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楚专栏 :荣幸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荣幸

作者: 凯闽    人气: 3399    日期: 2023/1/28


第一次在新西兰过圣诞新年是近30年前的事了,太太的两家同学与我们共三家去Balmoral RdDominion Rd交界口的肯德基AA搓一顿,小孩们很开心。故我每次经过那里,都会有种莫名的说不清的淡淡的心酸感?失落感?或亲切感?

 

许多朋友初来乍到都为当时艰辛的生活和落差淌下了眼泪,但我们一滴未流。

 

突然决定远走他乡,震惊了许多同事、领导和朋友。初衷是让小孩有个更好一点的教育。

 

初来乍到先买个二手车,否则找工作都不够条件。才买了几天,太太要开,就撞到路边电线杆上,左前灯就坏到丢出来了。没钱修车就将就着开呗。英语又差,也没有驾照。

 

一天到南面穷人区Otahuhu的亚洲菜店买菜,这是当年能够找到的最便宜的店。偶遇一对年纪跟我差不多来自福州也带着小孩的夫妻。异国他乡相遇老乡,故很亲切,互留电话。

 

过了两天,男士打来电话,叫我去帮他搬家,从Ellerslie搬到Papatoetoe。这是从奥克兰中区搬到南区,距离不短。我告诉他我没有驾照,车还没钱修,路名都看不懂,故不敢也从没有开上高速公路。但他执意要我帮忙。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干,唯一的要求就是他太太和小孩不能坐在我车上,我只负责搬东西。因为我非常害怕我蹩脚的驾车手艺耽误了人家。搬家时我问他们为什么要搬家。他们左一言右一语地愤怒声讨二手房东抠门,限制他们用水用电!

 

他们的愤怒尤其是他太太的声泪俱下,使我不禁想起我前些天遇到的情景。一天晚上,太太在外打工还没有回来,我安顿4岁的女儿饭后就去睡觉,因为我还要出去打工。她跟我说:晚上黑摸摸的我很害怕。

你开灯睡吧。

她说:房东叔叔阿姨会进来把灯关了。

我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但依旧不动声色地问她:你闭起眼睛是不是黑的?跟关灯是不是一样?

她说:黑摸摸的会有鬼呢!

我安慰她说:说说看鬼长啥样子?样子都说不出来吧,哪有什么鬼呢?

她想想也是。我跟她说:这件事不要告诉妈妈,多一个人知道没必要,你说呢?

行!她答应了我,并做到了。

 

故我每回去超市购物,只要她提出的买这买那的要求不是太过分我都满足她。太太总觉得我太宠她。


人穷的时候真的是会限制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等等许多方面的想象力!


我跟太太说:她能做我们的女儿,我们要感到荣幸!


首先,我们要请Lisa原谅,因为我们都还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就把她带到这个红尘滚滚的世间,显得很不尊重她的人权。

另外,我们也要非常感谢她,是她对我们的努力工作共同进步充分肯定,并代表人事组织部门给我们宣布提拔任命状:我们当上了爸爸妈妈。

切!

………

我们结婚头几年,很多同事问:咋没生小孩?我总是说不想要呗。同事说:你不会有病生不出来吧?瞧这话说的,够八卦吧!嗨!实在没办法,为了证明没病只好勉为其难生了一个。

记得女儿一岁多时,圆嘟嘟的脸蛋,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一头自然卷的大波浪卷发。同事们纷纷叫她卷毛妹,小丫头,外国妞,......,等等,不一而足。有位同事说:我若有个这么漂亮的小女孩,饭都可以不吃,天天看着她就够了!

那你拿去带吧,18岁时还给我。

大家哄堂大笑。

还说我有病生不出来。随便生就这么漂亮,若再认真那么一点点那就更不得了呢!把大家笑死了。

Lisa 4岁时跟我们浪迹天涯来到新西兰。她在Kindergarten(幼儿园)时写了一篇作文:天上为什么会有星星,因为月亮害怕黑暗;我们为什么要去上学,因为老师害怕孤单。老师在她作文的左上方给她贴了5颗闪亮的五角星。

这篇作文寥寥数语写得如此天真纯洁非常深刻地感动了我,至今难忘。

而我四五岁时在干啥呢?只记得小时候上学都八九岁甚至10岁了常常调皮捣蛋,老师常常来家里告状。每次告状后除了皮肉受苦外,最疑惑的就是被爹妈问:为谁读书?每次回答为父母读,或者为老师读,更被打个半死。只有回答为自己读才不会挨打。我当年可疑惑了,怎么会是为自己读呢?明明是父母亲老师逼我去读书,迟到不行逃学也不行,还多管闲事,还来家里告状。明明就是为他们读嘛!


Lisa 5岁读小学。一天还不到放学时间老师就打来电话叫我去接她,说她在学校哭闹。我赶紧屁颠屁颠地跑去学校。她一个人坐在教室,脸上挂着泪珠。我问她:你怎么啦?

外面很烫!看着教室外大太阳照耀下的水泥路面不烫才怪呢。

我看着她的光脚丫子问:你为什么不穿鞋呢?

老师不让穿鞋。

我一听就火大,这分明就是体罚小孩歧视亚洲人嘛!

老师就不让你一个人穿鞋,其他小朋友都穿着鞋吗?

小朋友都没有穿鞋。

哪老师呢?

老师也没有穿鞋!

OMG!所有人都没有穿鞋,都经得起烫,就女儿的小脚丫子经不起烫,还会哭!为什么我们的女儿会跟大家有这么大的落差?为什么我的初始想法会这么弱智?真是晕死人了!

 

过去,跟家里人联系,打电话太贵,也没有微信等社交软体,最便宜就是每年的圣诞新年给家人写信。我在信中夹带了一张女儿跟圣诞老人的合影。老弟看后把我们训了一通,大意是:这么漂亮的女儿带出去,就变成黑乎乎的,搞什么鬼嘛!


Lisa 读小学时,有一天叫她陪我饭后散步,并问她学校情况。她说在学校有个小朋友欺负她。我说这件事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我总不能去学校帮你打架吧,若每个家长都去学校帮自己的小孩打架,哪学校不就乱套啦?你说呢。她回道:也是喔!

我想起当年她在大陆上托儿所时被小朋友欺负,她居然每天在小书包里带很多腰果及椰子汁上学贿赂小朋友。有回被我无意发现教育了一顿。我跟她说这回不能再犯过去犯过的错误了!她说她知道。

后来她居然打败当地及来自许多国家的众多小对手获得学校越野赛跑步冠军。

一年后她爷爷奶奶来到新国教她游泳象棋。她居然获得学校游泳冠军,再次成为学校的小明星。

有一天一象棋高手的朋友夫妇来家里玩,她拉着这位叔叔要下象棋。这位朋友非常不屑:你跟我下棋?你还是跟其他人下吧!看着她不依不饶的样,百般无奈只好放下架子答应跟她下一盘。女儿飞快地摆好棋盘,朋友说:让你车马炮,或两车。

我在旁边乘机调侃道:瞧你那三瓜两枣的扣扣索索样,要让就让两车两马两炮两相啦!

那还下个鬼!大家笑翻了!

女儿说都不用让。不用让? 那哪好意思呢?女儿坚持说不用。朋友翘着二郎腿,一边跟我们聊天一边漫不经心到对女儿说:你先走吧!才没多久,这位朋友二郎腿也不翘了,神色也不淡定了,最后还要悔棋了,把我们肚子都笑痛了!

有一天我在书房看书,她跟她妈妈不知讨论啥事观点产生分歧。她从楼上急匆匆地跑下来跟我说:老爸!你找的老婆太差劲了!智商过低掉了!看着她投诉的小憨样,我憋着笑窃喜,女儿已经长大了,有思想,有觉悟了!

 

每天只要有空,都会叫她陪我们散步。交流她在学校的生活。有一道作业题给我印象特别深刻。有5个人需要做心脏移植手术,这5个人分别是80多岁的诺贝尔奖得主、3个孩子的父亲、20岁蹲过班房的年轻人、5岁的小女孩、还有一位记不得了,等等。现在有一颗心脏,请给这5个人排出轻重缓急的顺序,并给出理由。小朋友们排出了非常多不同的顺序,但唯一的相同点是:诺贝尔奖得主都是排在最后。理由都差不多,80多岁了,活够了。


2005年,老弟一家来到新西兰,海运的行李也到了。他们兴高采烈地布置新家。老弟正毕恭毕敬地摆放大小不一的红豆杉工艺品-弥勒佛。这是我们老家那山沟沟旮旯里特别珍贵的物品。女儿大剌剌地跑去凑热闹。她看到这个场景,问:叔叔啊!你搞那么多小胖子来干什么呀?问得热情似火干劲冲天哼着小曲的老弟当场懵逼、歇菜,生生被小侄女的一盆从天而降的凉水凉到脚后跟!

还有一回她居然敢教小朋友写出了3+5=35这种作业,令人震惊。

 

http://aus-nz.net/m/column_detail.asp?cid=111&p=wenyuan&articleID=5705

 

http://aus-nz.net/m/column_detail.asp?cid=111&p=wenyuan&articleID=5777

 

从小到大时常提醒女儿,说话要尽可能幽默、风趣;叫我们给你买东西,理由要充分,但绝不能以别人有你也要有为理由;女孩说话嗲一点总比硬邦邦说话让人舒服的多、好听的多!

 

她读高中时提出要买苹果手提电脑,价钱约$2400,而其它品牌大约在$1500-1800

 

她说:苹果的续航能力好。

我回:续航能力差点有什么关系?

充电不方便,因为学校的充电插头非常多同学用。

我给你买条30米长的充电线,再加个多插座的插线板,加起来也比苹果便宜多了。另外每天扛着一大捆电线上学,也是锻炼身体。别的同学要充电,你还可以卖一个多插座插线板的一个插座给同学用,你还可以挣点零花钱

切!

晕死她了!

 

第二天下午放学回来,她看到她房间里的苹果电脑,就的一声大喊了起来!

 

老爸!我还正在想理由呢!你就给我买了!

你的新理由是什么呢?说来听听。

电脑都买来了,还需要听什么理由呢?不用了不用了!

切!这回轮到我了。

 

虽说我们出国的初衷是让她受到更好的教育,但我们深切体会到其实是我们受到了教育!因为我们是从她在学校受教的身上,我们多次受教了许许多多,比如:什么是多元文化、什么是诚实和法治,尤其是平等,特别是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平等。

遥想当年送她去学习琴棋书画,有一天小不拉叽的她居然跟我提意见:中国人的父母不行,送小孩去各种学习班说是培养小孩,其实是给父母做脸。

为什么这样说?

我的一个女同学说,中国人的父母总喜欢跟别人吹牛,我小孩的小提琴是几级,他小孩的钢琴是几级。不是做脸又是什么?

OMG!中国人的庸俗都被涉世没几天的她们看透了!看来给她做政治思想工作还得要有新招、要有不一般的耐心!

有一天我问她:你觉得你很漂亮聪明吗?

那当然!她非常自信。

怎么证明你很漂亮聪明呢?

很多爷爷奶奶阿姨叔叔说我很漂亮聪明啊!

漂亮吧、也许,反正是用眼看来判断,聪明也是用眼睛看能够看出来?

她想了想:也是哦!

我有个办法能够证明你到底聪不聪明。

什么办法?

算了算了,不说了。说了如果证明你不聪明,那就是笨蛋,你不就伤心死了?

我这么会遗传,怎么可能?说说说!

数学老师的女儿,说说看你要怎么证明你很会遗传、数学很好数学很聪明呢?

我在学校,同学们做不来的数学题都要问我呢。每次我都要说他们:凭什么都看着我、都问我?

问你只能说明他们跟你关系好相信你,或许你的某一部分的数学好,并不能充分证明你的数学很聪明。

哪还要怎么证明?

你敢不敢去参加数学竞赛?

当然敢啦!不过你会不会年年都要求我数学很聪明、年年都要求我去参加数学竞赛啊?

我大笑道:当然不会。只要参加一次就够了,领一张奖状回来就好,管它是什么奖状。这就证明了你数学好数学很聪明。你每年都参加一项不同学科的竞赛,以证明你不同学科都聪明,当然其它只有少数同学能够做到的事情也算,比如体育、实验、写作等等等等,都行。你尽管放心,你把奖状拿回来的事我保证绝对不会跟其他人说、不会天天跟别人得瑟吹牛逼:来一来、看一看了啊!我的女儿又获奖了啊!这样行不?

她大笑后转念一想:每年都参加一项好像很累呢。

你想几年参加一项?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她大笑:中学小学都读完了也没参加过一次比赛,是很差劲丢脸哦!

在我的忽悠下,她还真是做到了,她获得过竞赛数学奖、科学奖、越野冠军、游泳冠军、参加小学女足、初中女子橄榄球,读高中时还编辑出版了一本诗集《Dear To Me》,她是6位编辑之一,由Amnesty InternationalRandom House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

15岁生日那天就去考取开车驾照,问她为什么这么急?她说国会正在辩论提高驾照年龄至16岁。同学搞活动都是她开车接送,因为所有的同学要么没有驾照,一两位同学即便有驾照也从不敢开车去外面野。

女儿在中小学读书,我也从不担心她被其它小朋友欺负的事,就冲她的体育表现就知她打架也不可能是输家!

高中毕业前夕参加全国经济学竞赛,贪玩到了忘记时间,居然迟到30分钟才匆忙跑进考场匆匆考了20分钟,以一分之差与最高特等奖失之交臂。那晚全国各地的获奖选手、老师和家长在奥克兰大学商学院欢聚一堂,举行颁奖典礼。她的经济学老师很高兴很激动,忙着给她的弟子照相。女儿讲,她的经济学老师跟她说,如果她没有迟到而是准时参加考试,她肯定能获得最高奖。我对女儿说:这就不一定了。准时去参加考试可能全都做错考0分,因为你迟到越多就会考得越好。一进考场,考试结束,你肯定得最高奖!

她哈哈大笑:对对对!那是肯定的!

女儿打断了我的回忆,她说她这次去新公司任职是该公司首次没有FMCG经验而任职FMCG部门,她的反传统思维得到了新西兰、澳大利亚两位CEO的一致认可。她在前一个公司任职就是既没有Finance文凭也没有Finance经验而走上Finance岗位。

原本我们计划一起去爬山或走走海边,但风大雨大只能作罢。但她居然还能跟我们两个老家伙聊得来天,话题还挺多,荣幸之余庆幸自己还不会落后晚辈太多。

冒着大雨逛逛超市听听她负责产品的介绍。在疫情蔓延、欧洲供应链中断、运费暴增的当下,怎样将现有能得到的成本暴增的宝贵原材料重新配置用大数据来实现公司利润最大化,这是她每天处心积虑的考量。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洋葱产品。我问:这产品的生产工厂在哪个国家?

就在奥克兰!

OMG!原材料非常便宜的洋葱产品,巴掌大一包,居然卖到限购2包的程度!

对于未来,我不知道怎样将英文用中文说。

在大陆,有个部门叫发展改革委。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要对公司的明年、后年提出怎么发展、怎么改革! 


就一转眼工夫,在低眉浅笑回眸中,女儿已经长大、独当了一面又一面。我油然生出一个预感,虽然还没跟太太说,但她也应该会有心理准备,那就是不用太久,新西兰、澳大利亚的天空很可能对女儿来说已不够宽广了。而当初意气风发的我们青春早已不在,步入了一段老朽紧接着一段的老朽!这之间,有多少故事值得回忆?有多少交流可以更新?有多少遗憾藏在心底?又有多少机会让我们选择?


9年前我戏作了首《采桑子》云:

新爹不识烦滋味,

左避孩烦,右避孩烦,

百计千方躲避烦。

老爹识尽烦滋味,

偏爱孩烦,总爱孩烦,

无奈孩儿不爱烦。

………

 

女儿每周来看望我们时,依旧如小时候一样,时常抱着我问:老爸!有没有感到荣幸啊?

感到了!感到了!

够不够荣幸啊?

够了!够了!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文章


关于渣定理的16个备注

富可敌国的马云不是资本家?为什么不是?

阔佬房东花钱买回租客的租约

几张照片的花絮—我对国际社运的观察

“死得其所”与“死得其时”

再发奇想 ——周邦彦躲进妓女的床下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老毛、老邓、老美及其它

谁是老虎

上帝、堕胎及其它

雨霖铃

清明随想

谁敢争锋谁敢评—追思张远南老师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