后再追求成果。从这个方面看,其实华社在本次地方选举中收获并不小。

 

“议员”这个职业的神秘感被打破。

 

“议员”原本给华人高高在上的感觉,在本次地方选举后,已经变成了可以被任人审视、监督和批评的一个低参选门槛的服务角色,这也是这个职业的本源,是民主的本源。华社原来的文化,将“议员”捧到了不应该有的高度,颠倒了新西兰民主文化,也是造成议员花瓶化和民权无法伸张的根源,然而不破不立,民主文化的些许回归,政治土壤的改善,让我对未来华社政坛涌现的参政者们有了更积极的期待。

 

更多华人媒体和社团参与了政治讨论。

 

参政议政原本对华社而言更多是自上而下的作秀和强迫接受,很少有自下而上的发声和平等讨论。但从此次选举期间的情况看,有越来越多的华人侨领、媒体人和选民,对各候选人敢于就公共议题提问和质疑,不再唯唯诺诺,不再被官帽压制噤声,这显然是民权意识崛起的良好苗头。我一直认为,只有华社民众对华人议员敢言,华人议员才能在主流议会敢言。

 

中新关系得到了稳定。

 

从本次选举结果看,新晋的市长Wayne Brown和一些新晋的市议员中(比如东区的Maurice Williamson等)都是友华人士,可以预见奥克兰市未来应该会加强与中国城市的合作,此外新西兰被忽悠卷入台海危机的风险得到了极大的降低。新西兰所有华商华人,乃至所有期望安居乐业和不愿卷入大国冲突的新西兰人,都应该为这次选举结果感到欣慰和感恩。

 

华人社团的短板被发现。

 

一些华人侨领在此次地方选举中已经意识到,华人社团对会员投票的影响力不足。这不仅难以提高华人投票率,也对心仪的华人候选人难以形成有效支持,更因此被其他族裔候选人瞧不起。

 

华人社团目前大多只是华人们自娱自乐的平台,华人社团也往往把“文化表演”当成了获得影响力的来源,但其实“掌握选票”才是真正的影响力。华人社团早就应当将金钱和组织力更多投入到“选票掌握能力”上,这需要华社改变价值观导向,华人社团之间应当要形成关于选票掌握能力的攀比和竞争,而非只有搞文化活动能力的攀比和竞争。

 

由于政治大环境已变,社会割裂加剧,新西兰针对华人参政的玻璃天花板已悄然变低,华人大笔政治捐赠的玩法也被封堵,有志的华人社团要想增加华人的政治代表度和社会地位,不该继续坐等主流政坛自行推出理想人选,而应该自己培养和推出代理人,而经营选票掌握能力,可以说这是未来唯一走得通的路线。

 

结语

 

非常感谢大家在此地方选举期间对我的支持,我也在选举中也获得了难得的经验,也将继续积极议政,为华社走向民主而奋斗。

 

这次选举不能仅以得票数和华人当选人数来定义,总体而言,我对本次地方选举成果以及华社未来持积极乐观态度。

 

主流社会的投票率其实也很低,我呼吁华人社团们发展更强的投票动员能力,华商们多资助心仪的华人候选人竞选宣传,以及华人媒体们多引导华社对选举有正确的理解,未来华人投票率以及华人候选人的当选率才会最终提升,否则华人候选人再多也只是凑热闹而已。

 

此外由于奥克兰唯一的华人市议员离席,使华社在市政服务方面形成一定的真空,所以我本人,也相信其他很多华人市议员候选人都愿意承诺,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义务为华社服务,连接其他非华人市议员。虽然华人脸在市议会中暂时缺席,但华社的声音不能在市议会中缺席。

 

谢谢大家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魔王时评 文章


盗用《人民日报》名义就能洗白杨宗泽吗?

盗用《人民日报》名义就能洗白杨宗泽吗?

新西兰《毛传媒》涉嫌诽谤,魔王将坚决维护合法权益

魔王众筹打官司: “我输了,华社就输了”

总理“突然”撂挑子不干了,新西兰还能怎么“救”?

陪同新西兰工党议员访问Unipharm联合制药

幕后的故事:这场反犯罪大游行是如何组织起来的?

新西兰总理的访华要求还有戏吗?

不应对中美关系回暖抱有幻想

今年APEC会是中国和新西兰改善关系的契机吗?

谍战新西兰:情报官当面警告间谍然后离去

复盘华社参与2022年地方选举的成果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3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