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文苑:薇薇:大洋路上十二使徒岩





大洋路上十二使徒岩

作者:薇薇 日期:2010/5/5


    澳大利亞有幾處壯麗的奇景,堪稱大自然的傑作。昆士蘭州東北部,綿延著2千公里的大堡礁,奇異的海底珊瑚世界繽紛絢麗,斑斕詭豔。中部北領地茫茫荒原中,矗立著周長9公里的埃爾斯岩紅如烈火, 神秘莫測。維多利亞州大洋路上的十二使徒岩,于深藍汪洋中嶙峋峭立,氣勢磅礴。

 

    有報導說,近年,十二使徒岩已擊敗大堡礁和埃爾斯岩, 在澳大利亞自然風光中名列第一,將成為澳大利亞的象徵云云。對此種說法大可不必太認真,所謂排名,總脫不了時尚潮流,主觀因素, 甚至媒體炒作。十二使徒岩確實愈來愈受旅遊者親睞 ,這倒是毋庸置疑的。

 

    從墨爾本驅車往西南,蜿蜒著200多公里的大洋路(The Great Ocean Road,3個多小時的路程並不覺煩悶。沿途山巒疊翠,森林蔥郁,碧海連天,驚濤拍岸,而安逸的小鎮,寧靜的牧場,點綴其間,景色如畫,怎能不心曠神怡? 總覺得,在道路平坦,視野開闊的海濱大道上馳騁是一種享受,在曲折狹窄,視線阻隔的山路上爬行是一種折磨,其間懸崖峭壁,觸目驚心, 似有永遠走不出去的緊張和擔憂。

 

十二使徒岩的最佳觀景點,是在坎貝爾小鎮海岸的棧橋上,在百多公尺高的懸崖上眺望。突起海面幾十米的八座岩石,屹立在翻卷的海浪中,列陣幾公里長,排開在的崎嶇海岸。岩石高低錯落有致,豐胰俊瘦形態各異,有的岩石頂部尖翹, 狀如一根竹筍,有的岩石通體渾圓, 就像入定的僧侶。左邊兩座,迎著陽光,呈沙黃色,刀削斧砍般的棱痕清晰可見,恢宏壯美;右邊六座逆光剪影,黝黑沉毅,風姿卓越。

 

這些岩石原是石灰岩崖岸的一部分,經過2千萬年的海浪侵蝕,海風吹拂,從岸邊分割出來,屹立在海中。20057月,一座50米高的岩石突然崩塌,現今只餘八座岩石。鬥轉星移,這些岩石會逐漸風化,脫落,縮小,坍塌,直至完全消失。而大自然又會分割,雕鑿出一座座新的岩石,只不知又要多少萬年?

 

朔朔海風,夾帶著海洋的鹹鹹濕氣,撲撲吹來,似尖刀般凜冽,似燧石般冷硬。滾滾海浪兇猛地拍打著岩岸,席捲而來,呼嘯而去,狂熱暴烈,浪湧波翻。陣陣濤聲,澎湃激越, 如虎嘯龍吟,怒吼狂歌;悠遠寂寥,如太古洪荒的呼喚。

 

海浪連著海浪,刹那接著刹那,生生不息,永不間斷。大海無涯的遼闊,無底的溝壑,無盡的深廣,無邊的美豔,燃燒著我的神經,震撼著我的心扉。那永恆的律動,永遠的神秘,收攝著我的魂魄,牽引著我的想像。

 

十二使徒岩,默然屹立了千萬年 ,是緘默虔誠的使徒,是執著無畏的殉道者。於亙古的宇宙,無垠的時空,浩瀚的汪洋,汲取太陽的璀璨,星空的瑰麗,凝聚天地的精華,海洋的幽邃, 錘煉成著一處壯觀景色。面對這無限風光,不由得思緒縱橫馳騁,信馬由韁,心靈自我放逐,回歸真本。人之一生,壽命不過百年,在時光的長河, 只是滄海一粟,我們忙碌的一世,於浩淼的太虛,只是朝生暮死的一日。那世事的紛繁,人生的苦惱,還有什麼放不下?

 

十二使徒屹立的這一處海岸又名沉船海岸。這裏的海流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洶湧,暗礁密佈,非常兇險。已有80 多艘船隻在此沉沒。最慘烈的是1878Loch Ard的遇難。Loch Ard號貨船在海上艱難行駛了3個月,從英國駛向墨爾本附近港口。船上除運有新移民地所需大量物資 ,還有 54名船員和乘客。在航行的最後一日,32 日淩晨,港口 和陸地就快近在眼前,Loch Ard號不幸迷失在突起的大霧中,漂流此處觸礁沉沒,只得兩人生還,已爬上海灘的湯姆,又沖入海浪中救出了漂浮了5個小時的愛娃。世人都期待著兩個年輕人有個浪漫的結局,令人失望的是, 兩人並未暗生情愫,愛娃很快離開這個全家遇難的傷心地,返回家鄉愛爾蘭。湯姆被授予英雄勳章,並得到一千元獎金,湯姆及其後代在澳大利亞落葉生根。




更多文章


津门长歌行

抗戰勝利對中華民族發展的偉大意義

【长篇连载】天堂熬客 ——紐西蘭移民監親歷200天(二)

會友

挽黃戊昆

三個黃包車夫(微型小說)

【中篇】隘口小道(二)

【长篇连载】天堂熬客 - 紐西蘭移民監親歷200天 (一)

鄉愁不減還如織

【中篇】隘口小道(一)

鑲藍牌的老舍故居

舒乙來了
 

更多>>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8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