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无果的花之19:歌厅一幕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无果的花之19:歌厅一幕

作者: 吕行哲    人气: 3241    日期: 2020/12/2



 

 

手里拿着盖着云洲饭店大红公章的任职通知书,蓝心反复在思考一个问题:在同时进入云洲饭店的十几个人中,大多数人都还呆在基础岗位上的时候,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自己却连升两级,从服务员升为领班,从领班升为客房部经理,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能力超群和才华出众?

凭着第六感,蓝心知道,事情绝非那么简单。自己是一个云阳普通人家的孩子,而且母亲还是从外省来云阳落户的,没有任何臂膀,不受歧视就不错了,可是却屡受幸运之神的垂青和眷顾,实在是不在常理,不符常情。

二十多年前,舅舅被打成右派下放到一个边远县中学当语文老师,他一直牵挂着妹妹和侄女,担心她们过得不好,受人欺负,经常写信给她们。蓝心考上旅游学校以后,都是她与舅舅通信。舅舅的坎坷经历让蓝心对社会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别的同龄女孩想得更多看得更清晰一些。

冥冥中,她感觉到,自己的命运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给牵住了,目前看起来似乎是一种幸运,但是,潜意识里她感觉到,这根线可能会变成一根绳索,紧紧地缠绕着自己......

就在这时,她接到了尤局长的电话,让她到省旅游局在云洲饭店的办公间去一下。

这个电话让她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升迁,与省旅游局,与尤局长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省旅游局办公间在饭店最好的28层,有着最佳的位置,打开窗户,云洲第一山的富灵山一览无余。

她摁了摁门边的电铃摁钮,听见了踏在厚厚的地毯上的沉闷的脚步声朝门口走来。

“小蓝,不,蓝经理,请进!”开门的是尤局长,他一看见蓝心,便热情地招呼她进去。

“尤局长,您好,您这么忙,怎么有时间召见我这个小小服务员呀?不会影响您工作吧?”尤局长一般一个礼拜会来一次酒店办公,常常叫蓝心去谈酒店的工作,一来二往熟悉了,蓝心说话比较轻松,没什么顾忌。

“跟你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工作!怎么会影响呢?哦,也不对,有影响,那就是有助于我的工作,你说我讲得对吧?”尤局长一边指着沙发让蓝心坐,一边微笑着说话。

“尤局长您是我们旅游界的领导,知识渊博,经验丰富,在云洲旅游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的工作有什么做得不够的地方,您一定要多批评,多指导。”

蓝心说这话不完全出于对上级的谄媚,尤副局长确实是云洲省厅局级领导中最年轻的,也是学历最高的: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多年前,还是在担任旅游规划处副处长的时候,有一次随主管旅游的副省长到地市调研,有机会与副省长接触,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很受副省长赏识,先是被提为处长,不久后,到四川挂职锻炼,回来后被提为主管旅游市场拓展的副局长。

“知道吗?看到你,就像看到了当年的我。虽然你是个女孩儿,但是,那种上进、积极的劲儿,我们俩很像。”尤局长把一杯竹叶青茶递给蓝心,然后坐在了她的身边。

蓝心感到有些不自在。蓝心曾经来过这里几次,第一次是陪总经理来,后来是尤局长让蓝心来的。她在旅游学校接受过专业的礼仪训练,每次来,她都是坐在长沙发靠近单沙发的一端,因为领导或者主人一般都会坐在单沙发上,这样坐,与领导或主人成90°角,便于倾听领导或主人说话。

但是这一次,尤局长却没有像过去一样坐在单沙发上,而是坐在了同一张沙发她的侧边。一股成熟男性的气息向她袭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像磁铁一样,仿佛要把她吸过去。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了。

尤局长身材较高,估计有一米八,长相俊朗,谈吐文雅,有一种阳刚与书卷气掺和在一起的气质,年轻时候一定是一个万人迷。

当年他娶的是省电视台的一名外场记者,她几乎每天都在省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中出镜,在全省新闻界很有名。他们是在省电视台办的婚礼,因为新娘是名人,大家都很关注;让人们没想到的是,新郎竟然那么帅!因此他们的婚礼在云阳市乃至云洲省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热议,他们的结婚照曾经被一家连锁婚庆机构用作在全省各门店的招牌照片。

可是,五年前,他妻子在一次采访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去世,带给他沉重的打击,好久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一直未再娶,被称为金牌王老五。

他们有一个女儿,在北京一家国际双语学校读高中,只有寒暑假才回云阳。平时,他都是孤身一人。

“怎么样?工作还适应吧?”

“挺好,谢谢领导关心。不过,我工作时间不长,经验又不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客房部经理的工作,感觉压力太大了。”

“我觉得你能胜任,经验什么的,都是在工作中积累和总结出来的。谁也不是生而知之,都是学而知之。李总(云洲饭店总经理)跟我说了上个月你帮助两位新西兰友人的事儿,你的英语简直让大家惊艳,饭店领导对你评价很高,说你是全饭店业务能力最强、外语水平最高的工作人员。”

“尤局长,您见笑了。我的英语差得还远呢。”虽然嘴里很谦虚,但是她对自己的英语口语水平还是满自信的。这一点,要感谢舅舅,因为他在蓝心还上小学的时候就告诉蓝心,一定要学好英语。舅舅把他的一台用了很久的德国西门子收音机送给她,这台收音机可以收听BBC对华广播的Special English(特殊英语)节目。蓝心爱上了这个节目,每天都坚持收听,所以能说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尤局长提到的那件事儿,是一个晚上,两位从新西兰来援建云洲草种场的专家中的一位突然感觉不适,到前台寻求帮助,前台听不懂外国专家在说什么,陪同的翻译又不在。情急之下,想到蓝心会英语,找到了值班的她。蓝心为客人叫了饭店的车,把客人送到省医急诊室就诊,一路上都是用流利的英语与客人沟通。客人得到了及时医治。

客人为这事儿给饭店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感谢饭店尤其是蓝心对他们的热情服务和巨大帮助,让他们感受到了中国人民的善良和热情。

“其实你应该担任市场部经理,但是这个职位不缺编,所以提你为客房部经理,先工作着,以后再调整。”

尤局长的一席话,解开了蓝心心里所有的疑团和困惑。原来她工作的升迁这么顺利,全都是因为尤局长!感激之情油然而生。这位大领导不仅平易近人,而且,很......亲切。

“谢谢您的提拔,尤局长。”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再说,我又不是你们饭店的老总,怎么会是我提拔的你?全是因为你的能力让你脱颖而出。”说着,他把一只手放在蓝心肩上拍了拍。

这一看似很寻常的举动却让蓝心的心跳得更快了。一股甜丝丝的感觉,就像一炷点燃的香的轻烟,慢悠悠地从心底升腾,逐渐填满了整个心房。

但是她也被这种感觉吓坏了,惶恐和羞涩让她站了起来,对尤局长说了一声“我要去工作了”就跑出了房间,直奔电梯。在电梯里,她摸到自己的脸,滚烫滚烫。

这是她平生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她用手摁住自己的胸部,问自己: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初恋?可是,这现实吗?人家是大领导,曾经结过婚,有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女儿。

“蓝心,你别自作多情了!你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妹仔,做什么愚痴荒唐的春秋大梦呢!”蓝心拍打着自己的脸,骂着自己。

她想抑制自己的情感,可是,情感却像一个被锁在屋子里的不听话的小婴儿,整天就想逃到房间的外面。

几天过去了,尤局长没有跟蓝心联系。蓝心开始确定,自己实在是自作多情,太可笑了。

履新后,蓝心搬到客房部经理办公室上班。到办公室上班的第一天,桌面上有一叠信。这些基本都是写给客房部经理的信,都是她要处理的。

其中有一封手写的信封,收信人一栏写的是她的名字。

她首先打开了这个信封。是尤局长写给她的。那些诗一般的语言,有着浓烈的温度,炽烈得几乎可以让信纸燃烧起来。虽然通篇没有“我爱你”三个字,却明确表达了这样的意思。

蓝心的脸又感到发烫了。这一切,显得太突然了,她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尤局长。他在电话里没有提信的事儿,大概是在办公室打的,旁边有别人。他请她陪他参加旅游系统的一个表彰会。他没有说为什么请她去,而她也没有问为什么她要去,只是说了一句,好的,我去。

放下电话,她坐在椅子上,两只手交叉握在一起,让两个拇指不停地绕圈,心里不停地拷问自己:蓝心,难道你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

她去跟饭店总经理李总汇报这件事儿,李总说,尤局长让你去参加的这个会议,是个重要的会议,你开饭店的皇冠车去。

驾驶是旅游学校的一个选修科目,蓝心在毕业的时候,就拿到了驾照。可是一直没有车开,车技都有些荒疏了。

她说自己不敢开。

总经理说:“这次你是代表饭店去参会,要注意形象,让饭店司机陪着去,你开车,他坐在副驾看着,应该没事儿的。你现在的工作岗位,有很多机会,比如应酬啊,接待重要客人呀什么的,都要自己开车的,必须慢慢适应。”

蓝心请司机带着自己在饭店周边转了几圈,慢慢适应了车的性能,司机说她车技不错,可以自己开着去开会了。

按照约好的时间,尤局长在在省会议中心门口台阶上等着她。看到她过来,他迎着她笑着走了过来,俩人一起并肩步入了会场。

会议晚宴安排在雅园大酒店。蓝心陪着尤局长在主桌就坐,同桌的都是各地州市旅游系统的主要负责人。尤局长首先向人们介绍蓝心,说全省唯一的星级酒店--云洲饭店很重视这次会议,李总(云洲饭店总经理)由于早有安排没能参会,但是让蓝经理亲自代表她来开会;请大家多支持云洲饭店的工作。然后请人们做自我介绍,有一位叫福哥的,承包了云阳市十几个旅游门店,介绍完自己后,加了一句:蓝经理,以后有任何事情,尽管找福哥,一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这一点,尤哥,不,尤局知道。

席间,蓝心到洗手间,刚走到楼梯间转弯处,就听到门厅外有人在说话。

“福哥说,今天尤局带来的那个女的,是尤局的女朋友。到底尤局有几个女朋友啊?”

“你管人家有几个女朋友?不过,这个女的,比上次见到的那个好太多了,要模样有模样,要气质有气质!真他妈漂亮!见到就想干!”

回到餐厅,蓝心的表情显得不再那么愉悦。尤局长看到了,过了一会,趁人们都在相互敬酒聊天,轻轻侧过身来问她:怎么了?

蓝心摇摇头,说:没啥。

散席后,蓝心礼貌地跟尤局长说再见。尤诧异地看着她,眼神里透露着这样的问题:就这么走了?

他让她等一会儿。

他跟着蓝心去到她的车旁边,他再次问她怎么了?蓝心欲言又止,她找不到理由来质问他,更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来质问人家。她甚至怀疑那封信是不是他写的。

不过,她依然觉得在楼梯间听到的话语,不会是空穴来风。当然,她希望那些话只不过是恶言中伤,尤其说话的人用的是那么粗鄙的语言。

强装笑脸解释说,几个在六盘山工作的同学来云阳培训,要尽地主之谊请他们请她们去唱K

尤沉吟了一下,说:这样啊,那你走吧。

蓝心开着车去到同学们培训的酒店,刚拐进酒店门厅,就看到那几个同学在大厅里等着了。她们看见蓝心从皇冠车的驾驶座上下来,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

她们知道蓝心被提拔为客房部经理了,但是没想到还可以开着皇冠车来接待她们。

“心儿,咱们这待遇也太高了吧?”上车的时候,一个叫韵依的同学说。

另一个同学接上话:“什么咱们的待遇高呀,是我们的蓝经理待遇高好不好?哎呀,这辈子要是也能开上皇冠车,就烧高香了,不敢想不敢想!”

带着这几个同学到天河潭玩了一个下午,蓝心开着车回市区吃晚饭。她早就做了安排,先到雅园酒店吃晚饭,然后就去鹭岛KTV唱歌。

从下午到晚上,一路玩着、吃着,嬉闹着,姐妹们很开心,蓝心也不知不觉地,把上午的不愉悦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鹭岛KTV到了,蓝心在这之前早就订好了包间。蓝心把车钥匙交给了歌厅停车员,和姑娘们说着笑着朝着包间走去。走在前面的那个同学说,到了,便推开了一扇门。

门一打开,眼前的情景让蓝心惊呆了!

她看到了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一辈子也不想看到的一幕......

 

(待续)

 

                          2019623  草于奥克兰

                          2020122日  缮于奥克兰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文章


无果的花之22:在人间

无果的花之21:阳光的背面

无果的花之20:阴谋和陷阱

无果的花之18:华溪别墅

无果的花之17:礼物

无果的花之16:报复

无果的花之15:难以置信

无果的花之14:走进省府大院

无果的花之13:考上法院

无果的花之12:飞来横祸

无果的花之11:体检惊魂

无果的花之10:跳槽--报考法院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