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名港人涉非法越境案被判囚七个月到三年 两名未成年被告不被起诉

中国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庭12月28日开庭审议这十名港人的案件,但当天只公布"择日宣判"。

图像来源,AFP

图像加注文字,

中国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庭12月28日开庭审议这十名港人的案件,但当天只公布"择日宣判"。

中国深圳市一法院周三(12月30日)公布,10名香港人因组织,参与偷越边境罪被判处7个月至3年徒刑。

邓棨然和乔映瑜被指组织偷越边境罪分别被判囚三年、罚款2万元人民币(约合3千美元)和判囚两年、罚款1.5万人民币(约合2300美元)。据盐田区人民法院公告,其余八人被判偷越边境罪罪成立,分别被判囚七个月、罚款1万人民币(约合1500美元)。

另外两人未成年“自愿认罪认罚”,不被起诉,并在同一天被移交给香港警方。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香港警方发言人在同一天表示两人将首先接受14天隔离观察,之后再处理他们在香港涉嫌犯下的案件。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的宣判又指有“部分港籍和深圳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被告人家属”旁听宣判。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的宣判指出,邓棨然、乔映瑜今年八月根据其他人安排,策划组织多人从香港偷渡至台湾,并由邓棨然购买偷渡船只。8月23日凌晨,邓棨然、乔映瑜分别联络案中其余10人,在香港西贡布袋澳码头会合,共同乘坐邓棨然驾驶的船只,企图偷渡台湾。当地时间早上8时许,偷渡船只在广东省管辖海域被深圳海警局查获,邓棨然等人被依法拘留,同年9月30日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这12人大多因参与香港示威被捕后获得假释,但被香港法院下令禁止离境,但他们8月23日在香港出发坐船计划前往台湾,离开香港水域范围后被中国大陆边防部门截获。

根据中国刑法,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和偷越边境罪分别可被判最高七年及一年的有期徒刑。如果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的疑犯被视为偷渡集团的首要分子或有特别严重情节,有机会被判无期徒刑。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早前的香港示威中,有人呼吁拯救这12名被中国当局拘留的香港人。

“不公平审判”

部份被判囚港人的家属向传媒发出录音,批评不论判刑是多少,被扣的“每一天都是冤枉”,又希望中国大陆当局尽快通知探访的安排,例如每次可以探访多久、能否给他们送衣服和食物等。

其中一人指出她“请求大陆政府可以尽快通知,香港政府我就不会期望任何事情”。

国际特赦组织在深圳当局发布判决后发表声明,指判决是经过“不公平审判”后而裁定的,让外界看清在中国刑事制度下受审的危险。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早前宣布流亡美国的梁颂恒接受BBC访问时也形容审讯过程并不公平,指出中国当局甚至不敢进行公开庭审,连家人和他们自行聘请的律师代表都无法旁听。“如果连公开审讯也没有,我们怎么可能相信这是个公平审讯?”

盐田区法庭周一(12月28日)开庭审议这十名港人的案件,但当天只称会“择日宣判”。香港媒体报道称,庭审开始前有美国、英国、加拿大、葡萄牙、澳大利亚及荷兰领事馆的代表在法院门外希望可以进入听审,但直到原定开审时间仍未获得允许进入法院。

美国驻华大使馆在此案开审前发表声明,称12人被指的所谓“犯罪”是逃避暴政。声明还称,认为民众将“不惜一切代价”在其它地方寻求自由,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12名港人,并允许他们离境。

12港人家属代表12月25日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公开庭审,请家属代表、家属委托律师、香港及国际媒体、各国外交使节人员能够到场旁听,并要求当局在审讯后对外公布判决书,以及承诺若12人最终被判监禁,家属可以尽快前往探望。他们同时要求香港政府派员旁听案件,确保他们作为香港公民的权利得到保障。

该法院称,法庭在庭审时听取了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和各被告人及委托律师的辩护意见,部分港籍和深圳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以及被告人亲属旁听了公开审理。

视频加注文字,

12名被捕香港示威者家属希望中国大陆放人,并送回香港。

家属反应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检察院16日称,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起诉邓棨然、乔映瑜;对郑子豪、严文谦、张铭裕、张俊富、黄伟然、李子贤、李宇轩、郭子麟8人以涉嫌偷越边境罪向盐田法院提起公诉。对案中另外两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择日举行不公开听证。

这12人8月23日从香港西贡出发,原计划偷渡至台军驻守的东沙群岛,再转船前往台湾本岛,但在南海水域被捕。

他们被拘留在中国广东的深圳公安局盐田分局,家属在8月28日收到香港警方通知,得悉亲人在中国大陆被刑事拘留。

根据部分被扣留者的家属表示,他们中不少人,已委托中国律师前往看守所,希望会面。但看守所要求出示委托书才能获准见面,其后当局称被拘留人员已委托官派律师,并以案件“很麻烦”,要求有关中国律师不要处理这宗案件。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12名港人的家属多次召开记者会,要求香港当局给予帮助。

拘押期间,家属多次召开记者会透露官派律师曾经向他们接触,但询问许多与非法越境案无关的案情,以及要求家属寄出其他家人的照片。

部份家属又收到自称是被扣押港人的信件,内容指在中国大陆看守所的生活美好,其中一名港人在信中更要求家人指示香港律师代为向香港法庭承认之前被控罪行,有家属质疑书信内容是否真的由被扣港人撰写。

他们原本希望亲身到盐田法院听审,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关系,从香港入境广东省的人需要接受14天隔离观察,而法院又只在上周五(12月25日)通知开审,令家属无法亲身旁听庭审。

视频加注文字,

港版《国安法》登场、选举押后……香港的民主之路如何走下去?

香港当局角色争议

香港当局因在12人港人被捕过程的角色备受争议。香港警方指事前并不清楚他们的计划,也没有在事件上与中国大陆当局合作,又强调必须尊重其它司法管辖区的执法行动。

但有当地传媒引述消息指,香港政府在12人出发当天早上派出飞机在他们上船的位置附近盘旋2至3小时,又引述民主派人士指出这种行动很可能是在监察某一目标,而香港政府早就掌握他们准备离开香港的计划,但没有派出水警截停他们,反而是让他们离开香港水域后通知中国大陆方面执法。

香港政府表明,这起案件属中国大陆司法管辖范围,要尊重国家的司法权和程序,强调港府已派人与家属见面和联系多次,提供可行的协助,包括向家属提供一些取保候审的文件。

美国商务部12月宣布的一份最新制裁清单中,包括被指有份监视这12人的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它连同清单上其他近60家中国和俄罗斯的组织或公司将被限制购买美国商品和技术。美商务部没有特别解释制裁飞行服务队的原因,但指被列入清单的组织“与军方有联系”。

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回应指,美国的出口限制是毫无根据的无理决定,纯粹政治操作,政府表示坚决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