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87. 2020,奥克兰的最后一抹秋色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87. 2020,奥克兰的最后一抹秋色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2804    日期: 2020/5/9


当花青素让树叶在树梢变红,秋日来临;
当红叶离开枝头,秋色凋落。
五月,是奥克兰秋日缱绻残留,不愿离去却不得不走的最后时节。
往年的五月,在这样的街巷,穿梭着各种红的、蓝的、绿的、白的车辆,摩肩接踵,来来往往。
而今天,只有我一个人、一辆车在这里逡巡,仿佛一叶孤舟在汪洋飘零,无人来和。 寂静的街道,稀少了人迹,却积聚了更多的生灵。 麻雀、燕鸥等鸟雀无拘无束地在这里嬉戏、觅食,如果有《班得瑞》的音乐相伴,想必应该协奏成一曲欢畅的秋歌。 鸽子在路中央悠闲漫步,麻雀在道侧畔叽喳觅食。 我不忍心去撕裂这样天籁般的宁静,便放慢了车轮驱动的速率。 这只独自在路边行走的灰鸽用它的明眸凝视着我,仿佛让我不要去打搅它那小小脑袋里正在思考的关于“鸟为食亡”的荒诞命题。 五月,黄了树叶,熟了芭蕉。 但这一串芭蕉沉甸得弯下腰肢,却依然舍不得让自己的肌肤变黄,或许是对刚刚逝去的夏天还有着丢不下的眷恋。 这样的街景,纵然有红叶满枝,但却看似平淡无奇。 然而,当我驻足路畔,不用弯下腰也能看到,那些先行掉落的枫叶,在归根之前,借助秋风把自己的身姿贴在铁丝网上,用这样的方式在无言地宣示:行为艺术,并不是人类才有的专利。 如果有人来问我:秋色最深的所在在哪里? 那么我想告诉他,除了中央公园(Auckland Domian),别无他地。 在宽阔的碧绿大草坪的周边,镶嵌着或雄浑或婀娜的树木,它们是栓皮栎、桦树和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树儿;仿佛一道金色的花边,让这个所在渲染了这座城市最执着的艳丽。 黄叶黄,蓝天蓝,白云白, 仿佛是在哪一首歌里听到过这样的词句。 全国封禁了四十多天,许多人儿在这里交会,或漫步、或碎跑,让秋色有了一些动感。 连那白色的栅栏也融入了这样的景致,点缀了秋情,仿佛在说着这样的话语:秋天,不仅仅只有一种颜色。 白桦很冷傲,执着地想用一树之力撑起一个秋天。 而栓皮栎则谦逊地衬伴在白桦树的身畔,默默地成全了秋色的完满。 不知道树木们知不知道“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道理,反正在这片草坪上茁壮着的树木们,合力托起了一个你不能不感叹的金色秋天。 “嘿,老兄,现在是疫情时期,请保持社交距离。”这棵有鼻子有眼儿的橡树,似乎在劝诫着另一棵正在向它走近的同伴。 秋情驻足的地方,还有一个所在,那就是一树山和山下的康沃尔公园。 但是,公园侧畔的道路已经封禁,车辆不能驶入,但却允许人们徒步穿行。 康沃尔公园被牧场环绕。一道道木质的围篱把公园和牧场隔在了两边。 但是,这样的围篱,却隔不住秋色透过缝隙流落出来,映入人们的眼帘。 伫立在这两棵用秋色装扮了自己的七叶树面前,仿佛听得见它的呢喃:如果秋让我走下去,我会走到秋的天边;我的叶儿或许会在秋日里凋落去,但我依然可以期待冬去以后的另一个春天...... 康沃尔公园的这一片银杏林,是最能诠释秋意的集群。 可是这一个五月,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离去的夏日不够炽烈,还是疫情让人心太冷,早就应该满身披满黄金叶的林子,此刻依然洋溢着浓得化不开的绿意。 这一枝在老树干上着生的新枝,上面的叶片冷艳而动人。 我知道,这些凄美的叶儿,或许还来不及在秋日变黄就将被逼近的冬日冻得凋零。 我还知道,纵然就那样凋落,它经历了一个春夏的生命,会在某一个来日再度焕发出青春。 山毛榉的叶片是细小的,但是,这些细叶洒落铺在地上,让原本碧绿的草坪披上了厚厚的金装;不仅如此,这些深情的叶儿,还将在来年春上之前化为泥,滋养着青草,让它们更加翠绿。 七角枫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艳丽,总是用最红最红的色调来诠释它所理解的秋天。 而悬铃木(法国梧桐)总是弯下腰肢,用自己那一部分变黄一部分留青的树叶儿告诉世间,秋天不仅只有红或黄,还有着由浅入深的深度涵义。 加拿大枫,不会缺席在这里年复一年演奏的秋日奏鸣曲。 白桦树那在夏日里尽情翠绿的树叶,在秋日里涂上一抹淡黄,伴随着乐曲,跳着优雅的舞蹈。 三角槭仿佛在演绎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 同是白桦,与别的白桦树宛如粗犷的壮汉不同,这株却是婀娜的精灵,在随风跳着风中的芭蕾。 为了防疫,市政厅在公园里的每一个这样的小亭子,都围上了红色警示条带。 “Danger Keep Out"(危险,请勿入内),这样冷峻的警示语,或许能阻滞covid-19病毒的扩散,却不能阻挡浓厚秋情的弥漫。 壮伟的印度榕树下,是封禁不住的人们的脚步。 人们在这里,左手牵着狗,右手拉着儿,用脚步丈量着秋天的温度,用笑语涂抹去黏在心头的愁绪。 置身碧绿的草坪,或许让人们被封禁的心被抚慰了许多。 开心总比惆怅好,毕竟,疫情以后的日子还是要好好地过。 阳光透过无云的天际照进这里,也想帮人们消融去这疫情落下的冰冷的雪。 这一小片在夏日里璀璨得让人流连忘返的樱花林,披上秋装,仿佛在唱着歌、弹着六弦琴。 它们弹奏的乐曲,演唱的歌儿,是不是想让这最后的秋日能在人们心里开出一朵朵不谢的红莲? 直插云天的钻天杨也在为这份秋意伴舞,就像那怒吼的毛利勇士,跳的是刚劲的哈卡战舞。 栓皮栎一如既往地遒劲。 印度榕毫不掩饰地雄浑。 Puhutukawa围成了弧形的穹顶,让秋情在这条道路上尽情地、自由地穿行...... 如果说,这边厢轰轰烈烈地演出了一幕秋之声音乐会,公园的另一边厢,则静静地,默默地,用光和影在演绎着如同诗情一般多彩的画意。 看,阳光把胡杨的秀美的身姿刻画在绿草坪做成的画板上。 还在画板上点缀了黄杨木虬枝的倩影。 而让我最感动的,却是这一簇着生在老树干上的一抹翠绿。似乎在跟我说,纵使烈火烧过荒原,春风还将会带来一年的生机;何况covid-19只是一场不期而遇的疫情,怎能消磨去与生俱来的那终将荣耀一生的生命的意义? 还是让这样的一首歌、一首诗来告别奥克兰这最后的一抹秋色、最后的一缕秋情:
夜近三更天色很漆黑
梦如心灯点亮那黎明
孤身行走总会有人等
雨打芭蕉天色也有晴
有情的人此生未必能相逢
再冷的风也会被夏日暖融
花开花落说着春夏秋冬事
待到来年再约此处沐秋风

2020.05.09 奥克兰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文章


188. 看见了月牙,也看见了太阳

186. Liuyi,柳依

185. 透过乌云层的一缕阳光

184.渐渐远去的KIWI魂

183.两个平凡人的不平凡传奇

182.德意志姑娘露西亚(Lucia)

181. Solene: 我来自诺曼底

180. Liuyi,柳依

179. 皇后镇,两个旅人的对话

178. 玉碎玉树

177. Hello, 2009!

176. 象他们这样的朋友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