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首页 > 读者文摘 > 只要曾經擁有,何必天長地久

作者: 刘墉    人气:     日期: 2003/9/2

彩虹摄影




台灣的一對夫妻,偶然一次體檢時,因為女兒的血型不合,才發現早年在婦產科醫院跟另一家「互相抱錯」了。

夫妻立刻採取法律行動,到「另一家」把親生的孩子帶回,又把錯養十二年的「養女」送到醫院,要對方去領。只是對方拒領,醫院沒辦法,只好把女孩送去派出所,最後由「養父母」又接了回去,直到半年之後,才被親生父母帶回家。

在電視上看到這新聞,不知為什麼,覺得好心酸。從孩子那頭想,一個十二歲的女孩,突然青天霹靂,發現爸爸媽媽不再是爸爸媽媽,接著被帶離生長了十二年的家,真是情何以堪。尤其當她一個人坐在醫院,再轉到警察局,小小的心靈,是多麼無助?這突來的打擊,將帶給她多大的創傷?

再從父母的角度想,如果我的女兒,有一天被發現不是我親生的,我真正的孩子在另一家,我將多麼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之前,她是我可愛的女兒,難道只這麼一瞬間,她就不再是我的女兒了嗎?十二年的親情,是多難割捨啊,我如何忍心把她推出去?只怕我會跟對方說,既然錯了就錯了吧。只當我們不曾知道,就這樣繼續下去,瞞著她們,把她們養大,在這當中彼此常探望,培養感情,等她們成年,再說出真相……

看張藝值奈鋫b片《英雄》。,被秦人收養,十年前知道自己的身世,於是開始恨秦人。

看到這一段,我也有許多不解,從那主角的年齡和武功來看,他總有三十歲了,就算十年前知道身世,他也被秦人收養了近二十年。

二十年,多長的歲月啊。一個在兵荒馬亂中,救了他、養了他的秦人家庭,跟他親生的有什麼分別?不救他,他早死了;救了他,他才能活下來,他的生命不是秦人父母賜與的嗎?難道這二十年的親情,抵不過別人的一句話?

不錯,他是要為父母報仇,他表現的可能是恩怨分明、大是大非,但他是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有情人」?他,是不是一個人?

讀介紹美國華裔電視女強人宗毓華的專文。

作者說:「經過六年的愛情長跑,宗毓華在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下嫁猶太裔的名記者兼脫口秀主持人鮑維治。其夫C曾有一次失意的婚姻,而且有兩個已成年的女兒。」

看到這一段,我也有好怪的感覺。可不是嗎,許多傳記都會這麼寫,寫托 査固┤绾伪焕掀牌畚辏涝诨疖囌荆粚懥_素如何逃避他的首任妻子愛麗絲而出走;寫徐志摩如何與張幼儀不配;寫徐悲鴻如何總算甩掉蔣碧微;寫張恨水如何對大老婆、二老婆沒有感覺。

天哪,「成則為王、敗則為寇」,好像也能用在婚姻關係中,無論主角無名對秦王說,他本是趙國人,一家被秦人所殺,流落到秦國嫁娶了多少任,永遠是最後一任對,其餘都是錯、都是失意或失敗的婚姻。

只是,如果那場景回到早期,大家見到的極可能是一對對神仙眷屬。假使那時候男主角或女主角就死了,他們的婚姻還會被認為失敗嗎?

如同宗毓華夫婿的那個所謂「失意的婚姻」,既然失意,怎麼生出兩個那麼大的女兒?翻出他們家的相簿和錄影帶,看那兩個孩子成長的畫面,真會是失意的畫面?抑或只因為後來綠葉變成了黃葉,就被認定這棵樹,終其一生都不曾有過綠色的濃蔭?

自古英雄與美人,不許人間見白頭。一個英雄可能因為老了,吃一餐飯,要上好幾次廁所,就不再被視為英雄;一個美人,可能因為皺了皮、鶴了髮、顫了手腳,就非但不惹人憐,而且惹人嫌。

司馬遷說得好——「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若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似乎一生的真偽,都要蓋棺論定,一個英雄就算為國奉獻了五十年,只要後來偶一失節,就可以把那半世紀的功勳一筆勾銷。如同婚姻,即使做了三十年好夫妻,只要後來有一方變了心,那三十年的歲月就被說得一文不值,成了失意、成了失敗、成了錯誤。

只怕錯的是人性吧,又或錯的是他們沒有早早死去。如果徐志摩正跟林徽音熱戀時就墜機,如果徐悲鴻正與蔣碧微繾綣時就殞落,這愛情故事必定大大改觀。

但是反過來想,如果他們都多活二十年,會不會也改觀了呢?會不會像名作家無名氏,跟那年齡懸殊女子的佳偶成了怨偶?多情的徐悲鴻、張恨水,會不會像海明威,一段之後又有一段?多愛的徐志摩,會不會像弘一大師,突然出家,於是中國歷史上又多了一位情僧?

人們的壽命愈來愈長了,據推算,千禧年出生的孩子可以活到一百二十歲,於是我猜,未來人類可能活到兩百歲,這生命中的變數,不是愈來愈多嗎?

上世紀初,人們壽命平均不過五十歲,結婚時間既然不長,離婚率自然低;而今多了二、三十年,相看兩厭的機會當然也增多,只是由此推算,當大家活到兩百歲時,會不會有人經歷一百七十年的幸福婚姻,只為了一百九十歲時有一方變了心,那近兩世紀的婚姻也就被形容為失敗?

歲月是不堪回首的,如同報紙和新聞是不堪回溯的。今天政治上的盟友,才三年前就是對罵的敵人;今天大漲的股市,在幾天前才被分析為必跌。

情感也是如此,假使一朝驗血報告出來,親生的父母就成了養父母;一朝真相大白,二十年秦人家庭的養育之恩,就能一筆勾銷……我們怎有勇氣往前看。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既然不往前看,也不往後看,最真實的不正是「當下」嗎?昨天已經過去,明朝猶未可知,在這現實的世界只有一件事最真實,就是眼前。

只是眼前的一切,哪一刻不是從前面延伸來的?回首來時路,哪一步又不是實實在在走過來的?

如果時間靜止,在驗血報告出來之前,怎麼看,都有兩個真真實實的溫馨家庭;在許多婚姻破碎之前,都如同玻璃杯沒碎時,怎麼看都是那樣剔透、那樣完美。

我們又何必因為現在的破碎,而否定過去的完美呢?

肯定當下,應該也肯定每個「過去的當下」,是那千萬個「當下」,成功與失敗、得意與失意、愛戀與仇恨,交織在一起,才成為今天的我們。否定了過去的任何一刻,都是否定生命,都是不成熟的表現。

失婚的人哪,就別再怨那失,而否定那得了吧!

分手的人哪,就別再以「今是」而說「昨非」了吧!

離婚的人哪,就別再怨過去瞎眼,有失敗的婚姻吧!

那是結束的婚姻、不是失敗的婚姻;那是真真實實的生活,不是空幻的夢魘。

可憐的兩位小妹妹和他們的父母啊,就別再怨、別再恨了吧!誰說你們不曾擁有十二年溫馨的歲月,那情感的真實難道抵不過一紙化驗的證書嗎?

我的眼前又浮起那兩個家庭,我甚至有些痛恨化驗的結果,覺得這世間的許多「無知」,毋寧說是一種幸福……

我甚至不得不同意年輕人流行的一句話——只要曾經擁有,何必天長地久。




声明:在澳纽网频道上发表的内容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什么才是生命中重要的一刻?
下一篇: 海边沉思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