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楚专栏 :清明随想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清明随想

作者: 凯闽    人气: 6267    日期: 2022/4/6


新西兰每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夏时制结束之日就是亚洲的清明时节祭祀开启之时。一千两百六十年前晚唐杜牧写的诗的泛泛头两句最为著名的要命,居然能传唱至今,只要是个能识文断字的小P孩都能哼出来: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时光又过了320多年,也就是940多年前,“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用情至深、传诵千古、无人超越的悼亡词横空问世。那是宋代文学家苏轼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创作的一首悼亡词—江城子。缠绵的情爱,不尽的哀伤,万重的思念,字字血泪,句句戳心: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上阕写实,写词人对亡妻的深沉的思念;下阕写虚,记述梦境,抒写了词人对亡妻执着不舍的深情。出语如话家常,字字从肺腑镂出,自然而又深刻,平淡中寄寓着真淳,思致委婉,境界层出,为脍炙人口的名作。

我突然想起著名小说家向西村上春树许多年前创作的小说《东莞的森林》,2012年被翻拍成电影《一路向西》。年轻的主人公、香港嫖客,从香港北上、一路向西到广东东莞寻欢的一个高潮瞬间。他躺在床上与风流涌动的风尘女的一段对话: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思。”
“是哪个思? 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那个思吗?”

不知道是否是我的国语太差,还是吟诗太浮夸,她失笑了。然后答道: “就是思考的那个思。”

不得不叹服小说家向西村上春树贼毒辣的视角,将中国用情至深的经典千古名句用在现如今世风日下、低俗滥情的床第之间。不论是在场景、人物、时空等全方位,真个是对传统优秀文化、古代文学巨匠的巨大讽刺!

女儿跟我说件事,她在与洋人交流中西祭祀传统文化的异同时,不仅让洋人很震惊也让我很震惊。洋人在忌日去看望亲人朋友通常就是带束鲜花去墓地坐坐,回忆过往,动情之处最多淌几滴眼泪。

女儿是这样告诉他们:“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是用真钱先去买一堆假钱,然后到墓地烧给死人。”
“哪为什么不直接把真钱烧给死人呢?”洋人非常震惊地问。
“可能真钱不经烧,买来面值很大的一大堆假钱更经烧,更有面子。总之就是骗鬼!”

OMG!她洞穿整个过程的不一样见解的辛辣,还真是震惊到了我!是不是另一种的莫大讽刺?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文章


再发奇想 ——周邦彦躲进妓女的床下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老毛、老邓、老美及其它

谁是老虎

上帝、堕胎及其它

雨霖铃

谁敢争锋谁敢评—追思张远南老师

《邂逅留痕》——父母亲在新西兰的故事

写在9.11二十周年之际

川普执政4年,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床上解决

从Paddy在美国大选现场的报道让我看到了什么

咖啡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