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说 - 杨屹峰 26.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23天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旅行者说 - 杨屹峰

26.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23天

作者: 杨屹峰    人气: 2863    日期: 2020/4/17


今天是2020年4月17号,星期五,新西兰进入全国四级警戒封禁第23日,离解禁日(4月23号)还剩下5天。
果然不出所料,今天新西兰的新增病例降到了个位数,确诊只有2例,另外还有6宗可能病例。
不过,也有2例死亡,其中又有一例与基督城的Rosewood养老院有关。截至今天,与这家养老院有关的死亡病例达到了7宗。
康复人数增加的速度也加快,比昨天增加了46人。
这一切都在说明,新西兰的疫情已经出现了转折性的好转。可以预见,下周一政府将会做出按时解封的决定。
封禁接近尾声,回首从3月26号开始实施封禁以来的二十多天,绝大多数地方看似平静,实际上还是有一些人不守规矩。据报,有关部门接到了超过2000宗违反封禁规定的报告:1605人因违反了《卫生法》受到惩戒(其中,190人被提起公诉,1381人受到书面警告,34个年轻人被移送未成年训诫机构-青少年援助处);而余下的473人则是因为违反《民防紧急状态法》而分别被处以起诉、警告等惩戒。
还剩下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就要结束全国封禁状态,这一段日子,奥克兰人感受到这个城市从来没有这么空旷、安静过。奥克兰曾经被诟病为新西兰的“堵城”,上下班高峰期,主要道路非常拥挤,即便是周末时段,也并不是时时通畅无阻。而当紧急封禁令一下,一夕之间,整个城市刹那间变成了一座空城,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拥有全国三分之一人口的热闹城垣。
随之解封期的到来,这座城市将恢复它的繁忙和喧嚣。虽然接着实施的三级警戒也有许多的限制,但是,我不相信耐不住寂寞的奥克兰人,还会乖乖守在家里。尤其是那些喜欢玩水的人们,一定会抓住冬季来临前的最后辰光,跳进水里去跟久违的大海来个亲密的零距离接触。虽然不让冲浪和划船,游泳总是可以的,哪怕就只是到沙滩上走走,留下一串脚印,也算给这个刚刚离去的夏天做个交代。
虽然没有惊涛骇浪,但这场疫情对新西兰经济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一贯乐观的新西兰人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商业信心指数下跌幅度达到9%,来到历史新低的73%;许多人失去了工作,不得不寻找新的职位,因此导致求职人数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万,达到了17万。
新西兰拨出120亿元资金作为工作补贴(Wage Subsidy)发放给收入受疫情影响的所有工作者(全职每人每周$585,$半职或兼职$350,共12周)。迄今为止,已经支付了99亿元,尚有部分申请还在办理中。
经济情况也不是一团糟,与2019年同期相比,新西兰出口出乎意料地增长了13.2%,这可能是因为主要贸易伙伴中国的经济活动先行一步恢复,启动了对新西兰产品的需求。
新西兰有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机构ACC(Accident Compensation Corporation),意思是“意外事故赔偿机构”,根据其职能应该翻译为“意外事故康复保险局”,这是新西兰中央政府直属的一个官方实体。
所有在新西兰境内发生的因意外而导致的伤残医疗费用由ACC全额支付,而且实施的是“无过失意外伤害赔偿”制度,换句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无论当事人包括受伤者本人是否在事故中存在疏失或过失,所造成的医疗费用,均全部赔付。这个项目不仅是新西兰公民、居民可以享受,甚至惠及所有外来游客。其实,就算是逾期居留者,也照样赔付。
所以曾有人开玩笑说,碰瓷这个行当在新西兰一定没有市场,碰瓷者不是被撞死(因为新西兰人开车普遍很快),就是被饿死(因为所有车祸受伤者的医疗费用有政府买单,讹不了钱)。
我自己就曾经受惠于这个制度。那还是刚移居新西兰没多久的一个夏天,我们几个朋友的家庭到一个海滩搞野炊BBQ Party,
7岁的女儿和几个小伙伴们赤脚在沙滩上嬉戏,大人们则忙着聊天、弄吃的。突然,有几个小家伙慌慌张张向我们跑来,跟我们说,我女儿掉到海里把脚扎伤了。
几个朋友比我还急,拔腿就跑,在海边的一处石砾滩,把女儿从海里拉了上来。海水被染红了一片,原来几个孩子从沙滩上跑到石砾滩,我女儿第一个跳进水里,脚踩到了海水下面的石砾上,哪知道石砾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小贝壳。这些贝壳就像一把把尖利的刀刃,刺进了女儿的脚板。
早有朋友拨通了“111”急救电话,十分钟不到,一辆闪着警灯、鸣着警笛的救护车风驰电掣来到海滩,把女儿放上担架,我作为孩子家属,也坐上救护车,一起把女儿送进了医院。
女儿在医院动了手术,医生从脚板底取出了一堆碎贝壳。她在医院住了三天,我也在医院陪护了三天,吃是点的医院餐,睡是在医院提供的摆在女儿病床边的一张行军床上。
医生通知可以出院的时候,我去办理出院手续,财务人员递给我一张表格,让我阅读,然后签字。我读了半天,都是些病情以及处置措施的描述,就是看不到金额数字。我问多少费用,工作人员有点诧异地指着表格顶头的ACC几个字,告诉我说,所有费用包括我的陪护及食宿,全部由ACC支付,我只需要签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走人了。
现在女儿就在ACC工作,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一次“落海”事故促成了这一份缘。
这样的机构,据我所知,全世界只要新西兰才有。我的一些客人听到这个消息,“咬牙切齿”地骂道: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竟然有这样的政府,有这样的制度。我记得当时我“辩护”说,新西兰似乎更像“社会主义”多一点?但是,这个惠及所有人的福利,可不是凭空而来的,每一个纳税人的薪资里,都要交付一笔税费ACC levy。新西兰人已经习惯于缴纳这笔费用,虽然屡屡有人对这个制度惠及海外游客提出质疑,但新西兰政府至今依然不对这项制度做任何修改。
本应枯燥乏味的封禁已经平平静静地过去了23天,我希望且相信,余下这几天的封禁日子也将平平安安。
(2020.4.17 奥克兰)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旅行者说 - 杨屹峰 文章


37. 皇后镇,两个旅人的对话

36.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33天(结尾篇)

35.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32天

34.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31天-澳新军团日

33.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30天

32.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29天

31.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28天

30.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27天

29.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延长5天!

28.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25天

27.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24天

25.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22天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