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怀 :何与怀:一场人为撕裂澳洲社群的“盛举”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与怀

何与怀:一场人为撕裂澳洲社群的“盛举”

作者: 何与怀    人气: 1748    日期: 2023/9/27


何与怀:一场人为撕裂澳洲社群的“盛举”



前言:

澳洲工党阿尔巴尼斯政府赞同在议会设立一个稳定、独立、永久的机构——“原住民议会之声”(Indigenous Voice to Parliament),为此不惜要修改现行澳洲宪法。10月14日将举行全民公投。

澳洲工党政府这个决策非常错误,甚至也得不到许多原住民的支持。正如最近录制投NO电视短片的一些原住民领袖说: 请投NO,因为这个“Voice”公投分裂我们。为什么要让政客分裂我们? 我们都是澳洲人。我们是一体的,让我们保持团结。

离公投还有不到三个星期,9月25日最新公布的Newspoll民意调查显示:投YES的比率下降到新低的36%,而投NO的的选民则高达56%,还未决定者只有8%。投注站的YES赔率是1:12,比NO的赔率高出10倍。阿尔巴尼斯总理依靠煽情和眼泪的公投越来越可能失败。

5--
关于10月14日公投的9月25日民意调查。(视频截图)

这是一场人为撕裂澳洲社群的“盛举”。即使公投得不到通过,所造成的恶果也是很严重的。

这个期间,本人连续撰写了四篇文章,表达己见,现列如下。

(第一篇文章)

建立第三个政府议院?
——简议设立“原住民议会之声”

一些政客提出修改现行澳洲宪法,以便在议会设立一个稳定、独立、永久的机构——“原住民议会之声”(Indigenous Voice to Parliament),代表并服务于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为此定于10月14日举行全民公投。

有一个诉求文件,称为“乌鲁鲁发自内心内心的呼唤”(Uluru Statement from the Heart),包括以下的内容:澳洲不是被英国发现,而是被侵略。因为英国的侵略,原住民丢掉了自己的土地,文化和语言。他们希望通过谈判,与澳洲政府签署条约,以保证他们重新获得决定自己生活的权力和强化他们文化的能力,这是他们修改宪法的终极目标。文件毫不含糊要求:“我们与澳洲政府签署条约应该是最高等级的,从而才能保证我们的主权。”“我们要求的修宪不是象征性的,必须是结构上的,具有实质意义的修宪。”“原住民有决定自己政治地位,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的自治权。”“与澳洲政府签署的条约应包括对原住民的财务补偿,比如,每年从澳洲的GDP中拿出一个百分比;还应包括对土地,水源和其他资源的分配权。”

1--
《乌鲁鲁发自内心内心的呼唤》(Uluru Statement from the Heart)(CREDIT-FAIRFAX MEDIA)

如果公投获得通过,澳洲宪法将面临重大修改,澳洲这个国家社会各个方面也会发生现在无法预料的变化。

人们担心,这样一来,“原住民议会之声”将成为实际上的第三个政府议院。议会通过的每一项法律,无论是税收、国防、社会保障、健康……肯定都和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有关,这就意味着他们这个机构将有权审查每一项立法。这个Voice不仅仅只是简单地要求承认原住民在澳洲的历史,而是重新分配权力,给予原住民通过澳洲根本大法宪法而确立的特殊的权力。它就如同是一张空白支票,可以在任何政府层面及领域,从联邦政府到社区政府对包括从核潜艇、气候变暖到你我后院种树、小孩上学等一切事务进行干预。The Voice可以手举宪法的上方宝剑,以没有听取原住民的意见为由,上告直至联邦高等法院,挑战任何层面的政府的政策和决定,达到以占澳洲总人口3%的原住民左右澳洲的所有事务的宗旨。

若真的成立这一个Voice机构,若它真的要作为,这将无形中人为制造了政府及“原住民议会之声”二个话语中心,而且,原住民内部又会有各种分岐,因而无端生出许多是非及口舌爭议,不但大大降低行政效率,还可能产生难以预料的恶果。

事实上,就像激进女权主义者并不能完全代表澳大利亚的普通女性,现在要求投“赞成”票的城市原住民精英也无法全权代表偏远地区的原住民。这些人也说妇女可以通过政府的妇女部门向议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他们就不承认在澳洲每个议会中都已经设立了为原住民发言的原住民事务部?而且,现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中原住民成员人数已经超过他们总人口的比例。

目前政府的原住民事务部,其实已经是一个运转多年、相当完备的组织,那么为何还要舍近求远,放着现有的政府架构不要,却硬要另起炉灶,再在政府中设立一个Voice机构,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显然,某些政客怀有不可告人的计谋。这个Voice机构,如上所说,不仅是一个行政部门,不仅是一个服务于原住民社区的慈善部门,它要求的是凌驾于澳洲其他民族之上的特权,可以干预立法和司法,等于在三权之内指手画脚,权力会大到不可一世的地步。还必须看到,如果这个机构一旦成立,其中成员是不会随着政府执政党的轮替而改变的,就好像澳洲的基层公务员,虽然会有党派倾向,但是也不会随着执政党的更换而丢官罢职。当今的原住民已发展到非以肤色体现的阶段,经过好几十代繁衍,占相当比例的许多自称为原住民的人已经和他们上些代的祖先很不相同,不仅在肤色相貌上,还在思想做派上。可以想象,将来占据这个Voice机构的人,绝非是对政治操作的门外汉,而是一班非常精明的利益争夺者。

因此,许多人认为,根本不应该在议会再设立“原住民议会之声”这样一个稳定、独立、永久的机构。万一公投通过,我们将被许多负面后果所困住,在法律上风险极大。我们都想帮助生活在弱势社区的澳洲原住民居民,然而,“原住民议会之声”并不是答案,而是对我们的政府体系构成分裂的真正的风险。而且这风险将是永久的。

(2023年9月16日)

 

(第二篇文章)

一场人为撕裂澳洲社群的“盛举”
——谈10月14日全民公投

10月14日,澳洲将要举行一场硬性规定的全民公投,决定是否要在议会设立“原住民议会之声”这个机构并因此要修改国家现行宪法。

这好像是一场大对决。多年来,澳洲人第一次这样关心政治,也是第一次,澳洲人如此分裂。

还未公投,有人在各种政治活动中,已经对设立这个“Voice”说“No”的人指控是噴发着“种族主义”。提出修宪的领军人物,墨尔本大学教授Marcia Langton就公然宣称:“不同意修改宪法的观点是基于种族主义的价值观和纯粹的愚蠢。”

这是一个使人可能触犯法律的指控,不禁令人担忧。

按照这个逻辑,假设这次公投没有通过,那么,所有说“No”的选民都被认为是持有“种族歧视”观念或就是“种族主义者”了;澳洲则将是一个令原住民倍感怨恨的种族歧视严重的国家了。

而这次公投一旦“Yes”通过,日后又会有更多分裂族群的麻烦。可以想象,倘若这个Voice机构设立,倘若像Marcia教授这种人占据这个机构,他们在行使权力发声时所提议案倘若没有被议会接纳时,那么,他们是否有可能指责议会种族歧视?是否很容易做出或选择过激行为?

有人硬要将澳大利亚人分为“受害者”和“入侵者”两类。“入侵者”从两百几十年前第一个在澳洲下船定居者算起,是否要包括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的子子孙孙?他们经过几十代之后是否还要背负祖先的“原罪”?这些年先后从各个国家来澳的众多移民,是否也有“入侵者”之嫌?而最初的“受害者”原住民,几十代下来,越来越享受这个国家越来越发展的文明,还得到各种特殊的照顾,是否现在还应该死抱着“受害者”的心态?是否还要愤愤不平要算两百多年前的老账,而且要加倍偿还?

最好请听听日前原住民事务部影子部长Jacinta Price在国家新闻中心接受采访说的一些话。

3--
原住民事务部影子部长Jacinta Price(视频截图)

Jacinta说:“我不认为殖民历史对我们有持续的负面影响。”“正面的影响,绝对有。比如,自来水,充足的食物……土著人现在享有所有澳洲人享有的同样机会。同其他国家比,澳洲是最伟大的民主国家之一。这就是为什么如此多的移民想来澳洲,因为澳洲能够给所有人提供同样的机会。”

Jacinta指出:“如果我们继续告诉土著人,他们是殖民历史的受害者,这等于剥夺他们自己奋斗的意志,这是让他们认为别人要对他们的不幸负责。对一个人最残酷的做法,莫过于告诉他,他的悲惨是别人的错过,他自己无能为力。因此,我绝不接受这个说法!”

Jacinta Price的父亲是英国后裔,但她的母亲是土著人。Jacinta如果不归为土著人,可能也不敢讲得如此直白,如此与澳洲一些政客不同,因为有“种族主义”的帽子等着。

然而,她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无论是六万年前或六年前移民澳洲,我们都是这个国家历史的一部分。是的,不管先来后来,居住在澳洲这块自由民主平和的土地上的人们,不应该有任何种族歧视和种族纠纷。

但现在在“反种族主义”的幌子下,澳大利亚人被按种族划分,这只会让几十年来将澳大利亚人团结在一起而付出的努力付之东流。

这次公投,不但达不到和解的目的,而且不管通过或不通过,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此后,“我们与他们”、“受害者与入侵者”之类的有害心态将会强化。这是一场全国规模的人为撕裂澳洲社群的“盛举”!

(2023年9月19日)

 

(第三篇文章)

所有公民一律平等
——也谈澳洲需要修改宪法吗?

现代文明基本常识是:所有公民,无论是什么种族,都是平等的。但在于对公平的界定上,却出现两大不同观点,有人要求“结果平等”;有人支持“机会平等”。要求“结果平等”的人梦想世界大同,只要世界上任何人都完全一样都共同富裕就好了。但是他们却忽略了致命的一点:如何使得这个社会富裕,从而生活其中的人才可能富裕。而支持“机会平等”的人提倡,要按劳取酬,刺激创造,使到社会富裕,才有可能实现共同富裕。就好比分奶油蛋糕——没有蛋糕怎么分啊?所以大家先做蛋糕,把蛋糕尽力做大,然后有功者多吃,功少者少吃,最后都能吃饱。

当然,最后是否人人都能吃饱?是有问题的。可以看到,社会上大家致富赚钱的机会即使平等,有人却会因为种种原因包括外界原因如遭遇祸害和自身原因如努力不够而结果参差不齐。这就需要政府政策扶持救援,需要社会上慈善帮助。但那些要求“结果平等”的走极端的人就借题发挥了,打着“政治正确”的招牌,号召用各种办法甚至非法劫富济贫,甚至宣称某命贵,以实现社会的“公平公正”。在他们眼里,大家财富一样,社会才会和谐。

但是这样简单的平均主义,真的能够达至公平公正,社会真的能够和谐吗?

答案肯定是“否”。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历史和现状都已证明了这一点。

其中,阿根廷就是一个令人喟然长叹的例子。阿根廷曾经是非常发达的国家,然而到了今日,变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债务违约国。这个国家主要症结在于民粹主义泛滥。一些政客为讨好选民不断增加社会福利,无限制地劫富济贫,导致生产力严重落后,导致更多贫穷。

眼下,西欧一些国家的政客打着“政治正确”的平等旗号,也导致社会出现严重的矛盾和灾难,例如不久前法国发生大骚乱。美国一些人喊着“黑命贵”的口号,竟然无视最起码的法律,致使一些地方成了他们混混横行霸道的天堂。不久前加州的“零元购”震惊世界,令人闻之胆寒。

凌驾于人人平等的法律之上来追求某个种族平等,非常荒谬,是绝对错误的。如研究者所指出,那种所谓“政治正确”的主张,其背后的逻辑并非是保护某个种族,而是妄图实现不切实际的甚至可能是非法的罪恶的“财产平等”。如果强行修改本来已经确立人人平等的法律,强行为某一特定族群在法律上特别在宪法上明文给以特别优待,让他们站在“政治正确”的道德高地上,势必就是“以平等要求制造不平等”。这样一来,贫困将成为美德、卖惨将变成正义、无赖将变为强者。将“平等”无限放大的所谓“政治正确”,最终只会把国家搞得鸡飞狗跳,体无完肤。

澳大利亚当前也遇到类似问题。

本来,经过好几代人的努力,澳洲在法律和制度上已经足够保证了每一个人的平等性。当然,不必讳言,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原住民与其他民众相比,在就业、收入、受教育程度、健康状况、预期寿命等等方面都有显著差异。他们需要各级政府和全社会的关注和更多更加持续的帮助。政府成立原住民事务部,专门处理有关原住民相关事务,如果成效还是不够,是需要不断改进的。但是,正如许多人都已指出,修改宪法设立“原住民议会之声”这样一个机构,并不能更好地解决原住民的实际问题,反而会严重破坏法治的基本原则,在宪法层面创造出一个法律地位高于其他国民的种族,创造出一部分人拥有特别法律权利的社会。

从长远来说,这样做对原住民本身也不好。自己也是一个原住民的原住民事务部影子部长Jacinta Price女士在最近一次采访中就说:

“如果我们继续告诉土著人,他们是殖民历史的受害者,这等于剥夺他们自己奋斗的意志,这是让他们认为别人要对他们的不幸负责。对一个人最残酷的做法,莫过于告诉他,他的悲惨是别人的错过,他自己无能为力。因此,我绝不接受这个说法!”

无论原住民还是移民,大家都是澳大利亚大家庭的一部分,大家都要一道维护这个大家庭的和谐。在澳洲这样一个平等、民主的国家,族裔身份并不重要,少数族裔更不需要什么特权来维护。澳洲有不同的文化,但没有独立存在的分等级的白人社区、亚裔社区、穆斯林社区……任何试图揭开伤疤、分化瓦解、挑拨离间、撕裂族群的图谋都必须坚决抵制。

美国和西欧殷鉴不远,相信没有任何人,想要生活在那样某命贵的环境之中。

切记哈耶克的那句名言:“人类通往地狱之路,往往是由‘善意’铺就的。”但愿此次公投不会揭开澳洲未来社会的“潘多拉魔盒”。

4--
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封面

澳大利亚能够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多元文化国家,能够几十年来一直欣欣向荣蓬勃昌盛,正是因为澳大利亚现行宪法拥抱并实行自由民主公正博爱的普世价值,保障所有人种一律平等,保障所有人,不论是原住民或新移民,都一律平等,给每个人平等的机会去发展自我,去创造自己的一片天地。因此,我们必须喊出:

保卫澳大利亚现行宪法!

(2023年9月21日)

 

(第四篇文章)

警惕人性陷阱
——再谈澳洲10月14日公投

英语中有一句名言: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它出自1944年出版的《通往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这部在当代政治经济哲学领域中堪领风骚的巨著,是后来在1974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代表作。

此话有几种译法:“通往地狱之路,率皆由诸多善意铺成。”或者:“人类通往地狱之路,往往是由善意铺就的。”意思是:原本立意良善,结果却衍生出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坏结果。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指出,最近几代人倡导的美好的乌托邦设想,不仅不能实现,而且为其奋斗还会产生某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人类的繁荣、幸福和尊严,来自个人自由,而不是乌托邦。

哈耶克这个观点,为普遍认同,成了常识,就像中文里所说的“好心做了坏事”,而早在两千多年前古希腊大哲学家苏格拉底也有确切的类似表达。他说过,善良也是分种类的。向上提升为善,具有判断是非善恶能力的为良,有善心无良行,是一种愚善。无知即无德,无知的人是没有资格行善的,因为无知的善良即愚蠢的善良很可能做错事,甚至可能导致更大的灾祸。苏格拉底认为,美德即知识。

英语这句名言更要从受善意恩惠那一方解析。这涉及人性的诸多问题。我们知道,人性有许多“陷阱”。贪婪这个陷阱很容易看到。“群思陷阱”也常常发生。人在群体中,会出现从众心理,往往呈现出“盲目”、“冲动”、“狂热”、“轻信”的情感和行为,每一种状况都极具感染性,大家相互感染,形成共同行动,追求某种他们自以为绝对正确的目标。有一部书,《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就分析人们在群聚状态下的这种心理、道德、行为特征,解释为何群体往往呈现出这些特点,而控制和妄图控制群体的人又是如何利用群体的这些特点建立和巩固他们的控制和统治的。

人性是个飘忽不定的存在,受两个因素所主导:一是“自存”,是人的天性谋利本能;二是外部环境,也就是社会规则的宽松或严苛。人性不完美,有“恶”的一面,而社会又是复杂的,若没有一套外部规则的匡束,品德再高洁的人,也难以对抗人类普遍天性。一种看法还认为,人类取恶更易于取善,若任由其发展,会一再做出损人利己的事,因此在组织民主自由的政体时,首先就是限制人的自存企望的过度发展,而不鼓励人人自行其是。

受善意恩惠那一方虽然是弱势群体,亦同样有可能堕入人性陷阱。

在当今许多国家都可以看到的一个例子,就是引起广泛关注并为寻求解决方案而纷争不断的社会福利制度。其初衷是对社会最底层贫困人员的救济,然而受善意恩惠的弱势群体中会有人出于人性弱点不切实际过分要求救济,有些政客亦可能无底线地向民粹主义让步,造成福利步步升级。越陷越深的福利体系滋养越来越多的懒人、闲人,也是对其他人的财产掠夺,阻碍社会财富的创造,最终使国家的债务状况不断恶化,使整个社会走向全体贫困。

对当下澳洲来说,从人性的深层状态来审视是否应在议会设立“原住民议会之声”这个机构并因此要修改国家现行宪法,来审视澳洲为此而定于10月14日举行的这次公投是否正确,答案应该是很清晰了。

这次公投之前,悉尼刚好发生一些与原住民相关的事件。

澳洲一年一度最大的美食展Fine Food Australia于9月11日至14日在悉尼达令港的展览中心举行,专门帮助澳洲商业出口的澳洲外交贸易部属下的澳洲贸易和投资委员会当然参加。据报道,和往年不同的是,它的摊位展销的十五个食品企业全部都是原住民公司,即使它们都不具备出口资质,有些甚至还没有网站。而其它非原住民公司则全部被排除在外。公投还没通过,那些即使只有一个原住民成员但挂着原住民旗号公司,就己拥有政府优先资助和获得政府合同的特权;如果公投通过,情况将不堪设想。

9月5日,悉尼下北岸莫斯曼(Mosman)市政府否决了“大都会地方原住民土地理事会”声称对一块四千平方米价值一亿澳元的绿地拥有产权的申请。不过,这只是该土著团体还在争夺土地产权的三千个个案的其中一个,它发誓说还会尽最大努力争夺尽可能多的土地产权。记录显示过去有三分二成功个案,只有三分一被否决。单单在新州,原住民正在争夺的土地产权个案高达四万个,其中有绿地、保龄球俱乐部甚至还有警察局。人们有理由担心,如果公投通过,私人土地和房屋也不会幸免,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澳洲国家有关支出的6%用于占人口总数3%的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根据澳洲政府生产力协会的统计,2017年,政府在他们每人身上支出44,886元;在其他居民每人身上的支出为22,356元,也就是说澳洲花在他们人身上的钱,要比其他人多一倍。这个比例历年差不多。澳洲对原住民在医疗、住房、就业和教育等各方面有相当多的优惠待遇。但是,因为人性陷阱作怂,在原住民中,有人喜欢无限地“忆苦”,喜欢翻两百几十年前的旧账,要不断而且加倍赔偿;而不“思甜”,不想想如果不是因为现代文明不是因为澳洲现行自由、平等、公正宪政,他们又如何可以被尊重被福利?

很多抱着善意对公投说YES的选民以为,公投只是承认原住民宪法地位那么简单,殊不知一但承认其特殊地位,他们会“宜将剩勇追穷寇”,接踵而来的就是永无休止的各种索求和赔偿,是全方位的,包括政治地位和权力、土地和金钱等等,上到立法,中到司法,下到行政,可以伸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今后一场场撕裂并削弱澳洲的噩梦,在人性陷阱引诱下,不是不可能连续不断发生的。

哈耶克曾经唤醒无数乌托邦患者,鼓舞每一个热爱自由的人。今天我们尤应切记:“通往地狱之路,率皆由诸多善意铺成。”无论初衷多么美好、意愿多么良善,忽视人性中“恶”的一面的愚善实践,必将带来负面的结果。

2--
令人震惊的瞬间(网络截图)

要警惕人性陷阱,无论是在什么人的身上。

(2023年9月25日)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与怀 文章


沉沦神州的血祭者

沉沦神州的血祭者

除夕快乐!



是挽歌,是控诉,也是未来的揭示 ——从沈嘉蔚巨作《巴别塔》谈到“习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杨恒均博士的意义

澳洲改宪公投告败:幸与不幸

就是要人人自危,全民互撕

何与怀:也谈“澳华文学的黄金时代”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